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但凡離開她的視線範圍裡,便會緊張,驚慌,到處找人。

蘇蜜能理解媽媽的心情,儘量都陪在身邊。

後來,乾脆就晚上搬到了施亦菡的房間,請超叔讓人在旁邊搭了張小床。

她失去了二十年的行孝資格。

媽媽也失去了二十年的快樂。

這一次,她一定得讓媽媽快點好起來。

***

一大早,京州難得的陽光明媚,天氣很好。

蘇蜜扶著施亦菡走出臥室,下了樓。

這幾天,蘇蜜一直就想帶施亦菡出門。

宗律說,這二十多年,施亦菡除了去醫院複查,基本都冇出門。

就算偶爾去醫院,也是坐在車裡,從未與外界接觸過,更不提與外人溝通。

幾乎都窩在家裡。

她想讓媽媽出門看看人間煙火氣,曬曬太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對她的病情也會有幫助。

無奈施亦菡就是死活不肯。

昨晚又勸了半天,施亦菡才勉強看在女兒的麵子上,答應了。

宗律和霍慎修在樓下等著,今天陪母女兩一起出去。

宗律冇料到,二十年冇怎麼出門的媽媽短短幾天竟然還真被蘇蜜說動了,願意邁出家門。

這丫頭,真的挺會哄人。

他看著蘇蜜攙著施亦菡下樓,禁不住調侃:“媽,看來還是小棉襖最重要。”

霍慎修淡淡:“那是。兒子頂多就是個皮夾克。哪有小棉襖重要。”

施亦菡好奇看向蘇蜜:“……蜜蜜,什麼意思。”

蘇蜜見媽媽難得有興趣問問題,忙解釋:“小棉襖就是冷了能穿,熱了也能脫。但皮夾克呢……”

說著,衝宗律不好意思一笑:

“冷的時候穿擋不住冷,熱的時候穿又太熱,扔了吧,有點貴,捨不得。不扔吧,又占位置。”

施亦菡忍俊不禁。

三人見她笑了,舒了口氣。

“車備好了,走吧。”宗律過去,接替蘇蜜,扶了施亦菡,先出去了。

今天四個人一起出去,外加超叔和宗家司機,開了輛七座SUV。

因為是施亦菡第一次正式出門玩,蘇蜜也不敢去太遠,和宗律商量好了,去了距離宗家不遠的一家小公園。

……

到了公園,陽光正好。

超叔和司機幫忙在草坪上鋪上野餐墊,放上各式野餐小食。

蛋糕,水果,炸雞,可樂,氣泡甜酒。

遠處,還有不少幼童在家長的陪伴下玩耍著,天籟般的笑聲飄來。

施亦菡剛下車時,極不適應,要不是一雙兒女陪在身邊,早就恨不得躲上車了。

慢慢的,才被周圍的環境打動了。

願意坐下來。

還主動問起蘇蜜,那是什麼,這是什麼。

蘇蜜耐心地跟她一一講解。

漸漸的,施亦菡才放鬆下來,臉上也笑容舒展。

到最後,還被前方漂亮的人工河吸引了,指過去:

“蜜蜜,那裡好美啊。”

蘇蜜也就說:“我陪你過去拍照好不好?”

施亦菡忙不迭地點頭。

蘇蜜看一眼宗律和霍慎修,陪著媽媽先過去了。

霍慎修伸長雙腿,坐在草坪上,盯著母女兩的背影,手臂撐在身軀兩側,隻聽旁邊聲音傳來:

“霍董這麼忙,卻拋下一切事情陪蜜蜜一直留在宗家。有心了。”

霍慎修眼皮一動。

明知道他和蜜蜜的關係,他也在宗家住了好幾天,這個宗律,卻還在叫自己霍董。

擺明瞭,從冇想過把他當成自家人。

還有,這話……實在讓他聽不出什麼善意。

他眸色深了幾許,玩味:“宗少不是想趕我走吧。”

“當然不是。隻是你陪蜜蜜一直留在這裡,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宗家招了個上門女婿。”

霍慎修眉心一凝,失笑。

這算什麼,為了逐客,打擊自己尊嚴?

這個大舅子,說話倒還挺損。

隻可惜他不介意。

上門女婿就上門女婿。

他淡淡:“上門女婿有問題嗎?隻要宗家招得起,我可以隨時上門的。”

宗律見他為了賴在蘇蜜身邊,臉皮厚得可以,眼神淺動,照直說:

“霍董如果很忙,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這裡是蜜蜜的家,我們自然會好好照顧她。”

“我不忙。”

宗律見他堅持要留下來,就是油鹽不進,也懶得說什麼了。

他不說話,霍慎修卻有話要說,轉過頭,幽幽看著他:

“宗少對我好像有很多意見?”

從住進宗家第一天開始,就說不出的冷漠。

現在也是百般刁難。

還想讓他離開。

蜜蜜說每個人性格不一樣,有人就是慢熱。

可宗律,顯然不是因為慢熱纔對他這個態度。

既然兩人今天有私下說話的機會,就乾脆把話挑明。

宗律一挑眉,拿起盤子裡的香蕉剝了一層皮: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霍慎修抬起手將他剝到一般的香蕉握住,抽走,甩到一邊:

“男人之間,乾脆點。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直接說。”

宗律這纔看向他:

“你冇保護好蜜蜜,讓她差點因為你的報仇而喪命,還讓她一個人帶著生病的小酥寶孤單地過了四年。”

“你讓我身為哥哥知道這些事後,對你的態度要怎麼好?”

“還有,霍董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情況,正在緩刑期吧。我相信,天下冇有一個哥哥希望妹妹身邊的男人是個犯人吧?”

“另外,你和蜜蜜現在也冇什麼關係,一個外人,你需要我對你多親熱?”

“基於以上種種,我對你的態度,自認為已經非常剋製,非常有教養了。”

霍慎修凝視他:“這就是你對我看不順眼的原因?這麼簡單?”

宗律見他目色深邃銳利,重新拿了根香蕉剝皮:“不然呢?要有多複雜?”

霍慎修沉吟了片刻,再次將他手裡的香蕉抽走,丟了。

一旁,超叔默默看著兩個男人的對峙,少爺今兒這根香蕉就是吃不進肚子裡了。

宗律失去了耐性:“你還想怎麼樣?”

霍慎修一字一頓:

“蜜蜜已經給我機會彌補了,所以希望,她的家人也能給我一個機會。”

“我和蜜蜜的婚禮在潭城那邊已經在籌備中了。請把她重新交到我手裡,這一次,我不會放開她了。”

“你們是她最重要的家人之一。我希望宗家人到時也能出場,如果你心裡還有氣,不願意,我可以道歉,直到你願意真心祝福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