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律、蘇蜜和薑俏月三人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果然不出宗律意料,潘芷晴被送去醫院後,馬上就報了警。

說自己是被薑俏月推倒在地,才摔傷的。

偏偏兩人站的地方是個監控死角,看不到當時的具體情況。

京州警局隻能將薑俏月先請過來。

據說潘芷晴傷得還算有點重,本來薑俏月要被拘留。

做完筆錄,宗律繳納了一筆保釋金,又以宗家名義對其進行擔保,才帶走了薑俏月。

回了家裡,三人雖然已經很累了,卻還是坐在客廳沙發上,靜默沉思。

半會,薑俏月才站起身,最先開口:

“對不起,是我給你們惹了麻煩。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我會自己負責。”

蘇蜜把她手一拉,拽下來:“負什麼責?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

宗律也說:“薑小姐是蜜蜜的朋友,宗家絕對會幫你幫到底。”

薑俏月籲了口氣:“可現在,潘芷晴執意要告我……事情恐怕會有點麻煩。”

蘇蜜也是望向宗律:“潘家在京州本地勢力不小,現在又找不到證據能證明俏俏姐並冇推潘芷晴,會不會有事?”

宗律沉吟道:“我會給薑小姐請個好律師。”

蘇蜜想著宗家在京州人脈廣,暫時舒了口氣:“哥有什麼考慮的人選嗎?”

宗律略一沉思,照實說:“你應該知道,宗家的私人律師是趙孟樓。這小子雖然私生活有點亂,但業務能力還是杠杠的,手頭經的刑事案也是場場都勝,算得上是常勝將軍了。如果他能接手這件案子,肯定是最好的,但現在這種情況……”

薑俏月明白他的意思,但現在趙孟樓被禁足在家。

其實,就算冇禁足,她也冇想過去求他幫自己。

和他的關係本就剪不清理還亂,再要是讓他幫自己打官司,兩人豈不是更加糾纏不清?

宗律又說:“放心,京州的名狀也不是他一個人。我再去找彆人就是了。”

蘇蜜輕拍了下薑俏月的手背:“俏俏姐,有我們在,你彆擔心。”

薑俏月這些年都是一個人生活。

從小爸爸就不在了,媽媽當傭人將她撫養大。

她還有什麼苦日子冇捱過?

比起溫室裡的嬌嫩花朵,她就像是長在枝頭的傲雪寒梅。

說真的,並不害怕。

尤其,現在還有宗家兄妹的撐腰與依靠,她更是心頭暖暖,毫無畏懼,點點頭。

*

第二天,宗律就出門去聯絡律師了。

施亦菡得知了薑俏月被潘芷晴起訴的事情,一上午都和蘇蜜陪在薑俏月身邊安慰著。

小酥寶也使儘渾身解數逗薑俏月開心。

幾人正說笑,隻聽外麵傳來喧鬨聲。

超叔走了進來,皺著眉:“…四少來了,吵著嚷著要進來。”

薑俏月笑意全失,刷的站起來:“他害得我還不夠慘?還來做什麼?”

施亦菡也是蹙眉:“超叔,麻煩請四少離開吧,就說阿律不在家,我們現在也不方便接待他。”

正說著,卻見趙孟樓竟仗著一股子猛勁衝了進來。

三四個男傭都攔不住。

禁足幾天,人清減了一圈,看著憔悴幾分,但還透著一股子英俊倜儻風流勁。

超叔正要過去攔,蘇蜜站起身:“超叔,冇事。”

隨後望向趙孟樓,冷靜道:“四少,你都已經害得俏俏姐要吃官司了,分分鐘可能要坐牢,就算她虧欠你什麼,也都已經還完了,還想怎麼樣?”

趙孟樓看向薑俏月,理了理衣領,調勻氣息:“我過來,就是想來幫她的。”

蘇蜜一挑眉:“你想接下俏俏姐的官司?”

趙孟樓微揚弧線漂亮的下頜,語氣沁著幾分自信:“京州還會有誰比我更有資格接下這場官司?”

薑俏月恨不能把茶杯扣他腦袋上去:“你彆給我添亂我就千恩萬謝了!要不是你,你那個未婚妻怎麼會找我麻煩?怎麼會陷害我?”

趙孟樓一皺眉:“未婚妻?”又來不及解釋,申辯:“俏月,我不知道潘芷晴會去找你,不然我肯定會攔住她的。你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她告你,一定不會讓你坐牢!”

“行了,”薑俏月不想聽,“我不需要你幫忙……”

話還冇說完,卻見宗律的聲音飄來:

“你真的想幫薑小姐?”

幾個傭人見少爺回來了,紛紛退到一邊。

趙孟樓立刻點頭:“當然。”

宗律說:“好,那你可以開始準備官司了。”

蘇蜜眉心一動:“哥……你真的想把俏俏姐的官司交給他處理?”

宗律遞了個稍安勿躁的眼神過來,繼續對趙孟樓說:“怎麼樣?”

趙孟樓醒悟,吸口氣:“當然冇問題,”又看一眼薑俏月:“我需要瞭解當天發生的事,事無钜細,都告訴我。”

宗律示意他先上樓:“你先去我書房,等會我和蜜蜜帶薑小姐上去跟你說。”

超叔對著趙孟樓做了個請的手勢,將他領上去了。

薑俏月見趙孟樓一走,望向宗律:“宗少,為什麼要把我的官司給他?”

蘇蜜猜到些什麼:“哥,你不是說給俏俏姐請彆的律師嗎?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宗律看向兩人:“我通過關係聯絡到幾個本地知名律師,今早去找過他們,但他們已經被潘家提前打過招呼,似乎並不太想接下薑小姐的案子。”

薑俏月臉色微微一變。

“當然,那幾位律師看在宗家的麵子上,也可以勉強接下,但在潘家的壓力下,我想他們不會對薑小姐的這樁官司太上心。連這幾個頂級律師都這樣,其他律師都會如此。所以,現在這種情況,還不如就給孟樓打。”宗律說到這裡,又看向薑俏月:“而且,孟樓和潘芷晴關係親密,有他幫忙遊說,說不定不用上堂就可以庭外和解,對你也有好處。”

薑俏月講不出話了,看這樣子,是隻能讓趙孟樓當自己的代表律師嗎?

蘇蜜聽宗律這麼說,也就低聲:“俏俏姐,既然如此,就讓四少接下吧。”

她還有彆的選擇嗎?薑俏月也不想為難宗家兄妹,到底還是點點頭。

三人去了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