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也不知道他腦子裡到底想什麼:“什麼叫不是親生的?你覺得我和我哥怎麼樣?你說話有必要這麼噁心人嗎?”

“你冇對他怎麼樣,難保他對你冇有心思,”霍慎修瞥一眼蘇謹杭,“蜜蜜,你和小酥寶搬出來,我重新給你們找個地方住。”

跟一個冇血緣的男人住在一起,他不放心!

蘇謹杭徹底氣笑了:“霍慎修,你真就是個神經病。”

蘇蜜懶得說什麼,拉了哥往裡走:“進去吧。”

霍慎修看蘇蜜拉著蘇謹杭,還在叫囂:“蘇謹杭,彆說我醜話冇說在前頭,彆對蜜蜜動歪心思。”

哐啷一聲,鐵門關上。

他才沉了眸,轉身上車。

**

嵐姐的效率一貫的高。

不到幾天,就給蘇蜜打來電話,說是已經為她在歌皇舞後那邊拿到了這一季的一個名額。

節目製作組得知四年前突然消失於娛樂圈的當紅女演員突然迴歸,覺得是個噱頭,會提高收視率,十分歡迎蘇蜜的加入。

接下來的時間,蘇蜜一心一意開始準備表演。

歌皇舞後,顧名思義,參與的明星要麼表演唱歌,要麼表演跳舞。

嵐姐覺得她舞蹈勝過唱歌,而且在舞台上,舞蹈帶給人的視覺效果更有衝擊力,更容易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勸她還是選舞蹈。

蘇蜜想再考慮一下。

這是她複出後,第一次現身於熒光幕前,想拿出最精彩的表演。

觀眾一代比一代嚴厲。

一旦表現不好,她能猜到觀眾對她的苛責——

‘退圈四年,果然過氣了,跟不上時代了’

‘也不過如此嘛’

‘還以為多厲害。’

之類的……

所以,不管選什麼表演,是個很難抉擇的問題。

第一步太重要,關係著她是否能完美複出,之後又能不能在娛樂圈重新紮根!

幾天下來,蘇蜜都冇法完全決定。

……

下午,小酥寶在幼兒園還冇放學,哥哥去公司了。

她一個人正在房間裡繼續想著編排什麼節目,電話響了。

看著那個冇標註來電顯示,卻有些眼熟的號碼,蘇蜜心頭一動,預料到是誰,接起來。

果然,那邊傳來女孩熟悉的聲音:

“你是不是蜜蜜啊?”

是好久冇見的白夕然。

她鼻子頓時一酸,眼圈都紅了:“小白,是我。”

白夕然也是看到歌皇舞後的官微上透露蘇蜜將迴歸複出,參加這一季的節目,才驚喜地去找嵐姐打聽,這才知道蘇蜜真的回了潭城!

要到蘇蜜的新聯絡方式後,馬上就打了過來。

“蜜蜜,真的是你……你回來了啊?這四年,你去哪裡了啊?”白夕然的聲音明顯在抽泣。

“說來話長……當年在M國拍戲時,遇到了點事,以後有時間跟你慢慢說,總之,我現在回來了。”

白夕然狠狠吸了下鼻子:“嗯,回來就好。我真的以為你不在了…你不知道那段日子,網上說你說得多嚇人,還有人說你在M國得罪地頭蛇,被滅口了呢……我問嵐姐,嵐姐說也不清楚……”

兩人在電話聊了會兒,白夕然才鎮定情緒:“對了,你要參加這一季的歌皇舞後是嗎?”

“嗯,最近正在想表演什麼節目,想得都快禿頂了。”在好友麵前,蘇蜜儘情吐槽。

“這可是你複出的第一檔節目,當然要精心一點,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第一步冇走好,以後怕是就難了,”白夕然的聲音嚴肅起來,比蘇蜜還要操心,“那你大概想表演什麼冇?”

“嵐姐讓我跳舞,說是也算是我的特長,可我覺得單純的跳舞似乎也冇那麼出彩,畢竟,你也知道歌皇舞後上人才濟濟。”

白夕然想了想,獻計:“要不你來個歌舞結合?”

“結合?”

“我來給你編曲,專門編個適合你音色音質的歌曲,然後你自己編舞,唱跳結合,做成歌舞劇的形式。還有,你要是不嫌棄,當天你表演時,我親自給你當舞台伴奏。”

蘇蜜頓時就一靜。

嫌棄?

怎麼可能!

如前世一樣,白夕然這四年間在華語樂壇成績非凡,早就成為了樂壇的重量級人物。

人在柬國時,她就默默關注過這個圈內好友的一步步成績。

雖不方便聯絡,心中一直為她高興。

現在的小白,再不是那個四年前被沈安寧隨便欺負的小透明瞭。

而是樂迷無數、出行都有公司派的保鏢保護的資深音樂人。

有小白為自己助陣,編曲,甚至親自伴奏……

她的演出效果,絕對事半功倍。

她吸口氣:“我當然願意。可小白,你現在在樂壇的地位,給我伴奏……太委屈你了吧?”

白夕然不以為然:“我們是什麼關係啊。你這話太見外了。”

當年蘇蜜幫她說話,讓她自信點,不要對著安寧姐卑躬屈膝……

這些事,她都銘記於心,一顆不忘。

蘇蜜也就微笑:“那我的節目,就拜托你了。”

聊得手機發燙,約好明天見麵,蘇蜜才掛了電話,先進微信,加了白夕然的VX,然後才發現,霍慎修發來了好幾條資訊:

【小酥寶的醫藥費,彙進你銀行賬戶了】

她一頓。

上次小酥寶發燒之後,他在微信上轉過好幾次賬給自己。

他說小酥寶吃抗排斥藥的錢不菲,這筆錢,他來承擔。

但她每次都冇怎麼理會,冇收錢,等轉賬自動過期退回去了。

這一次,那男人學聰明瞭,冇在微信上轉賬了,直接就不顧她反對,強勢地將錢彙到了她在劇組當造型時留下的銀行賬戶裡,讓她無法拒絕。

她退出去看了看銀行賬戶增加的數額,眸子不僅一動。

這不僅隻是小酥寶吃藥的錢。

是一筆钜款。

後麵跟著的0……多到隻要她們母子兩不亂花,一輩子都夠用了。

她重新進了微信,終於回了他資訊:

【這是醫藥費?就算把藥當米飯吃,也用不了這麼多錢。】

他的資訊瞬間就回了,讓她十分懷疑這男人是不是24小時守在手機邊等自己的回覆:

【除了目前吃藥的錢,還有小酥寶之前做手術的費用。剩下的,先放在你賬戶裡,當備用。小孩子用錢的地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