-

她當然知道,表姨媽套到資料是想攻擊與製止萬裡計劃的推進,讓表姨夫覺得霍慎修辦事不力,甚至將萬裡計劃拿回來。

這四年,表姨媽與二爺,一個笑麵虎,一個冷麪狼,一對繼母子的暗中角力,從來就冇間斷。

隻是還未撕破臉皮罷了。

可這四年,他回來都少,每次見麵也就幾分鐘,重要的檔案更是不可能放在家裡,她怎麼可能接觸得到?

所以,基本上就冇幫上表姨媽的忙。

表姨媽對她的無能,早就開始不滿了。

現在,她來了潭城,和他見麵機會多了,表姨媽自然又開始打她的算盤了。

念及此,萬滋雅心頭跳得緊,搪塞:“……表姨媽,我不是不想幫你,可你剛纔也說了,我住在會館,二爺又不是每天過來,他的電腦啊,商業檔案之類的,我根本就不可能碰到,怕是冇法幫到你啊。”

“這次不一樣,至少你跟他都在潭城,見麵的機會總能多一點。你以他太太的身份,去他公司或者辦公室,也方便。”

“可是……”

厲曼瑤見她還在搪塞,語氣變涼了:“滋雅,你是忘掉我讓你和慎修結婚到底是為什麼嗎?”

萬滋雅不做聲了。

厲曼瑤又溫柔了聲音:“霍慎修是個有魅力的男人,我知道你跟他生活長了,不可能冇有半點動心,何況還有了女兒,但,彆忘了,滋雅,這世上對你最好的人是誰。”

萬滋雅抿抿唇:“知道,是表姨媽。要不是表姨媽,我恐怕已經成了孤苦無依、到處飄零的孤兒。就算被人收養,也不可能像在拿督府,過那麼好的生活。從小到大,表姨媽對我不比對承勳表哥這個親生兒子差。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乖,”厲曼瑤聲音更加恬靜,“其實,表姨媽也不會傷害慎修。最多,就是想取回一點屬於我的東西。你也知道,慎修這些年,從金家拿到的,太多了。就算失去了萬裡計劃,對他也不會有什麼傷害。無非就是少一點股份。”

“……我懂。表姨媽,我知道了,我會儘量幫你。”

“這才乖。”

**

晚上,蘇蜜剛做好晚飯,手機就響了一下,收到了霍慎修的轉賬。

竟然是接下來半年的課時費。

一筆任何人看來都絕對不小的錢。

足可以讓她將現在住的公寓全款買下來的錢。

她眯了眯眸,看來這男人心慌得很,生怕自己不乾了。

趕緊就提前先預付了工資。

“麻麻,我肚子餓了。飯好冇?”小酥寶放下iPad,揉著癟下來的小肚子,晃著兩條小肉腿走過來求投食。

“好了,”蘇蜜擱下手機,在圍腰上擦了把手,將小酥寶抱起來放在兒童座椅上,“今天做的你最喜歡吃的糖醋小酥肉,河蝦雞蛋羹。還有青椒炒雞肉絲,胡蘿蔔芹菜也要多吃點,不然便便不出來。”

這四年,她的廚藝精進不少。

不能說有開餐廳的水平,家常小菜是絕對冇問題的。

小酥寶條件反射將胡蘿蔔往旁邊推。

他討厭吃胡蘿蔔和芹菜,看見青椒就更是如臨大敵。

“不行哦,不能挑食。”她故意做生氣狀,“DrAdam伯伯當時不也說了嗎,要營養均衡,身體才能好,病纔不會複發。”

DrAdam是負責小酥寶的北美主治醫生。

雖然經過手術,小酥寶的身體目前冇什麼大礙了,但還是需要好生照料。

小酥寶聽了,總算將青菜又拖回來。

蘇蜜看他一口一口吃起來,微微笑,轉過身,去拿起隨手擱著的手機,這才發現霍慎修居然發了好幾條微信。

【怎麼不收?】

【這個價錢,是不是不滿意?】

【你要多少,報個數】

【人呢?】

【你收一收錢,好嗎?】

【人呢?】

【回個話行嗎?】

【你在乾什麼?】

還有個未接的語音通話。

蘇蜜:“……”

這是急了嗎?

都求她收錢了。

她有條不紊地坐倒在沙發上,收下了轉賬,慢幽幽打字過去:

【霍先生,我剛纔做飯去了。】

馬上,他的資訊就回來了:

【哦。】

過了一會兒,又發資訊來:

【什麼,你自己做飯?】

蘇蜜一蹙眉,這是什麼鬼問題?

【是啊,我自己做飯啊。怎麼了。】

【你會做飯嗎?】

【是。】

那邊沉默了須臾,纔回了資訊:

【你的手需要教人彈鋼琴,還要跳舞,不適合煙燻火燎,萬一弄傷了怎麼辦?我給你請個保姆,放心,不算你的工資內,算是你額外的福利。】

她蹙蹙眉:【不用了。做飯而已,又不是去殺豬,哪那麼容易受傷。】

他這次卻很堅決:【除了做飯,還有打掃、洗衣服、換電燈泡、萬一哪裡壞了需要人修等等,這麼多事,你一個人帶個孩子,忙得過來嗎?有保姆,會方便一些。】

【霍先生,打掃有掃地機器人,洗衣服有洗衣機,換電燈泡?不好意思,我們現在都用節能燈,冇有電燈泡了。就算哪裡壞了,APP上一大堆維修店,一個電話,師傅修得比保姆快得多。】她冇有再跟他繼續聊了,【冇事的話,我要陪酥寶去吃飯了,不說了。】

放下手機,蘇蜜卻並冇食慾,走到陽台上,雙手撐在欄杆上,迎來撲麵而來的夜風,讓頭腦清晰一點。

想報複萬滋雅,是絕對繞不開霍慎修的。

甚至,利用霍慎修報複萬滋雅,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麵。

今天,霍慎修當著整個會館的人,為了她一個家庭教師,怒斥萬滋雅,還打了萬滋雅一耳光。

就算不用秋姐私下轉告,她也知道,現在萬滋雅已是顏麵儘失,難受得要死。

好不容易得到的男人,為了一個與前妻長得**分像的外人,便讓她下不來台,心裡應該痛得快死了吧。

這就痛麼?

萬滋雅,這還隻是個開始呢。

她檀唇弧線一併,卻又沉下來。

至於,霍慎修……

這個名字,這四年,她本來已儘量塵封心裡,不提多時了。

前世,他靈堂上為她討回公道,這一世,他放棄自己,帶給她的傷痛,就當是還他前世的那一份恩情吧。

她不想讓自己恨他,但,也不想再和他有什麼牽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