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氏集團。

會議室。

高層會議正在進行中。

半場會議還不到,霍慎修已經將兩個部門老總罵得狗血淋頭。

這會兒輪到營銷部總監報告季度數據,生怕步了後塵,垂著頭一字一句念著,大氣都不敢出。

霍慎修一手滑著手機,一邊麵無表情地聽著。

修長遒勁的手指在原木桌麵上擊打著,聽到季度數據有些許下滑,臉色又逐漸鐵青。

營銷總監膽戰心驚,眼睛一閉,正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卻見霍慎修身軀一直,挺起來,然後,刷的站起身。

營銷總監驚呆了,這個反應……不會還要上手打人吧?

霍慎修盯著手機螢幕,深瞳一緊一馳,然後對著行政部老總吩咐下去:“你來主持接下來的會議。”

撂下話,大步朝會議室外走去。

韓飛一呆,趕緊跟著出去:“二爺,是有什麼急事嗎?”

“冇事。”霍慎修跨進了董事長辦公室,反手帶上門,氣息也變得緊張起來,撥通了電話。

……

公寓。

蘇蜜知道霍慎修會聯絡自己,卻冇想到這麼快。

看見響個不停的手機,她唇邊沁出一縷淺淺的諷刺,接起電話,走到陽台上:

“霍先生?”

那邊傳來男人沉著且略帶試探的嗓音:“我看到你的朋友圈,說想找幼兒園。”

“嗯。霍先生看到了呀。”蘇蜜雙肘擱在欄杆上。

“給你兒子找?”

“是的。”

“有什麼要求嗎。”

蘇蜜想了想,說:“我在網上查了下,說景華是潭城最好的學校,從幼兒園到中學部都有。”

“你想讓小酥寶去景華讀書?”

蘇蜜笑了笑:“哪個家長不想呢?不過…”又遺憾道:“景華的門檻太高了,根本不可能接受一般家庭的學生,也隻能想想了。”

那邊很快傳來男人的聲音:“我幫你聯絡。”

蘇蜜繼續裝出驚訝的樣子:“霍先生幫我聯絡景華?”

“嗯。我來推薦小酥寶,應該冇問題。”

“可,我聽說景華已經過了招生時間,學生人數滿員了,那學校很嚴格的,不少本地大戶人家的子弟都進不去。肯定冇希望。”

霍慎修似乎覺得不算一回事,還是那句話:“我去聯絡一下。”

“真的有希望嗎?”蘇蜜語氣擠出驚喜。

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他卻能感受到那小女人在電話那邊的雀躍。

為了她高興,哪怕隻有一丁點的高興,也值了。

他說:“嗯,景華其實也是我的母校。這些年,我給學校也捐建過圖書館和教室。”

“哦,這樣啊……不過,實在不好意思讓霍先生幫我這麼大的忙,還是算了吧,我也隻是說說而已,景華去不了也沒關係。潭城還有很多彆的好幼兒園。”蘇蜜將他心思勾出來,又來了個回馬槍,刹住。

他見她又想婉拒,馬上說:“既然要上,肯定要上最好的學校。你等我一會。這件事,我來處理。”

說著,掛了電話。

他翻出景華學校的校長電話,打了過去。

那邊很快接起來。

“於校長。”

那邊立刻響起一個年長男子的聲音,十分客氣尊重:“您好,是什麼風讓霍先生打電話來了?”

“我想推薦一個小孩子進貴校的幼兒園部。我知道貴校招生時間已經過了,人數都滿了,但還是希望學校那邊破例通融一下。”

於校長誤會了:“霍先生是想讓令愛來我們幼兒園部上學,是嗎?霍先生,霍太太這幾天經常來我們學校,想讓令愛進幼兒園部,我們得知是您的太太與女兒,已經決定加一個名額給令愛了。您放心。”

霍慎修眉心一蹙,他並不知道萬滋雅也在給金蔚萊找幼兒園。

而且找的也是景華。

萬滋雅冇跟他提過,可能她心裡也很清楚,就算找他,他也不可能幫她給景華打招呼,所以乾脆就冇對他說。

收起心思,他平靜道:“於校長誤會了,我要推薦的是另一個孩子,是個小男孩,跟金蔚萊差不多大。於校長同意的話,我稍後把那孩子家長的資訊給你發過去。”

於校長一呆,隨即才道:“啊?您推薦的是另一個孩子?可……可霍先生,實在不好意思,我想我有必要跟您說一下,給金蔚萊的名額,已經是我們景華頂著壓力破例了,是唯一的一個,這已經讓不少冇進來的家長頗有意見了……如果您要推薦另一個孩子進來,令愛金蔚萊就進不來了。”

說白了,兩個孩子,隻能選一個。

霍慎修想都冇想,斬釘截鐵:“那就讓我推薦的孩子進你們景華。”

於校長半天冇做聲,許久,才忍不住:“敢問一句,霍先生推薦的孩子,是您的什麼人?”

居然比女兒還重要嗎?

霍慎修不動聲色:“於校長,其他的事情就彆多問了。”

於校長很識趣,也就冇做聲了:“行,那您讓那孩子的家長聯絡我們,我來安排。”

**

傍晚,萬滋雅收到景華學校婉拒金蔚萊入學的電話時,一時還不敢相信。

半會兒,才抱著手機:“你們不是纔跟我說,可以給蔚蔚一個麵試資格嗎?怎麼又變卦了?”

打來電話的是校長秘書:“霍太太,抱歉,最後一個名額,校長給了彆人。”

萬滋雅氣不打一處來:“明明說好了給我女兒,怎麼又給彆人了?你們景華怎麼這麼做事啊?你們知道我老公是誰嗎?霍董以前就是你們景華的校友,這些年也給你們學校捐贈過不少東西,你們就這麼對他的女兒?”

秘書終是忍不住:“不好意思,霍太太,正是霍董聯絡校長,將名額給其他孩子的。”

萬滋雅晴天霹靂:“什麼?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具體的您可以找霍先生問清楚,就這樣,不打擾了。”

秘書掛了電話,萬滋雅心突突直跳。

霍慎修拿走了最後一個寶貴的名額,給了彆的孩子?

給了誰?

難道是……

她腦子一閃,卻還是不敢置信,撥通了霍慎修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