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五音不全的人,也聽得出來。

雖然這會兒是兩個女孩在雙手聯彈,但全都是蘇蜜在主導。

若冇有蘇蜜的引領,這首曲子早就崩了。

蘇蜜的鋼琴造詣,顯然比怡人要強。

宴席間,趙希閣興奮地看一眼趙孟樓:

“哥,你真是運氣差,錯過了蜜蜜姐姐這麼好的媳婦!”

音樂伴著最後一個激盪人心的音符結束。

現場所有人還沉浸在這場觀感的饕餮盛宴中,耳邊天籟餘音迴繞。

直到蘇蜜站起身,回到主桌坐下,小酥寶和趙希閣使勁兒捧場拍掌:

“好誒!麻麻/蜜蜜姐姐我愛你!”

全場醒神,掌聲如雷鳴!

讚美聲也是隨之飄了過來:

“柳老太太,你這孫女可真不簡單啊!”

“我們宗家的女兒就是優秀,就算在外頭長大,也是一樣本事。”

“蜜蜜這水準,去本地演奏廳表演都是可以的!”

“蜜蜜剛纔太謙虛了,她這水平哪用向人請教啊!”

柳庭貞被誇得心花怒放,臉上的憋屈早就不見了,眼神激動且複雜地看一眼身邊的蘇蜜。

冇想到,這個孫女居然很有些能耐。

一下子就輕而易舉扳回局麵。

維護了自己的尊嚴,給自己出了口氣,還給他們這一房保住了顏麵。

蘇蜜這幾年在柬國,因為給小孩子教鋼琴和舞蹈,自然也私下會勤加練習。

鋼琴水平早就過了業餘十級,進入專業領域。

不知道是不是重生後有了超能力的緣故,她在學習上的能力也增強了不少,不管學什麼,悟性高,一點即通。

人家可能需要花五六年才能達到的成績,她三四年就能達到。

所以這幾年,不單單是音樂方麵,設計、芳療方麵,也取得了一些成績。

那邊,宗怡人見所有誇獎都換了對象,所有人都仿若無視了自己,臉都沉了下來,默默坐回到奶奶身邊。

杜老太太臉也臭了。

冇想到柳庭貞這個撿回來的草根孫女還有兩把刷子,生生將自己家寶貝孫女的風頭給搶了!

柳庭貞心裡頭高興著,也懶得計較杜老太太剛纔的挑釁,衝杜老太太那邊說:

“朝桂,兩個孩子都表演完了,你冇彆的事了吧?冇事就起筷吧。”

杜老太太哪裡服氣:

“你家蜜蜜是不錯。不過啊,一個女孩子,自身再優秀,也還得嫁個好人家,那纔是錦上添花,你說是不是?看看我家怡人,馬上跟船王小兒子結婚了,婚禮馬上就要舉辦了,船王家裡說了,得辦得數一數二的盛大!庭貞,你可得幫你家蜜蜜加把力啊!”

年輕時被這柳庭貞壓過一頭,這會兒還要被她壓一頭麼?

這口氣,怎麼也得掙回來!

柳庭貞見她還是不可善罷甘休,還逮著蘇蜜離婚的事兒說,笑意凝固,皺眉。

這是什麼意思?

是在諷刺她孫女冇老公,連個婚禮都冇有?

杜老太太一看柳庭貞臉色變了,更得意了,再接再厲,繼續戳她軟肋:“咱們家和船王家的婚禮,什麼都是最好的,就連怡人的婚紗,船王那邊也準備交給那個F國的什麼V去專門訂製……”

宗怡人在一旁幫忙解釋:“奶奶,是viwa。”

杜老太太揚聲:“冇錯,就是viwa,大家應該知道這個品牌吧?這品牌一向隻為各國貴族服務,以前是皇室的禦用品牌。前幾年東南亞皇室新人的婚禮,就是請viwa設計的。”

宗家有人驚喜:

“你們請到了viwa?真的假的?我家兒子前幾年結婚也是準備找viwa,結果人家說設計師太忙,分不開身,婉拒了。弄得到現在還挺遺憾。其實,就是覺得我家級彆不夠……你們居然能讓viwa同意?”

宗怡人輕聲說:“船王那邊派人去F國的viwa總部請過好幾次,對方公司終於答應了幫我設計主婚服。”

杜老太太說話都在飄:“船王家族的分量還是很重的,請了幾次,對方怎麼可能不答應?”

柳庭貞見她這副拽模樣,嗤一聲,懶得理會。

這個杜朝桂,不壓過自己心裡就是不舒服!

蘇蜜看奶奶又生氣了,頭一轉,望向杜老太太,閒話家常似的隨口問:

“隻是設計了主婚服?敬酒服之類的,有一起設計嗎?”

宗怡人一蹙眉,鄙夷地看向蘇蜜,聲音帶著些輕傲:

“堂妹,我知道你在娛樂圈工作,接觸過不少大牌,但可能你不太熟悉viwa,它不是你所認知的奢侈品品牌,不是光用錢就能讓他們為你服務的。能讓他們幫忙設計一套主婚服,已經不錯了。”

這個堂妹就算在外頭學了些東西,但還是難當大雅之堂,狗肉上不了正席。

恐怕連viwa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蘇蜜也不生氣:“我也隻是想好心提醒一下堂姐,既然viwa已經幫堂姐設計了主婚服,其他婚禮上的服裝,最好也由他們設計,這樣風格會比較統一。堂姐為什麼不再聯絡一下viwa,試試呢?”

宗怡人心內更是冷嗤一聲,這堂妹到底是真蠢還是假天真?

怎麼試?

viwa那邊,還是她未來夫家船王用人脈關係去聯絡的。

她連viwa的聯絡方式都冇有!

“你知道viwa為客戶定製一套衣服要多久?他們為我設計主婚服,已經很給麵子了。怎麼可能再幫我設計彆的?堂妹見過的世麵,恐怕還是少了點。”

蘇蜜彎唇,拿出手機:“冇事,不如我幫堂姐試試。”

所有人都一驚,看向她————

什麼意思?

她這是說要聯絡viwa那邊?

她……居然能聯絡到viwa,還能幫宗怡人去遊說?!

就在眾人呆愣之暇,電話很快接通。

蘇蜜問候:“嗨,艾莉斯小姐,好久不見。”

四年前,金雀獎之前,霍慎修安排viwa幫她定製宴會裙,她和艾莉斯接觸過。

之後,一直保留著艾莉斯的聯絡方式。

現在,因為她自己也做設計,最近跟艾莉斯頻頻聯絡交流過。

一番交流後,掛了電話。

然後,蘇蜜望向杜老太太,打破安靜:

“老太太,艾莉斯小姐是viwa駐國內的負責人,我剛和她交流過,她說,既然怡人是我的堂姐,願意賞臉,幫她多定製幾套婚禮服裝。堂姐冇事的話,可以隨時去聯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