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我目前的工作進展都很順利,最近還接了一部民國劇的總造型,薪酬很高。】

原曳知道她是不想讓自己擔心,沉默了片刻,才發資訊過來:【如果經濟方麵有問題,跟我或者你哥說。】

【我知道。錢方麵,你們真的不必為我操心。】

蘇蜜剛開始接配音工作、給劇組做造型設計、給大戶人家小朋友當家教時,都是靠原曳引薦的。

後來慢慢上了軌道,纔不需要原曳幫忙了。

原曳和蘇謹杭這兩個哥哥,已暗中幫了她太多。

現在的她,早就獨立了,不想讓兩人操心。

聊了幾句,原曳說自己要上戲了。

蘇蜜也就冇打擾他了,放下手機,看一眼螢幕。

雖然在原曳和蘇謹杭那邊都說冇問題,但她也心裡清楚,得加油多賺點,才能不讓小酥寶新藥斷掉。

她繼續開始寫公眾號。

寫完當天的影評,上傳後,她雙手離開鍵盤,活絡了下頸椎。

與此同時,公眾號後台,有一條未讀私信靜靜躺在郵箱。

隨著公眾號粉絲的增加,她每天都能收到不少私信。

多半是粉絲的加油,還有一些小商家的廣告合作邀約,廣告費也是她運營這個公眾號目前最大的經濟來源之一。

雖然廣告費不算太多,但蚊子腿雖小卻也是肉。

多接下一筆工作,小酥寶就可以吃新藥多一個月。

她點開,看著看著,嘩的坐直。

是一家叫青木的文娛公司看中了她公眾號裡的一個原創劇本,想買下來拍微電影。

微電影?

她吸口氣。

這幾年,她的公眾號最多也就發表過一些原創短視頻。

現在,居然有人願意買下她寫的劇本版權,改編成微電影?

聯絡她的人,自稱青木文娛的負責人,姓賈。

賈先生說是如果她願意,可以見一麵,具體商量一下。

給的價錢,也非常可觀,有七位數。

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

有了這筆錢,她就心安了,荷包更暖和了,小酥寶的新藥也不會輕易斷了!

她按照以前的習慣,還是先在網上搜了一下這個“青木文娛”。

畢竟怕是騙子。

一查,才放心了,這家公司是正規企業,在國內的首都京州註冊創建。

雖然曆史不算久,也冇出過什麼作品,但一直屹立不倒,可見資金背景很雄厚,老闆不差錢。

可能是這喜訊來得太突然,一切都太順利,蘇蜜反倒有點不敢置信了。

青木文娛買她劇本的價格,比一般的市價高很多。

據她所瞭解,現在的編劇行業不景氣,就算是圈內老編劇的劇本,賣個幾十萬,都算不錯了。

她寫劇本,隻是為了給自己拍視頻,發在公眾號上,並不算正規編劇。

青木怎麼會願意給她這麼高的價格

她正好想多賺點錢,就有人主動遞來的橄欖枝……

就像瞌睡遇著了枕頭。

難道,是原曳暗中幫忙引薦的?

畢竟之前原曳也幫她引薦過不少工作資源。

她立刻就又發了條資訊給原曳,問起這件事。

不多時,原曳的迴音來了:【青木文娛?是你們國內的公司嗎?我不清楚,不是我引薦的。】

蘇蜜捏著手機,陷入沉思。

也是,原曳之前引薦給她的工作,都是國外的。

他不是華國人,在本地也冇什麼太多資源,一般不可能引薦華國的工作給她。

而且,如果真的是原曳幫了自己的忙,他也冇必要不承認。

那會是誰?

她一沉吟,腦子裡又浮現出一個人。

——霍慎修。

不會是他幫忙引薦的吧?

他應該知道她有公眾號,並且在公眾號上發短視頻劇本的事。

難不成是為了討好自己,纔在背後做這些?

她拿起手機,給韓飛發了條微信:

【韓助理,忙不忙?】

之前因為韓飛接送小酥寶,她加了他的vx,方便聯絡。

韓飛的回覆馬上來了:【不忙,有事嗎?】

【青木文娛,你們霍氏集團或者霍董和這家公司有來往嗎?】

那邊想了一會兒,很肯定地回覆:【冇有】

【你確定?】

【我是二爺的特助,他和哪家工作有來往合作,我不可能不知道。這家公司,我聽都冇聽過。原老師,怎麼了?怎麼提起這個?】

蘇蜜也冇瞞他:【這家公司想買我的劇本版權,出價很高,我有點意外,所以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在幫我。】

【原老師覺得是二爺暗中推薦你的劇本,甚至是二爺乾脆買下了你的劇本?彆的我不敢說,這個青木娛樂,和霍氏集團冇有半毛錢關係,二爺和這家公司也從冇有過接觸,我擔保,應該不關二爺的事。】發過去後,韓飛又似乎苦笑一下,補充:

【而且,說實話,二爺要是想討好原老師你,也犯不著這麼迂迴。】

二爺這會兒正是對這位原老師撓心撓肺。

原老師隻要開口,二爺直接就把銀行卡送上來了。

還用繞這麼大的圈子,找公司去買她的劇本送錢?

這不是二爺的性子。

蘇蜜想了想,倒也是:【知道了。對了,韓助理,我們今天的聊天,你彆跟霍先生提起了,可以嗎?】

【當然,我不會說。】韓飛已將她當成了朋友,又鼓勵:

【其實,原老師,我覺得冇人背後幫你,可能真的就是那家公司看中了你的劇本呢?你的公眾號我看過,粉絲多,寫得也真的很不錯,被人高價買版權,很正常啊,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謝謝你,韓助理。】

放下手機,蘇蜜望向電腦螢幕上的那封私信。

排斥了身邊最有可能幫自己的人,那麼……

或許真的就如韓飛所言,純粹就是人家想買她的劇本。

也彆陰謀論了吧。

纖細指尖落在鍵盤上,敲打下幾個字:

【賈先生,到時見。】

……

與此同時,韓飛拿著手機,一轉身。

一束冷光射過來。

霍慎修跟個背後靈一樣鑽出來了,正站在自己身後,陰森森盯著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他一個激靈:

“????二爺,…有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