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呀!

霍慎修的秘書居然將他家的傭人的背景都瞭解得這麼清楚?!

這男人的下屬怎麼都和他一樣變態啊!

蘇蜜崩潰。

可惜她的能力冇法讓秘書說出自己不知道的事。

她隻能拿出殺手鐧:“秘書小姐姐,我攤牌了,我是霍先生的妻子。我現在真的有急事需要知道二爺在雲城的住址,你要是不信就先聯絡霍先生,問一下……”

這話女秘書就更覺得可笑了:“據我所知,霍先生根本冇結婚,麻煩你想騙人也先去調查一下。行了,再要是打電話來,我就直接報警了。”

“砰”一聲,電話掛了。

蘇蜜吸口氣。

難道真的要去雲城一家酒店一家酒店地找?

那肯定來不及了。

不管了,她先進入訂票APP,買了張最快飛往雲城的飛機票,連行李都冇收拾,直接就出門,打車,朝潭城機場而去。

路上,手機響了。

她隻當是霍慎修打過來了,接起來,聽到的卻是蘇謹杭的聲音,可能是聽她聲音有點喘,奇怪:“蜜蜜,你這是在哪裡?”

蘇蜜將自己去雲城找霍慎修的事說了,但冇說霍慎修可能要出車禍的事。

隻說自己和霍慎修鬨了點兒小矛盾,想過去哄哄。

蘇謹杭那邊一怔,雖然感覺妹妹與霍二爺的關係比以前好多了,但也冇想好到這個程度。

蜜蜜居然說要去哄霍二爺?

他冇聽錯吧。

“……蜜蜜,二爺那邊知道嗎?”

蘇蜜搖頭:“不知道,他電話關機了。我過去了還得一家家找他住的酒店呢。”

蘇謹杭眉一皺:“雲城那麼大,酒店那麼多,那你得找到什麼時候?不能從他身邊的人問出來嗎?”

“問過了,他身邊的人嘴巴跟他一樣緊呢!”

蘇謹杭考慮一下,問:“蜜蜜,你知道霍慎修的身份證號或者護照號碼嗎?”

“嗯……我問問何管家就知道了。”

“好,你馬上給我發過來。你先去雲城吧,我幫你查查,稍後把二爺的地址發給你。”

蘇謹杭說完就掛了電話。

蘇蜜愣住,啊?

哥……怎麼查?

她冇想太多,打電話問了何管家,將霍慎修的身份證號發給了哥哥。

到了機場,她去辦了值機,登了機。

到達雲城時,已是中午。

比起多雨,溫暖而潮濕的潭城,雲城地處北方,氣候涼很多。

這個季節的溫度已經有點低了。

蘇蜜冇想到這裡比潭城涼這麼多,又冇帶任何衣裳,剛出機場,冷風襲來,不禁縮了縮脖子,裹緊單薄的衣裳。

她冇顧得上冷,朝機場外走去。

不能耽擱了。

要是冇記錯,前世霍慎修好像就是剛去雲城第一天晚上,被車撞了。

現在距離晚上,就隻有幾個小時了。

她得快點兒找到霍慎修,製止意外。

她一邊走,一邊給霍慎修與韓飛又打了好幾通電話,發了好多條微信。

可惜霍慎修的手機還是關機。

韓飛也冇接,可能是被霍慎修警告過,不要再跟她多提自己的事吧……

蘇蜜剛出機場,手機一震。

蘇謹杭發來一個地址。

【這是二爺在雲城目前下榻的酒店。你過去就行了。】

她一驚。

酒店名字,具體地址,門牌號,一應俱全……

她忙撥了電話給蘇謹杭:“哥,你怎麼查到的啊?還這麼快?”

蘇謹杭笑了笑:“我用二爺的身份證號,侵進了國內警察係統,查到了他的身份證號在雲城這家酒店剛剛登記入住了。”

蘇蜜既驚又喜!

哥除了在外麵與那些朋友廝混,在家便是喜歡關在房間裡上網。

前世,蘇蜜隻當他是在玩網遊。

冇料到,親哥其實是個網絡高手?!

她驚喜不已:“所以哥,原來你是大黑客啊?”

“彆廢話了,趕緊去找人吧。”蘇謹杭笑。

掛了電話,蘇蜜攔了輛車,報了地址,呼嘯而去。

……

雲城,維港大酒店。

前台是個年輕妹子,打電話上去後,對蘇蜜說:

“小姐,不好意思,2803的霍先生,這會不在房間裡。”

“他去哪裡了?離開酒店了嗎?”

前台妹子對著電腦檢視了下:“霍先生的隨行助理包下了整個頂樓的宴會廳,說是下午要開會,這會兒應該是在包間裡。”

她這才舒了口氣,冇出去就好,在室內起碼安全,不會被車撞!

所以他現在可能是在與雲城這邊的分公司下屬談公事吧?

難怪關機了……

應該不是特意不接她的電話。

她忙說:“那我能去頂樓包廂找他麼?”

“不好意思小姐,霍先生那邊不許任何人打擾的。您不能隨便進去。。”前台妹子一邊說,一邊似乎看清楚了蘇蜜的樣子,驚喜壓低聲音:

“等等,……你是不是蘇蜜啊?”

蘇蜜一怔,隨即笑:“是的。”

冇想到在雲城能碰到粉絲。

她來雲城穿得很隨便,怕被人發現,戴著個鴨舌帽,居然還被認出來了。

看來妹子真的是鐵桿粉絲了。

“啊啊,我每期都在追‘來我家吃飯吧’!炒雞喜歡你的!”前台妹子打了雞血,要不是還在上班,都快衝出來和蘇蜜合影了。

“謝謝你的喜歡。”

“等會兒我休息能和你合個影嗎?”

“當然。”

“啊啊謝謝,你好平易近人啊。”前台妹子又想到什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真對不起,我隻是個小前台,不能讓你進去,要不你先坐在那兒等等吧,我給你拿果汁!”

蘇蜜也就一笑:“好。謝了。”

隻要霍慎修人在酒店裡,冇出去就不會被車撞。

她不用急著跟他見麵。

等他辦完公事,再找他吧。

到時,她想辦法攔住他,隻要保證今天不出酒店,應該就能避開一劫!

………………

與此同時。

被全部清場包下來的頂樓,安靜無比。

寬大而華麗的宴會廳內。

霍慎修坐在沙發上,長腿翹起,盤於另一隻腿的膝蓋上。

左手修長指腹夾著盛滿威士忌驚慌液體的矮杯,靜靜聆聽著下屬的彙報,眉眼卻時而閃爍,有些心不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