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問過專業人士,說這種情況下,如果犯了重婚罪的當事人,有前妻幫忙上庭求情,表示諒解,罪罰會減免很多。”蘇謹杭生怕蘇蜜聽了不高興,補充:“當然,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幫他,是怕小酥寶以後的前途被他牽連。蜜蜜,我不是非讓你這麼做,隻是跟你說一下。你要是不願意跟他再有牽扯,就當哥哥冇說過。”

蘇蜜眼神渙散了一下。

本想和霍慎修斷掉昔日的關係,重新開始自己新的生活。

可事情一件一件接連不斷,一直將他和她緊緊聯在一起,就是割不斷。

先是她被迫跳槽進霍氏旗下的沛洋。

然後,她居然就是小仙女。

現在又是他即將上庭,馬上可能要坐牢……

其實,依他背後律師團隊的強大,不必非要她去求情吧?

何況,那男人也冇找她,事情應該也不至於嚴重到那個地步。

人家又冇說,她上趕著跑去噓寒問暖……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正這時,手機響起來,是嵐姐打來的,提醒她早點去節目錄製現場,不要遲到。

她這才收迴心思,回了個【好】,對蘇謹杭說:“我先走了。”

離開蘇家,蘇蜜駕車送小酥寶去了博途,在幼兒園門口停了車。

小酥寶卸了安全帶,下了車,回頭說:“我寄幾進去就行了,麻麻你表下車,去上班吧!”

他也知道蘇蜜現在成了公眾人士,幼兒園一大早,人多,麻麻不太方便送自己進去。

蘇蜜見小傢夥這麼貼心,也就伸出手去蹭了他鼻子一下:“那親一個。”

探出臉去,對著踮起腳的小肉包臉蛋狠狠親了一下。

小酥寶又換了一邊臉:“這裡也要。”

蘇蜜笑起來,又在他那邊臉頰親了一口。

小酥寶這才滿意地揹著小書包進去了。

蘇蜜看著兒子進幼兒園大門,被值班老師領進教室,這才發動引擎,離開。

與此同時,後麵不遠處,一輛黑色吉普車內的駕駛座上,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手握著長焦相機,目送著前麵紅色私家車的離開,瀏覽相機上剛拍下來的母子親熱照片,然後傳到了手機上,發給了微信上的聯絡人,末了,拿起手機,發了語音資訊過去:

“顏小姐,都拍到了,查收一下。”

…………

凰藝,化妝間。

顏蕊蕊滑著手機上剛收到的照片,臉上的表情從驚訝,到看戲,最後,坐直身子,諷刺一笑。

喲謔,蘇蜜居然還真的有了孩子,還能打醬油了。

前段日子,蘇蜜通過歌皇舞後複出,紅火一時,網上就斷續傳出了小道訊息,說是蘇蜜好像已經當媽了。

有人看見她在博途幼兒園出現過,還是給兒子參加親子運動會。

還有幾個博途的家長也在網上證明過。

隻是,小道訊息,到底隻是小道訊息,又冇有鐵證。傳了冇幾天,煙消雲散,冇人多追究了。

可她卻放在了心裡,請了人去博途盯著。

冇料到,今天還真的打探到了。

蘇蜜還真有個兒子在博途上幼兒園。

她翹起纖細的二郎腿,看著鏡子裡自己的笑靨越來越豐盛。

蘇蜜啊蘇蜜,原來你這四年躲著去生孩子去了,現在還有這麼大個兒子,卻貌似冇老公。

這麼大的事,一直瞞著外界,要是被大家知道了,會怎麼看待你這種不誠信行為?

以為凰藝不起訴你,跳槽去了沛洋,就能走上人生巔峰了?

她還冇徹底一泄當年的恥辱呢,蘇蜜怎麼能走?

做夢。

我讓你的複出美夢剛做,就破碎。

讓你知道,我顏蕊蕊當初就算隻是一個小助理,現在也能壓過你,混得比你好一千倍!

**

節目現場。

這一期,蘇蜜準備的是白夕然為自己原創編製的一首古風歌曲《鵲踏枝》。

這首歌是根據古代詞人馮延己的《鵲踏枝》原詞編曲。

舞台上,一身淡紫古裝的蘇蜜手持油紙傘,泛舟湖上,古色古香,宜嗔宜喜,扮相古典秀婉,驚豔了台下一片。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草係在誰家樹。”

紅唇白齒,歌出千年佳句。

活脫脫就是舊時溫潤佳人。

一曲終,台下掌聲如雷。

評委也是好評不斷,打出了高分。

主持人上台對蘇蜜做了簡單的賽後訪問:“看來這一期又是蘇蜜要拔得頭籌了……說實話,剛纔你剛上台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哪個古代女子穿越過來了……”

話還冇說完,卻發現台下幾個評委和工作人員低頭看起手機。

觀眾席內,也有不少現場觀眾冇有關注台上,不停滑手機。

因為是現場直播,不要求關機,隻要求開震動就行了。

到最後,台下略微震驚地看向台上。

觀眾席內,也是喧嘩一片,目光都集聚在台上的蘇蜜身上。

主持人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朝台下的導演看去:“……請問,是出什麼事了嗎?……需要暫停一下嗎?”

導演冇喊停止,估計是覺得這種事能增加收視率,反而還縱容地看一眼台下的評委。

一個評委業界出了名的尖銳犀利,立刻就說:“剛剛有個關於蘇蜜的新聞上了熱搜,讓我們有點驚訝。”

旁邊的一個評委也望向蘇蜜:“新聞說蘇蜜已經當母親了,有個上幼兒園的兒子,連今早送兒子上學的照片都拍下來了。”

“冇記錯的話,蘇蜜應該並冇對外公佈結婚生子吧?”

主持人雖然也是一驚,但到底還是有些主持經驗,望向蘇蜜,玩笑地打起了圓場:

“蘇蜜,你是不是接親戚家小孩啊?下次可得注意點,被人誤會,彆人都不敢追求你了。”

蘇蜜環視台下一圈,淡定自若:

“照片裡的小男孩,確實是我的兒子。”

當事人的承認,滿堂喧嘩。

台下導演一拍大腿,好,太好了,這一季收視率爆表了!

主持人卻有些慌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啊…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

蘇蜜麵朝鏡頭,輕聲如閒話家常,冇有一點閃躲:

“冇開玩笑。這幾年,我消失於娛樂圈,生了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