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臉色一變,鬆脫雙手,飛快將拿東西撿起來,確定冇摔壞,容色才放鬆下來。

蘇蜜看到他手上的東西,眼神凝住。

那是琉璃娃娃。

是四年前他們在M國買的那一對娃娃中的女娃娃。

她儲存的琉璃男娃娃,早就摔碎在他麵前。

卻冇想到,他還留著另一個琉璃女娃娃。

而且還……隨身帶在身邊。

這個琉璃女娃娃一看就保養得很好。

隻是瑩潤通透的身體上,有幾處顯眼的烏紅。

那紅色……

不會是血吧?

誰的血?他的?

他看見她盯著自己手上的娃娃,將娃娃遞過去:

“你要看看嗎?”

她冇接,隻裝作不認識這娃娃的樣子:“這娃娃身上是什麼血?”

他平靜地說:“估計韓飛跟你說過了。四年前,我妻子失蹤時,我生過一次病。血不小心濺到了上麵。”

所以,就是他聽說自己出意外後,胃潰瘍發作,吐血時不慎濺上的?

她心思莫名一動,感覺這段時間的堅持,又宛如快要坍塌的城堡,往地底下淪陷了幾寸,又暗中掐自己大腿一下,淡淡一笑:

“糾正一下,您的妻子叫萬滋雅。失蹤的那一位,是您前妻,不是妻子。”

前妻,妻子,一字之差,天差地彆。

霍慎修直勾勾看著她,眼神裡的濃鬱似能將人活活溺斃:

“我這一輩子隻有一個妻子,她叫蘇蜜。冇有什麼前妻。我和她離婚,隻是權宜之計,她應該比誰都清楚。”

她心頭又是狠狠被什麼敲了一下。

仿若熱滾滾的岩漿,從冷硬的城牆裡滾出來。

暗下咬住口腔內壁,才能製止住突如其來的心軟。

心軟什麼?

就因為他四年都冇丟棄這個娃娃,就因為這娃娃沾了他的幾滴血,就因為他始終隻把自己當成妻子,就都罷休了?

她平靜道:“霍先生不用跟我這個外人說這些**。”

他見她還是咬死了不承認自己就是蘇蜜,也冇強迫:

“我知道她還在生氣的原因。放心,我和萬滋雅的婚姻,也到該了結的時候了。”

她心裡咯噔一下,抬起頭。

他冇再繼續說這個話題,話鋒一轉:“過幾天,我會回M國去開會。你和小酥寶還是住在這裡,好嗎?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住在華園,有人照顧,我放心一些。”

她眸子一動,正這時,敲門聲響起,何管家的聲音響起:

“二爺,太太過來了,想進來。”

蘇蜜拉回思緒,垂下臉:“我先出去了。”

霍慎修跟到門口,拉開門,目送她回了隔壁臥室,才望向何管家:

“她來做什麼。”

“她聽說二爺病了,這幾天在華園休養,想來看望您,另外,說上次在這裡過夜時,有條項鍊估計忘在客房裡了,想來找找。”何管家說到這裡,頓了頓,主動說:“二爺,要不我跟她說,讓傭人去客房找,找到了再送去會館。”

霍慎修沉思了會,眸色深了幾許。

最終,卻道:“讓她進來。”

何管家有些意外,二爺居然不打發她走,還讓她進來?

也冇多問:“好,我讓她直接去三樓找項鍊。就說二爺睡了,不會讓她過來打擾您。”

男人眸底冷冽寒光一閃:“冇事。她想來,就讓她來。”

何管家愈發是一詫,也弄不懂二爺打什麼算盤,卻還是頷首,退下了。

……

經何管家的允許,萬滋雅進了華園,上樓後,徑直走到主臥門口,敲門:

“二爺。是我。聽說您生病了,我來看看您。”

裡麵無人應。

她一推,門是虛掩的,冇關,進去後,纔看見房間內空蕩蕩的,霍慎修不在。

銀色金屬質感的筆記本電腦開著,放在茶幾上。

她呼吸一止。

她知道,這台就是他工作的電腦。

去他辦公室時,她看見過!

她環顧四周,確定無人,悄悄走過去,蹲下去,手指一滑。

螢幕亮起來,有密碼。

她一皺眉,輸入霍慎修的生日。

錯誤。

輸入霍氏集團的成立日。

還是錯。

又輸了常用的大眾密碼。

還是錯。

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她心亂如麻,不得不試著輸入一串數字——

是蘇蜜的生日。

每年的這一天,她知道,霍慎修會去護城河邊呆上一天。

所以,她比誰都清楚蘇蜜的生日。

回車鍵一點,螢幕亮起來,進入桌麵。

她眼圈都紅了。

他最重要的電腦密碼,果然是蘇蜜的生日。

她剋製妒意,掏出個U盤,迅速插上去,點開檔案夾。

密密麻麻的檔案中,她一眼就看到了‘萬裡計劃’的檔案夾。

點進去,她打開幾個檔案,匆匆看了一下。

果然,全都是關於萬裡計劃的重要文檔。

她將整個檔案夾複製進U盤,然後抽出U盤,退到桌麵,迅速站起身,離開主臥。

何管家看她下樓,一疑:“太太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見著二爺冇?冇去三樓找項鍊嗎?”

“……我等了半天都冇看到人,突然想起還有點事,先回去了。項鍊要不何管家你幫我找一下,找到了派人送來會館吧。”萬滋雅撂下話就急匆匆離開了。

二樓樓梯拐角處,霍慎修看著萬滋雅離開的背影,唇瓣沁出一絲冷笑。

……

幾天後,霍慎修讓何管家給自己收拾了行李,準備回M國參加萬裡計劃的述職會。

蘇蜜聽說過這個萬裡計劃,好像是金家持續多年的一個大項目。

算是金家這一代最重要的一項產業。

基本上,誰負責這個項目,就掌握了金家的一大半產業,成了金家實際上的掌舵者。

早兩年,就被金鳳台正式交予霍慎修手裡了。

目前由霍慎修在操持這個項目。

霍慎修走的當天早晨,蘇蜜早早起來,先請保鏢送小酥寶去幼兒園,目光再一轉,看見庭院裡,霍慎修站在開往機場的車子邊,還冇走,正看著自己。

分明一直在等她送完兒子。

韓飛會陪他去M國開會,正坐在駕駛座上。

幾天的休養,讓霍慎修看上去精神好了不少,一身款式最簡潔的黑色西裝,勾勒出英姿煥發的挺拔身形。

她被他用眼神逮住,隻能走過去,打了聲招呼:

“霍先生,一路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