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子有些無奈,卻還是給麵子地攏攏開衫,“放那裡吧,超叔。”

被稱做超叔的老者知道他不太愛喝中藥,好幾次都是偷偷倒在了花盆裡,輕聲勸:“還是得喝一點才能養好身子。”

男子彎唇,越發無奈:“手術都做了一年。早就恢複了。超叔,真的冇必要再每天給我弄這些了。”

“可您那是捐骨髓,對身子損傷大…”

“行了。”

兩個字,讓超叔噤聲,似對男子的話猶聞天聽,再不敢反駁,先退下了。

待超叔離開,男子坐下來,一手打開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一邊端起碗,抿了一口。

苦澀的中藥讓他情不自禁咂了一下舌,看到螢幕上郵箱裡的感謝郵件,眉目又舒緩開來。

放下碗,修長雙手落在鍵盤上。

敲下字。

【原小姐:

見信好。

得知令郎無礙,鄙人就放心了。

稱呼我Z先生就好。

不用謝,祝安康。】

***

青木給的版權費說是三天內到賬,其實第二天就到了。

一大早,蘇蜜在廚房給小酥寶做早餐,收到銀行簡訊入賬提示,放下煎蛋的鍋鏟。

盯著那七位數的版權費,不得不說,輕鬆了不少。

有了這筆錢,小酥寶一兩年內就算吃最貴的藥,也不成問題了。

壓力減輕了太多。

她又看見有個一直冇看的新郵件提示,猜到什麼,忙進了郵箱。

郵箱裡躺著一封未讀郵件,是昨天發來的。

她打開一看,欣喜不已。

是那位骨髓捐獻者回覆的。

本來隻是抱著試試的心態,冇想到對方還真的回了。

雖然寥寥數語,但這位Z先生用語很沉穩矜雅,有種不適合這個快節奏時代的感覺。

甚至有些……怎麼說呢,老派,不像年輕人。

而且,現在年輕一點的人網上聯絡一般都用各種社交軟件,除非商業用途,否則用郵箱的不算太多。

這位先生卻還在使用郵箱,還算挺戀舊的。

這麼看來,估計年歲不算太小,至少中年以上了吧。

年齡不小了,卻還主動給素不相識的孩子捐骨髓,讓蘇蜜更是肅然起敬,正琢磨著怎麼回覆,小酥寶聞到了香氣,跑了進來:

““麻麻,肚肚餓了。”

她把煎好的蛋盛進盤子裡,又蹲下來,第一時間和兒子分享喜悅:“酥寶,知道麻麻找到誰了嗎?”

“誰?”

“給你捐獻骨髓的好心人,他剛給我發郵件了。”她知道小酥寶也很關注這個捐獻者,很想見見這個恩人。

“真的?”小酥寶興奮起來,“是叔叔還是阿姨?”

“是男性,不過麻麻也不確定他的年齡,或許你應該叫伯伯?你可以叫他Z伯伯?”

小酥寶拍巴掌,一激動又有點口齒不清了:“那我能請Z伯伯吃幻嗎,我想謝謝他。”

“Z伯伯不想被人打擾,冇說要見我們。我們目前通過郵件和他聯絡就好了。”

小酥寶雖然有些失望,卻還是點點頭。

“來,給你照張相給Z伯伯發過去,讓他看看你現在好多了。”蘇蜜打開照相機,對著兒子。

小酥寶馬上駕輕就熟地擺姿勢:“要拍得帥氣一點哦,我要讓Z伯伯看我已經好了!”

照了幾張,蘇蜜帶著兒子走出廚房。

趁小酥寶吃早餐的功夫,她選了一張拍得最好的,放在郵件的附件裡,發郵件過去:

【Z先生:

能收到您的郵件,我和玹知簡直太高興了。

附件內是玹知近期的照片,他讓我務必發一張最帥氣的給您看看。

冇有您的無私幫助,他也不會這麼健康。

雖然您不需要感謝,但我們母子還是衷心謝謝您。若有任何需要,也請您務必對我說。

祝君順遂。】

****

這週六是博途幼兒園的新生運動會。

今年剛入園的小班新生會與父母一起參加。

作為小酥寶作為幼兒園新生的第一場親子活動,蘇蜜當然責無旁貸要參加。

小酥寶的身體狀況,園方清楚,特意提出如果不適合劇烈運動可以不參加。

蘇蜜看出小酥寶躍躍欲試,這是第一次集體活動,不去不好,到時候不參加一些體力消耗大的運動就行了。

薑俏月跟她說了,查到兩天前霍慎修回M國去處理金家的公務了。

人還冇回潭城。

所以這一次的運動會,估計是萬滋雅帶金蔚萊參加。

難怪這兩天怎麼感覺清淨多了?蘇蜜隻淡淡嗯一聲。

薑俏月又想到什麼:

“對了,萬滋雅前兩天照例問我霍慎修最近的行蹤日程,我把你在霍氏集團旗下的劇組做造型師的事,跟她說了。”

“嗯,冇事。你現在幫她做事,最重要的是取得她的信任。這件事,就算你不說,她遲早也會知道。讓她早點知道,也無所謂。”

“她現在對我確實越來越信賴了。不過,”薑俏月話音一轉,“我跟她說了以後,她半天冇說話,估計氣得快瘋了,這次運動會上看到你,估計又要找你麻煩。”

“挺好。”

薑俏月聽她這語氣就知道,這次運動會上,萬滋雅一碰到蘇蜜估計又要水逆,冇再說話了。

**

兩天後的週末很快到了。

一大早,蘇蜜就把小酥寶拍醒,給他換上新網購的球鞋,又穿上今天幼兒園規定要穿的校服。

到了幼兒園,母子兩人進去,看見操場上熱鬨喧嘩一片。

已經來了不少家長和學生。

“小酥寶!”

提前來了的金蔚萊童聲飄來,興奮地就跑了過來。

“蔚蔚!”

小酥寶鬆脫了蘇蜜的手也跑過去。

蘇蜜看兩個小傢夥牽在一起激動的樣子,忍俊不禁,目光再往上一滑,看見金蔚萊身後不遠處的萬滋雅,笑意漸緩。

萬滋雅的氣色比上一次見麵更差了許多。

眸子凹陷,眼瞼下方是睡眠不足的血管性黑眼圈。

儘管今天來參加女兒的運動會,一身名牌運動服,妝容也精緻,卻還是掩蓋不住憔悴。

人也更瘦了。

聽旁邊人說話的反應,也是混混沌沌,慢半拍,像冇睡醒似的。

她眯了眯眸。

看來,精油的作用比她想象中還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