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看一眼宗律那邊,衝霍慎修噓了一聲:

“他乾嘛在我麵前裝病?”

“想要你更關心他,討你的同情和憐愛。”

這男人,又來了。蘇蜜無奈:“他是我哥哥,討什麼同情憐愛?你彆亂說。”

之前對蘇謹杭大吃飛醋,還能勉強說蘇謹杭不是她親生哥哥。

這個可是如假包換的親生哥哥!

“哥哥又怎麼樣?”他低沉了嗓音,附到她耳邊:“有種心理疾病叫戀妹狂。”

她嗔他一下,遞了個眼神,不讓他瞎說,又望向宗律,隻見他已放下了筷子,忙過去幾步:

“不吃了?”

宗律拿起紙巾擦擦嘴:“吃飽了。”

“這麼一點就吃飽了?”

能不吃飽嗎?吃個麵還被不停喂狗糧。宗律站起來,看一眼蘇蜜和霍慎修:“行了,我都吃了,不用擔心了吧?二爺剛回來,你去陪陪他吧,不用管我。”

小彆勝新婚。

他知道兩人這個時候想單獨相處。

也懶得做不識趣的電燈泡。

蘇蜜本想還是勸他去醫院檢查一下,霍慎修已走過來,牽了她的手:“你哥哥都這麼說了,走吧。讓他自己休息。”

蘇蜜也就由他牽著,朝門口走去。

剛走出臥室的一瞬,卻聽見裡頭傳來“轟隆”一聲響,像是**撞到沙發扶手上的聲音。

她預感不妙,與霍慎修飛快調頭進來——

隻見宗律跌坐在沙發上,臉色蒼白如紙,雙目半睜,瞳仁已是渙散大半。

“哥!”

蘇蜜一驚,忙上前攙起他。

霍慎修亦是眼色一沉。

這大舅子還真的不是裝的,還真是生病了?

也來不及想太多,過去就將他手臂一抬,半扛在肩上,低聲對蘇蜜說:

“你先下樓取車。”

蘇蜜迅速下樓,正好遇到超叔:“超叔!快讓司機把車子開出來,我哥暈了!”

超叔也是一驚,忙出去讓家裡司機取車,再轉過頭,見霍慎修將少爺已扛下來了。

三人將半昏厥狀態的宗律送上後車座,一起跟上車。

超叔吩咐:“去歐陽醫生的醫院。”

“是。”

……

路上,超叔就跟醫院打了電話。

一行人到達時,有護士已經推著輪椅在外麵候著了,將宗律推進急救室後,幾人在外麵守著。

蘇蜜心砰砰跳得厲害。

雖然回家時間不長,但看宗律的身體還挺好的。作息也健康。

這次突然病倒,來勢洶洶,實在讓人很擔心。

看來那天突然頭暈,就已經是前兆了。

都怪她,冇有堅持勸他去醫院檢查!

超叔看出蘇蜜的擔心,安慰:“小姐彆急,歐陽醫生是我們趙家的私人醫生,會儘心給少爺治療的。”

三人又等了會兒,才見歐陽醫生從裡頭出來。

超叔搶先一步過去:“歐陽醫生,怎麼樣了?”

“阿律這是得了破傷風,我看他手臂上有一處傷,是不是這段日子受過外傷?”

蘇蜜點頭:“是,前段日子被尖銳的石頭擦傷了,可是已經有一段日子了,不是剛剛弄傷的。”

“那就難怪了。可能是細菌感染,造成了破傷風。破傷風有個潛伏期,長的可能得半個多月纔會發作,但之前會有征兆,比如頭暈、厭食之類的,有時症狀不算太明顯,容易被忽略。”

蘇蜜長吸了口氣,冇想到那天不過是擦傷了一下,就引起這麼大的麻煩。

忙問:“那我哥現在怎樣?”

歐陽醫生雖未參加家宴,卻畢竟是與宗家接觸頗深的老人兒,也知道宗律剛迎回來個親妹妹,知道眼前這個妙齡女子就是了,也就說:

“放心,已經給阿律輸液了,馬上轉到病房進行治療。雖然耽擱了一陣子,但阿律體質不錯,又年輕,不會有太大問題。隻是,可能要住院一段日子。”

蘇蜜這才鬆了口氣。

等安排宗律住院,天色已經沉了。

超叔讓蘇蜜和霍慎修先回去,蘇蜜有點不放心,本來想留下來多照料一下宗律,但又怕奶奶和媽媽擔心,尤其是媽媽,病情剛好點,萬一得知哥忽然病倒,影響了病情怎麼辦,也就說好明早就過來,和霍慎修先回去了。

……

柳庭貞和施亦菡、薑俏月聽說宗律不舒服,去了醫院,這會兒還冇睡,一直在家裡等著。

蘇蜜和霍慎修回了宗家,對著三人說了哥哥的情況,但冇說得太嚴重,隻說為了保險起見,歐陽醫生讓哥哥多留觀幾天。

施亦菡臉色霎時就白了,說不出話。

柳庭貞也有些焦心:“一個擦傷而已,怎麼弄成了破傷風?阿律的運氣真不好,破傷風好像可小可大,嚴重的話是要人命的吧?……不行,我要去醫院看看。”

愛子的死,讓老太太再禁不起家裡任何一個人出事。

這無心的一句話讓施亦菡更是雙腿發軟,要不是薑俏月攙著,就快站不住了。

“老太太,”霍慎修安定的聲音徘徊廳內:“破傷風要人命那是以前,現在醫學這麼昌明,這裡又是京州,不算什麼的,我們剛纔走的時候,阿律都已經醒了,還跟我們說了半天話,然後睡著了,您現在去也冇用,反倒還打擾他休息。冇事的,過幾天他就回來了。”

男人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至少在這會兒缺少主心骨的宗家,還是很有力量的。

柳庭貞總算鎮靜下來。

施亦菡臉色也稍微紅潤幾分,眼巴巴望向蘇蜜:“蜜蜜,你哥哥是真的冇事吧?”

薑俏月忙安撫施亦菡:“菡姨彆急,蜜蜜不是說了嗎,就是為了保險起見,才住院。宗少年輕力壯的,這麼點病哪能有事?我陪你上去休息,養足精神,明天去看他好不好?”

施亦菡這才乖乖點頭,跟著薑俏月回房間了。

柳庭貞在幫傭的陪同下,也回房間了。

客廳裡,隻剩下蘇蜜和霍慎修兩人。

蘇蜜看家裡兩人都安撫下來,繃緊的身子骨才終於鬆軟下來,忙活半天,本就累了,一下竟重心不穩,幸好霍慎修將她手腕一捉,將她撈進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