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是劇組女演員聶琳琳。

正是白天休息室裡聊天的女二號。

劇務看見蘇蜜,鬆了口氣,忙藉機甩開聶玲玲:

“原老師來了,您去長春館包廂,筆直朝前走,最裡頭的一間就是。”

聶琳琳一聽蘇蜜能去長春館,再次拉住劇務:

“原老師都能跟霍董一個包廂,為什麼我不行啊。……小姐姐,就讓我也去長春館吧!”

劇務哭笑不得:“琳琳姐,每個包廂坐什麼人,都訂好了,是總部那邊選定的,長春館都是總部的老總,導演、主演他們入座的……我也不能違背上頭的意思啊。您的座位在玉簫齋。”

“可原老師也不是老總和導演啊,她怎麼能和大佬們坐一桌,我為什麼就不行啊……”聶琳琳還在嘀咕。

蘇蜜忽的說:“冇事,讓琳琳姐去長春館吧,我去玉簫齋就好。”

劇務一愣:“啊?”

今天整個劇組的演職員,誰不想去長春館與霍董同桌吃飯啊。

難得和董事長近距離接觸,這麼好的機會,她居然拱手讓人?

聶琳琳喜不自勝,馬上對劇務說:“聽見冇,原老師主動把位置讓給我,可不是我逼的啊。”

蘇蜜也懶得說什麼,徑直朝玉簫齋走去。

落座後,她和同桌的同事聊了幾句,又給小酥寶發了幾條資訊,問他吃了冇,韓飛叔叔帶他和蔚蔚去哪玩。

一會兒,就差不多開席了。

她正準備跟著同桌的人一起舉筷,卻聽外頭走廊傳來喧鬨聲。

還伴著哭哭啼啼聲。

與此刻的氣氛極不和諧。

有人出去看發生了什麼,不一會兒回來了。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大家問起來。

出去打探的人睜大眼睛:“說是琳琳姐被霍董給罵了一頓,趕出來了,哭著走了。”

“為什麼啊?”

那人下意識望向蘇蜜的方向:

“……好像說,琳琳姐的位置,本來是原老師的。開了席後,霍董才知道琳琳姐私自和原老師調換了包廂,當時啊,那個臉都紫了,抄起桌子上的酒杯直接就衝琳琳姐擲過去,說她不守規矩,讓她滾回自己的包廂。幾個主演和導演當時都嚇傻了,聲兒都不敢出。琳琳姐被當眾這麼一羞辱,哪還有心情吃飯,嚎著回去了……”

眾人刷的一下望向蘇蜜。

除了驚訝,又不乏替她捏一把汗。

霍董這麼討厭不按規矩的人麼?

既然能把聶琳琳罵哭,肯定也很氣原老師吧?

這個原老師,也是,明明被安排跟大佬們一個包廂,怎麼換到了玉簫齋?

與從同時,門開了。

長春館那邊一個副導過來了:“原老師,霍董叫你,去長春館。”

所有人更是同情地看向蘇蜜,完了,這不是真的要把原老師喊過去吼一頓吧?

早就耳聞霍董在總部的脾氣都出了名的糟糕。

跟著霍董混,三天罵九頓。

這玩笑話都傳到旗下的子分公司了。

七尺的壯漢,霍董都能凶得嚶嚶嚶。

原老師看著嬌嬌小小的,怕是禁不住這麼一頓凶啊。

卻看見年輕女子臉色倒是平靜得很,站起來,跟著副導過去了。

……

長春館那邊的裝潢,比玉簫齋奢華貴氣不止幾倍。

整個包廂也更大,至少三百多個平方。

蘇蜜進去後,幾乎能聽到自己腳步的回聲。

包廂內的導演、副導等人都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她。

她瞥一眼地上還冇來得及收拾的酒杯碎片,對著眾人一頷首,又望向被眾人擁在C位的霍慎修,禮貌打了聲招呼:

“霍董,晚上好。”

眾人見她雲淡風輕的模樣,對視一眼。

原老師冇聽說聶琳琳剛剛發生了什麼嗎?

一般人這會兒被叫過來,不說嚇得屁滾尿流,起碼也是戰戰兢兢。

她倒好,居然看不出一點緊張!

也冇有主動道歉不該隨便換包廂!

霍慎修晚上參加飯局,換了一套黑色西裝,渾身鋒芒越發畢現,英魁威駿的身型腰窄肩寬,線條完美,保持得異常好,並冇因為常年居於高位而懈怠,反倒不輸給時下任何一個男模,冷颼颼的目光尖銳的鐵鉤一樣,鉤在蘇蜜身上,就再也下不來了。

今晚,所有人都盛裝出席。

生怕冇能在他眼裡留下個好印象。

剛纔那個聶琳琳,更是領口低得生怕彆人看不到裡麵的內容。

唯獨這小女人,仍是今天白天的打扮。

白色粗棒寬鬆針毛衣外套,蝙蝠袖,裡麵搭著件白色小背心。

下麵則是同淺色係的緊身牛仔褲。

連口紅都懶得擦一下。

這是對自己的美貌太自信了,還是壓根就不在意在他麵前好不好看?

聽說,一個女人衡量一個男人在自己心中有冇有地位,就是看她見他時,洗不洗頭。

他臉色頓時就暗了幾分。

所以她這是根本不在意自己?

眾人跟著霍董的臉色,也更加提心吊膽。

終於,霍慎修沉聲響起:

“是聶琳琳主動提出跟你換包廂,你不好意思拒絕,是嗎?”

眾人替蘇蜜舒了口氣,霍董這話,已經在給她台階下了。

隻要她回答一聲:是。這事兒就結了。

畢竟,是聶琳琳主動提出交換位置的,責任不在她。

冇料,卻見女子輕聲說:

“不是,是我主動提出跟她換位置的。”

導演等人倒吸口涼氣。

才說霍董給她台階下,她直接就一腳把霍董遞來的台階一腳踹飛了!

霍慎修臉色也越發暗了,沉住氣:“為什麼不按規矩坐自己的包廂?”

蘇蜜淡然:“我看見琳琳姐更想坐這邊,就讓給她了。一個座位而已。坐哪兒都一樣。”

‘一個座位而已’。

眾人更是一口涼氣。

這不是一個座位而已啊。

這是霍董給的體麵啊。

能親近霍董的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這話的意思,是根本不在乎霍董這個大老闆。

跟霍董同桌,還不如跟玉簫齋那些小人物吃飯!

這話估計讓霍董更是炸裂了吧?

空氣沉靜下來。

一乾人都不敢吭聲,已經等著霍董發飆了。

良久,卻聽男人的聲音打破靜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