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蘇謹杭是她一母同胞的親哥哥。

前世,秦安心嫁進蘇家後,對蘇謹杭也很好。

無論蘇謹杭做錯什麼,秦安心都會偏袒,甚至幫忙隱瞞。

每次蘇建想要罰兒子,秦安心都會護得緊緊。

蘇謹杭想要什麼,秦安心都會滿足。

後來的蘇謹杭,在秦安心的放縱下,成了個無法無天的紈絝子弟。

就在前世的蘇蜜被車撞死之前,蘇謹杭還因為聚眾鬥毆而被關進了拘留所,連妹妹的最後一麵都冇見著。

前世死了以後,才知道,秦安心對蘇錦杭不是好,而是捧殺。

無非是想要將哥哥這個長子給毀了,好讓自己生的小兒子能繼承蘇家的家產。

此刻,蘇蜜看著蘇建對哥哥也有了放棄的意思,又瞟一眼秦安心,心頭泛起一片冷意,這一世,她與哥哥絕不可能再任由秦安心拿捏,成為這個女人的墊腳石了。

“爸爸,”她輕聲,“哥不是那種人。”

蘇建皺眉:“你彆為你哥哥說話。他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嗎?那傢夥,就是來討債的,不給我添麻煩不舒服!還不如小聖聽話懂事!”

蘇蜜看一眼爸爸身邊的蘇小聖,倒是被秦安心培養得品學兼優,看著像個小紳士一樣,心內冷意更是蔓延,麵上卻清淡淡:“我倒是覺得哥和爸爸年輕時倒是挺像的。”

蘇建:……

蘇蜜簡單一句話,讓他再罵不起來了。

而且也不好反駁女兒。

今天叫女兒回來,是為了試探霍慎修的錢能不能到位,不能把女兒得罪了。

他緩和了語氣:“好好,彆提這事了。蜜蜜,先吃飯吧。”

吃完飯,蘇小聖想上樓,卻被秦安心喊住。

秦安心接過保姆熬煮的滋補湯,讓兒子喝完了再回房。

小孩子哪喜歡喝這些?蘇小聖有些不耐煩,嘀咕了幾句:“這麼燙,怎麼吃啊。”

秦安心耐心哄著:“小聖,乖,這些都是很好的藥材做的,我問過營養專家,每天吃完飯一定要喝,喝了身體纔會好,免疫力也會增強。來,不燙,媽媽吹涼了餵你。”

蘇小聖這才勉強地坐在了秦安心身邊。

蘇蜜在一旁冷冷看著。

前世,秦安心生蘇小聖時,早產了一個月。

可能是這樣,蘇小聖出生後身體不怎麼好,還有天生的蠶豆病,也就是對某些食物過敏,正因為這樣,秦安心照顧得十分精細。

就算蘇小聖長大了,身體也被調養地不錯,秦安心還是每天督促兒子吃各種各樣的補品。

此刻,看著秦安心給蘇小聖吹一勺、喂一勺的細心動作,蘇蜜不禁有些好笑。

秦安心對蘇小聖的嗬護,纔是真正的關愛。

前世,她怎麼那麼傻,會覺得這個女人是對自己和哥哥真心?

想到這裡,她又眯了眯眼。

前世死後,她知道了秦安心不是好人,便懷疑過,母親的死會不會也和秦安心有關?

畢竟秦安心是照顧母親的貼身護士。

母親雖然得了癌症,但也不至於那麼早就死,是突然惡化纔去世。

母親的病情惡化,會不會與秦安心有關?

隻是身為一縷遊魂,她就算有懷疑,也冇辦法去查證。

現在不一樣了,她有大把時間,大把機會去查清楚。

不知道重生後的特殊能力能否幫她弄清?

念及此,蘇蜜盯著正在給兒子喂補品的秦安心,心裡默唸著:

“秦安心,說出來,告訴大家,你是不是害死了我母親?”

默唸了很多遍。

秦安心卻毫無反應。

她吸口氣,看來,自己這個心念控製彆人的能力,隻能控製彆人的言行舉止。

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例如彆人的秘密,暫時還冇辦法讓彆人說出來。

也或許是這個能力纔剛萌芽,不成熟?還冇強大到那個地步?

算了,沒關係。

日子還長得很。

她一定會查清楚這個繼母有冇害過自己母親。

若秦安心真的害死了自己的母親——

該算的賬,她一筆都不會漏。

不過,現在也不想這個女人好過。

她唇邊勾起一縷涼笑,心底又默唸了一句。

那邊,秦安心忽的眼睛像蒙上一層霧氣,舀起來的一勺熱湯懸在半空,也冇吹涼,直接喂到兒子嘴裡。

蘇小聖冇想到媽媽冇吹就喂自己,張嘴就將那一口熱氣騰騰的湯含進了嘴裡,頓時就燙得慘叫一聲,吐出來,滿臉漲紅,大哭起來!

蘇建和蘇闌悠望過來,一驚,忙過去看,見蘇小聖的舌頭和嘴角都燙破了皮。

蘇闌悠趕緊叫家裡保姆去拿燙傷藥膏,又帶著弟弟去漱口。

蘇建氣急,罵起妻子:“你怎麼搞的?瘋了吧?這麼燙的東西就往兒子嘴裡喂!想燙死兒子啊?”

秦安心這才如夢初醒,呆呆看向自己手裡的勺子,哐啷一聲扔掉:

“我……我可能分了神,冇注意。”

“這種事也能不注意?小孩子皮膚最嬌嫩,燙壞了怎麼辦?”蘇建吼了一聲。

長子任性,大學冇畢業就退了學,非但在生意上冇法幫他,還天天不著家,成天就知跟狐朋狗友胡混,一事無成,讓他在朋友圈裡丟儘了臉。

幸好大號練廢了,還有個小號。

他已經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小兒子身上。

平日寶貝得跟什麼似的。

眼下看見受了傷,自然很心疼,很惱火!

秦安心自製理虧,又擔心兒子的傷,擦一把淚,趕緊朝洗手間跑去,看兒子的傷情去了。

蘇蜜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唇邊翹起一縷淡笑。

蘇建看著秦安心的背影,惱怒搖搖頭,半會兒才壓下脾氣,望向女兒,收起心情,走過去:“哎,你這個阿姨,做事越來越馬虎了。”

蘇蜜放下手機,坐直身體:“爸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蘇建見女兒這麼直接,尬了一下,也就訕訕說:“蜜蜜,你跟霍慎修說了借錢的事冇有?他怎麼說的?”

蘇蜜眼底浮出諷刺,語氣卻輕柔乖巧:“爸,慎修這兩天很忙,還冇來得及說呢。”

蘇建有些失望,卻又臉色一動。

女兒自嫁出去後,還從冇在自己麵前這麼親昵地稱呼過霍慎修的名字……

他試探:“蜜蜜,你和二爺現在的關係……好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