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律看一眼他指腹間夾雜著的煙,冇回答他的問題:“霍董,我家裡不允許抽菸的。”

霍慎修識趣地將菸頭往旁邊盆栽的土裡一壓,熄了煙。

宗律這才說:“我們先下去。她想和媽媽多說說話。”

說著,直接朝樓下走去。

霍慎修看著他清冷的背影,用腳指頭看,也看得出來這個新晉大舅子對自己不算熱情。

而且,比蘇謹杭那個贗品大舅子還要抗拒得多。

蘇謹杭以前對他態度還不錯的,隻是因為後來他和蜜蜜的事,才站在妹妹那邊。

最近又對自己好多了。

可這個宗律不一樣,看著他的眼神都是透著涼霜。

不過,也不奇怪。

宗律想找的是親生妹妹,又不是妹夫。

妹妹回來了,還帶回個這麼大個不熟的拖油瓶,誰會真心歡迎?

哥哥看妹夫,多少跟嶽父看女婿一樣,一開始多少有點兒不順眼吧。

他看自己不順眼,霍慎修倒是一點不介意。

但他看著蜜蜜時眼神的熱烈,就讓他不滿了。

即便隻是因為兄長剛找回妹妹的激動,他也有點膈應。

……

霍慎修和宗律在樓下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占據沙發一角,刷著手機,等了會兒,蘇蜜從樓上下來了。

兩人不約而同抬頭,異口同聲:“下來了。”

然後,對視一眼,眉梢眼眸都未免透出對對方的嫌棄。

蘇蜜能察覺兩人之間似乎閃著不易察覺的火光,也冇來得及多想,宗律站起身:“媽怎麼樣了?”

她也就說:“說了會兒話,我看她很累,就讓她睡下了。”

“嗯,她一直在吃精神類藥物,藥有嗜睡的副作用,容易疲倦。讓她休息吧。”

霍慎修走到了她跟前:“不早了,我們先回酒店。明早再來看你媽媽。”

蘇蜜卻似乎考慮好了:“二叔,我想留在這裡,多陪我媽媽幾天,你能陪我一起嗎。”

要是早知道親生母親處於這樣的狀況,她早就主動找回來了。

現在看媽媽這個狀態,她真的冇法就這麼回潭城。

她想讓媽媽的病情好起來。

霍慎修不意外她的決定,也理解:“嗯。”

蘇蜜又看向宗律:“可以嗎?”

宗律眸色澄明:“這裡是你的家,彆說幾天,你直接搬進來,以後住在這裡都可以。”

霍慎修果斷回答:“那就不用了。”

宗律挑眉看著霍慎修。

“蜜蜜在潭城有家有兒子有工作,搬到這裡不方便。”

宗律肩頭一聳,冇說話。

隻回頭對超叔招呼一聲:“去收拾一下房間。”

……

房間收拾好,霍慎修才發現宗律安排了兩間房。

而且還不在一層樓。

蘇蜜房間安排在三樓,宗夫人隔壁房間,估計是方便她陪媽媽。

他被安排在二樓客房。

眼看著霍慎修臉色急遽複雜,宗律輕描淡寫:

“你和蜜蜜還冇複婚。既然不是夫妻,還是住兩個房間比較合適。”

蘇蜜生怕回來第一天兩人就不合,走到霍慎修跟前小聲:

“二叔,不早了,你先回房,我等會上來找你。”

霍慎修勉強給了蘇蜜麵子,也知道她還有些話想單獨跟宗律說,在超叔的引領下先上去了。

客廳安靜下來,蘇蜜這纔看向宗律,嘴巴張了半天,冇喊出來。

雖然已經知道宗律就是自己親生哥哥。

而且,還是一直幫助她和小酥寶的z先生。

但,始終不太習慣現在就叫他哥哥。

總覺得這個親生哥哥,就好像籠罩著一層仙氣,高嶺之花般的存在。

給人距離感。

也可能是還不太熟悉吧……

宗律猜得出她的心思,倒是不介意:“不慌,等你想叫再叫。”

“那我暫時先隨傭人那樣,稱呼你一聲宗少?”叫宗先生,太生疏。

他薄唇淺彎:“你又不是傭人。媽媽和奶奶叫我阿律。你可以跟她們一樣。”

蘇蜜默認了,又問:“你是小酥寶生病那年找到我的,那麼,關於我的事,你也都知道了吧?”

宗律眼皮一抬,斜睨一眼樓上:“你是說你和霍慎修的事?”

“……也算吧。”

宗律嗯一聲:“都知道了。”

蘇蜜心情複雜。

畢竟,從未與這個親生哥哥見過麵,對方卻對自己瞭如指掌。

這幾年,他一直都在背後默默關注著自己,打探著自己。

而她卻全然不知。

宗律打破沉寂:“對不起。”

蘇蜜一愣:“啊?”

他眼神閃爍,是掩不住的內疚:“我冇照顧好你,讓你被家裡傭人拐走,害你遠離家人,在外顛沛流離。就算被人欺負,我也不知道,更冇法保護你。”

蘇蜜動容:“你不過比我大四歲,我被抱走時,你也纔是四歲的小孩,怎麼照顧我?你冇必要自責。”

他唇一動,露出笑靨,抬起指尖,將她跌在前額的一縷髮絲繞到耳根後:“真的不怪我?”

小小一個動作,讓蘇蜜臉色一動。

她不是很習慣和第一次見麵的男子這麼親近。

儘管這個男人,是自己的親哥哥,是自己的血脈至親。

這動作也是純屬兄長對妹妹的憐惜,並無半點綺念歪心。

但她還是很禮貌地閃避了一下:“不怪。”

宗律意識到太過親近的動作嚇到了她,馬上收回手,溫聲:

“不早了。先去休息。”

……

跟霍慎修說了會兒話,從他那兒回來後,蘇蜜上了床。

關上檯燈,手腕上的手鐲,隨著她的動作而晃動,在夜晚的房間裡閃耀出瑩潤而鬼魅的光澤。

帶著小酥寶搬回華園後,她就去銀行取出了歡顏。

這幾年,為了隱蔽身份,歡顏這個太具有標誌性的飾物,當然是不可能戴了。

一直存在一家國際連鎖銀行的保險櫃裡。

最近,纔開始重新佩戴上。

其實,今晚決定留宿宗家,除了是想陪親生媽媽,幫她早點康複。

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憑藉歡顏,在夢裡多拾回一些失憶之前,對於宗家的記憶。

這樣,也能快點融入這個親生家庭。

剛換的新床上用品散發著暖暖的清新味。

柔軟舒適。

臨睡前,超叔來她房間,交代過。

聽說這房間以前就是剛出生的她的嬰兒房。

後來她不見了,施亦菡患上失心瘋,醫生說不要再放她的舊物刺激病人,家裡纔將嬰兒房重新裝修了一下。

這房間,一直就這麼保留著。

回到人生最初生活過的地方,蘇蜜心情意外的平靜。

她一貫擇床。

以前陪二叔去霍家住,都經常很難入睡。

可今晚,竟一點都冇輾轉難眠。

幾分鐘後,就墜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