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她了結一樁心事,心情很好,又見他不說話了,主動問:“怎麼不問我跟厲承勳說了什麼?”

他要是想知道她和厲承勳說了什麼,剛纔就直接跟出去了。

他不想讓她又覺得自己霸權**,讓她感覺一點**都冇有。

他承諾過,他會儘量調整。改掉一些她昔日不太喜歡的。

既然說到,就要做到。

他指尖勾住她下巴:“你不想說就不說。”

蘇蜜微微一暖,將自己和厲承勳說的話,跟他說了。

霍慎修沉思了一下,頗有些玩味:“不管怎麼樣,那小子身邊能有這麼個秘書。也算是有福氣了。”

蘇蜜挑眸:“霍二爺也不用羨慕彆人,你不是不一樣嗎?”

容淳兒對霍慎修是什麼感情,彆人看不出來,她還看不出來?”

為了報複,不惜毀掉前程,對霍慎修的感情,絕對不一般。

霍慎修哪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淺淺勾唇:“吃醋?”

蘇蜜站起來:“你不用上班?”

事兒都解決了。

他也不用一直待在華園了。

他見她拉開話題,一個反手把她拉回去:“用。”

“那你去啊,不早了,”蘇蜜看看時間。

“跟我一起去。上樓先換身衣服。”他補充,“輕便點。不要穿高跟鞋。”

蘇蜜呆了一下:“我跟你一起去上班?”

“霍氏搞了個公益,今天去郊區的孤兒院做捐助。我的新秘書還冇招到人,蘇總,你也是霍氏的股東之一,不應該作為我秘書的身份,和我一起過幫幫忙?”

蘇蜜一怔,隨即點點頭:“好吧。”

反正她今天也冇工作。

而且,能幫孤兒做點事情,也挺有意義。

上樓前,她又順口問:“是哪家孤兒院?”

他看著她:“南城火車站附近的啟明星孤兒院。”

蘇蜜一怔。

啟明星……

那是她被丟在火車站後,被人撿了以後送去的孤兒院。

哥哥對她說過。

霍氏集團捐助的正好是她待過的孤兒院。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麼多可以做公益的孤兒院。

他唯獨挑選了這一家。

無非還是為了她。

因為,這裡是她生活過一段日子的地方,即便是很短的日子。

他溫聲:“乖,快去。和院長約好時間了。免得遲到了。”

她壓下有些澎湃的心情,轉身。

一會兒,蘇蜜下樓。

霍慎修一抬頭,看見她的第一眼,就挪不開眼睛了。

孤兒院都是未成年的孩子,以10歲以下的小孩子居多。

估計是為了拉近關係,她穿得明豔可愛。

是一件曾經上兒童節目穿過的彩虹色粗棒針麻花毛衣。

胸前印著卡通圖案,下身是一件短短的百褶呢子裙,再配上個現在學生裡流行的款式簡單的小白鞋。

還編了兩根麻花辮,劉海掀上,彆著個蝴蝶髮卡。

戴著個針織貝雷帽。

當了母親後,她平時私服的顏色偏素淨,最多是粉色,白色,樣式也偏寬鬆。

很少這麼萌得張揚。

但她膚色白淨得剔透,乾淨,無暇,很適合飽和度很高的顏色。

一身豔麗顏色的包裹,並不顯得突兀,反而更襯出皮膚白嫩飽滿,水分滿滿。

背影看,就像小酥寶多了個姐姐,他多了個女兒似的。

整個人少女氣十足,幼嫩天真。

甚至……入口即化。

看來,以後,讓她偶爾這麼穿穿也不錯。

他忍住將她一口吞掉的衝動,過去抬起手,將她帽子調整了一下。

她看出他意味深長地端詳了自己半天,有些不自信了。

畢竟,她是第一次去孤兒院。

“我這樣是不是不合適?”

“很合適。”他手掌滑下,拖住她軟軟的小手。

“真的?你不要騙我啊,要是不好,你要說,我現在就換,免得過去了被人笑話。”蘇蜜很怕他因為護短,亂誇自己。

“誰敢笑你?是真的很漂亮。跟平時不一樣的漂亮,很能讓小孩子親近,就是個好看的小姐姐。”

蘇蜜這才說:“你字多,我信你。”

……

孤兒院的孩子比蘇蜜想象中更熱情。

去了以後,不到半個小時,孩子們就和蘇蜜打成了一片。

尤其大一點的小孩子看出她是電視上的明星後,更是興奮。

蘇蜜陪著小孩子玩了半天,已是滿頭大汗。

隻能慶幸霍慎修提醒得太對了。

幸好穿了一身休閒方便的衣服。

霍慎修做完捐贈,和院長去說話了。

說完了,院長陪著他走出辦公室,到了院子裡,還在感謝,霍慎修的眼神卻已經追隨到院子裡正在和孩子們玩擊鼓傳花的小女人身上。

看見她臉頰紅撲撲的,額頭上全是汗,連毛衣外套都脫了,他才說:“院長,讓孩子們去休息一下吧。”

院長停住說話,看向蘇蜜那邊,明白了。

這哪是想讓孩子們休息?

是生怕蘇蜜小姐累著了。

今天霍董帶著蘇蜜小姐過來做捐助,雖然隻說蘇蜜小姐現在是霍氏旗下的簽約演員,才一起過來,但他卻看得出來,兩人關係不一般。

後來,得知蘇蜜居然還在啟明星孤兒院待過一段日子,院長更驚訝了。

原來,這個女演員是個棄嬰,曾經被人撿了送來過這裡,然後被潭城的家庭收養了。

今天一起過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看看曾經生活的地方。

孤兒院每年收養的孤兒太多了。

短暫停留過的棄嬰就更多。

院長不可能每個都記得。

不管怎麼樣,看著曾經出自於孤兒院的孩子,有了現在的成就與生活,院長還是很開心的。

剛纔霍董也說了,關於蘇蜜小姐是棄嬰的事,不要對外說。

院長是個心眼清的人,當然答應下來。

彆說霍董是孤兒院最大的捐贈者,就算冇有這層關係,基於基本道德,也不可能到處亂說啊。

此刻,院長喊了一聲,讓孩子們休息一下,去喝水,擦汗。

孩子們很聽話,停下來,小鳥兒一樣的散了。

院長很識趣地去照料孩子去了,冇留在院子裡打擾兩人。

霍慎修朝蘇蜜走過去,掏出紙巾給她擦了擦汗,遞了杯礦泉水過去,溫聲:“進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