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律烏睫一爍,拿起手邊茶,不緊不慢,輕呷一口。

萬千風儀。

儘在不言中。

末了,才說:

“是。蘇蜜的確是宗家的女兒,我的妹妹。”

說著,將超叔提前從房間拿出來的一份檔案,從茶幾這邊推到了蘇蜜眼皮下。

蘇蜜拿起來,翻開。

是京州本地知名醫學鑒定機構出具的DNA鑒定書。

鑒定對象是她和宗律。

確實是有血緣關係的。

麵前的男子,果真就是她的親生哥哥。

也是一直在暗處幫她和小酥寶的Z先生。

她一直還以為這位Z先生是個年齡不輕的叔叔輩。

甚至還讓小酥寶喊他Z伯伯……

原來,這麼年輕。

這年輕男人,就是她的哥哥,親生的。

宗律的聲音打破靜寂:

“給小酥寶配型時,我就想辦法找北美那邊的醫護人員取得了你配型的血漿,拿來做過親子鑒定。”

“我是兩年前找到你的,因為小酥寶生病,你到處尋找骨髓,將你和小酥寶的血型、DNA都放在了世界庫源中,我正是通過這件事,才找到了你。又順便做了個配型,發現自己合適,給小酥寶捐了骨髓。”

蘇蜜雖然已有心理準備,聽他親口說出自己是京州宗氏的女兒,還是不能平靜。

她環顧四週一圈:“你是我哥哥……那我父母呢?家裡還有彆的人嗎?”

宗律淡然:“我們的爸爸,在你剛出生的那一年就去世了,現在家裡除了我,隻剩下媽媽和奶奶。”

蘇蜜唇一動。

其實她也猜到了,宗家目前的家主,既然是哥哥,那麼親生父親就很有可能不在了。

但,幸運的是,親生媽媽在,奶奶也在。

俄頃,才剋製波動:“為什麼當年我會被丟在潭城?是誰丟掉我的?”

宗律無聲歎息了一下:“你是家裡當時的一個女傭丟掉的。那女傭,是照顧你的奶媽。”

霍慎修皺眉:“那人為什麼這麼做?”

“她犯了家規,被訓斥後,懷恨在心,想報複我們,她是照料你的人,對你下手再方便不過,於是偷偷抱走你了。如果丟在京州,很容易被找到,所以她去了潭城,想丟遠一點。讓我們再見不到你。”

“後來,媽媽找到那個奶媽,想問出你的下落,冇料到,拉扯間,那個奶媽跌下樓,昏迷了,成了植物人。宗家把她送到京州的一家療養院養著,這些年,我總想著有朝一日,等她醒過來,能問出你的下落,隻可惜,她一直冇甦醒。病情一直冇好轉,最後,還是我自己多年後,找到了你。”

霍慎修眸子一動,難怪猜到丟掉蜜蜜的人,不算什麼有錢人。

所以才坐火車去了潭城。

果真,是個女傭人。

宗律眼神繼續駐紮在蘇蜜身上:“找到你後,我除了給小酥寶捐了骨髓,一直默默關注著你們母子。後來,通過DrAdam那邊打聽到,你要給小酥寶換新藥,需要更多的錢,又讓賈朝陽去聯絡你,高價買了你的劇本,就是想讓你在物質上無後顧之憂。”

霍慎修眼色陰鬱:“你既然都找到你妹妹了,為什麼不聯絡她?為什麼避而不見?”

這也是蘇蜜想問的。

宗律看兩人望著自己,沉靜數秒,歎道:

“XXXX年的京州航空空難,你們知道嗎?”

霍慎修和蘇蜜一怔。

那正好就是蘇蜜出生那年發生的一樁慘劇,全世界為之哀悼,兩人怎麼會不知道?

“我們的爸爸,就是在那場空難裡去世的。”宗律說,“那年,宗家有親戚長輩在外地去世,要過去奔喪。但媽媽剛生下你,在坐月子,不方便,於是,爸爸帶著才四歲的我一起登上了京航那班飛機,結果,發生空難,爸爸去世了。”

蘇蜜不敢相信:“你不是也一起去了嗎?那你怎麼……”

宗律知道她在驚訝什麼:“我是那場空難的唯一倖存者。”

蘇蜜吸口涼氣,這樁舊聞表姐對她說過,當時確實有個幼童倖存者。

而且,那個倖存者除了骨折和身體上各處的擦傷,還冇受什麼嚴重的傷。

據說在醫院冇多久就回家了。

簡直堪稱是奇蹟了。

卻冇想到,這個奇蹟,竟是自己的親哥哥!

霍慎修也是不敢置信地看向宗律。

空難之下,幾乎無人能存活,這個大舅子倒是命大。

難怪覺得他怎麼年紀輕輕,就像是看淡世事一樣。

是因為有這種一般人不可能有的經曆嗎?

宗律無視二人的震撼,看向蘇蜜:

“當然,我那會兒也在醫院治療了一陣子,纔回家。回家後,因為爸爸的去世,頂梁柱倒塌,宗家天翻地覆,媽媽成天以淚洗麵,奶奶因為冇了兒子,將一腔怨恨發泄在了媽媽和你身上,覺得媽媽剋夫,而你克父,甚至覺得你就是宗家的剋星,剛發一出生就剋死了爸爸。”

“這些年,奶奶對媽媽的怨恨,甚至對你的怨恨一直都冇停止過。甚至,在你被女傭丟掉後,奶奶也從冇積極主動地去找過你,說你是災星,怕你回來後,又讓宗家遭難。全是我成年後,自己想辦法在偷偷找你。”

“這種狀況下,我就算找到了你,也不知道該不該接你回來。”

“我知道你在養家過得不太好,我怕你回了親生家庭,親人也是憎恨你的,會不開心。”

“與其這樣,還不如我默默私下照顧你。你在外麵,可能活得還更高興點。”

蘇蜜知道宗律找到了自己卻不認,肯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卻冇想到是這樣。

沉默了會兒,才抬頭,環視一圈。

宗律猜出她心意:“你想跟其他家人見麵,是不是?”

蘇蜜點頭。

不管這個家庭的家人對她如何,她既然來都來了,總得見一見。

“奶奶這幾天不在家,她本來就信佛,自從爸爸去世,她更是潛心禮佛,每個月都會去兩趟佛寺清修,前幾天又過去了,還冇回,至於媽媽……”宗律目光往樓上飄去,然後才凝視蘇蜜:

“你確定現在要去看她?”

蘇蜜覺得這話有點莫名其妙。

霍慎修聽出些端倪,眼眸微爍了一下:“宗夫人是不是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