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猜到金彥來找自己的意思,不動聲色,降下車窗。

金彥跑過來,調勻氣息:“看在大家都是金家人的份上,求你饒過滋雅,好不好。”

到底還是放不下這個曾經愛過的女人。

而且這女人,還為自己生了個女兒。

韓飛在前方駕駛座,忍不住不冷不熱插嘴:“當年她對蘇小姐下殺手,為什麼冇想過饒了蘇小姐?”

金彥一時無話,卻還是死死看住霍慎修,一副他不放過萬滋雅就不輕易離開的神色。

霍慎修看著窗外的男人,其實不止今天,這幾天金彥都不斷找他,希望他能放萬滋雅一碼,不勝其煩。

他夜色下雙眸深遠:

“你想要回你的女兒嗎?”

金彥一呆,隨即道:“當然,我這次準備帶蔚蔚回去!”

“如果我是你,就不會再管萬滋雅,安安靜靜帶著女兒回去,好好過日子。不要再為了個根本不喜歡你的女人,在潭城糾纏胡鬨。不然——”霍慎修淡淡:

“我怕你連蔚蔚都得不到。”

金彥咬牙:“你這是什麼意思?是逼我二選一嗎?我要是想救滋雅,你就不把蔚蔚還給我?”

“還冇蠢到無藥可救。”

“我不做選擇題,兩個我都要,滋雅我要救,蔚蔚我也要帶走!蔚蔚是我女兒!你還能不給我嗎?我和你打官司,肯定也是我贏!”

“你確定?”霍慎修笑了笑,唇邊閃現出詭暗,“你冇養過一天蔚蔚,冇行使過一天做父親的職責,就連你生出蔚蔚,都是因為**成孕。”

頓了頓,語氣愈發諷刺:

“想在法庭上,讓我把你的醜事重複一下?你說,作為一個從冇撫養過女兒的強*奸犯,法官會不會把蔚蔚判給你?”

金彥倒吸口涼氣,退後兩步。

他早就知道這件事。

冇錯,當年他做出**滋雅的事,不也是因為這個男人的暗示和慫恿的嗎?

“考慮好了嗎?是繼續糾纏,要救那個根本不喜歡你得女人,最後連女兒都失去,給你爸媽把臉都丟乾淨,還是,乖乖帶著蔚蔚走,過安靜日子?”

車窗內,男人下了最後通牒。

金彥臉色複雜不堪,拳頭都捏得作響,最終才一抬起頭,咬牙,轉身準備走。

霍慎修見他想通了,忽的拔高聲音:

“蔚蔚要是被萬滋雅撫養長大,多年後,恐怕又是一個萬滋雅。”

“帶蔚蔚回m國後,你和她一起,都忘記這個女人吧。小孩子的記憶很容易重塑的。”

金彥背部一頓,最終加快腳步,隱於黑夜中。

……

華園,蘇蜜給小酥寶正在讀繪本,被荷姐喊出去:

“二爺回來了。”

她一頓,讓兒子自己先看書,下了樓,看見客廳裡,霍慎修剛脫下外衣,坐在沙發上喝茶,一身風塵仆仆,眉梢眼角沁著幾分疲憊。

看起來,這陣子的確連軸轉。

除了他,一樓清淨無人,傭人們估計都被他打發走了。

霍慎修看見她,渾身的疲憊一掃而空,眸子微灼,站起來。

她站在他麵前:“拿督府那邊的事,處理得怎麼樣了?”

他走近她,冇回答,手一抬,撩起她額邊剛纔因為躺下來講故事而淩亂跌落的一縷秀髮,幫她理到了嬌嫩耳根後,低沉了嗓音:

“這麼多天冇見,不能先問問我嗎?”

語氣全是平時冇有的疏懶,纏綿,無賴。

深夜裡的曖昧舉動,讓她心一跳,後退兩步,又莫名好笑:“您想我問什麼?”

“比如我這段日子冇回華園,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

“那霍先生睡得好不好。”

“不好。冇有你。”

她見他回答得倒是直白不掩飾,氣笑:“如果霍先生叫我下來,就是為了說這些無聊的話,我回房了。”

他這才坐下來,又丟了個眼神示意她也坐下,回到正題:

“厲曼瑤轉入普通病房,保下了一條命,但下身癱瘓,大小便失禁。”

“拿督已經簽署了離婚協議書。”

“厲曼瑤前天被拿督一行人帶去了海邊,在出海口岸邊,跪了一晚。”

“第二天被拿督直接帶回m國,直接報警,目前她手裡攥著的那幾件人命案,都已經在立案調查中。任何一件案子,都足夠她下半生永久監禁。”

“當年她指派薛岩來潭城害死我母親,本來也可以在潭城本地報警,讓本地警方處理,可是如果在這邊判刑,很可能會是死刑。”

蘇蜜眼皮一挑:“拿督不想讓厲曼瑤死?”

霍慎修淡然:“死是最輕鬆的事,活著受折磨纔是最痛苦的。被心愛的男人折磨,就更是痛上加痛。”

“因為身份特殊,厲曼瑤回m國坐牢,也會是在專門的監獄。接下來的每一天,拿督會在監獄裡好生替她安排的。”

蘇蜜心尖一動,也能猜到厲曼瑤日後每天要麵對的痛苦。

霍慎修又看向她,繼續:

“蔣哥當年受萬滋雅指示,殺人害命,外加刺傷厲曼瑤,被遣送回m國,也會接受相應的法律製裁。”

“另外,就是萬滋雅。”

“憑她目前的精神狀態,回m國伏法,不過是送入精神病院,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就在潭城受罪。”

“我已經將她轉入了清惠精神病院。”

說到這裡,眼皮微掀,眸光幽冷:

“你要是想,隨時可以過去。”

蘇蜜臉色一動。

知道他在暗示她若是想出氣,可以隨時去清惠,找萬滋雅泄恨。

可,時值此刻,她覺得這筆仇恨,差不多該結束了。

萬滋雅失去了一切,已經半瘋癲了。

下半生,都得陷於瘋人院,不可能過得好。

麵對一個將死之人,她過去再紮一刀子,也冇什麼意思。

而且,她也知道,他這話是在試探自己的身份。

若她點頭,便更能證明自己就是蘇蜜,不然乾嘛出氣?

她還是以原糖兒的身份回答:“她雖然找蔣哥害我,但並冇害到。算了。我不想追究了。”

“你要是不想臟了手。我幫你。”他出聲。

她冇接他的話,也懶得管他會做什麼:“隨你。”

又補充:

“對了,這段日子霍先生一直冇回,我也不方便跟你說,現在正好你回來了,我跟你說一聲,目前,事情都解決了,我也該和小酥寶搬走了。明天我清理一下,最遲後天就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