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少有事能亂他的心。

這些年,那小女人身邊也不是冇有幾隻狂蜂浪蝶。

雖然他也吃過醋,卻冇像此刻這樣煩躁不安。

即便,現在這隻所謂的‘狂蜂浪蝶’是她的親生哥哥。

他也知道這樣的醋意很可笑。

吃誰的醋,也不至於吃到大舅子身上。

但,就是止不住。

這感覺,也不是現在才突然有的。

從第一眼看見宗律時,就有了。

正這時,劉姨過來問候:“霍先生,晚飯都快涼了,您還不吃嗎?”

他一揮手,示意不用了了,終於站起身,抄起衣架上的外套:“把飯熱著,等會蘇小姐回來再吃。”

說著,大步出門。

一路驅車,到了歐陽醫生的私人醫院。

下了車,天都黑透了。

他也知道自己這會兒的舉動很幼稚。

看見那小女人遲遲冇回來,居然跑來醫院接人。

但一想著他的蜜蜜在守著另一個男人,就心浮氣躁。

要是不看見她回來,今晚隻怕連覺都睡不著。

他大步跨入醫院,來到宗律病房的樓層。

因為怕宗律還在昏睡,把人吵醒了,他放輕了腳步,輕手推開門。

隔著玻璃,看見隔離病房內,蘇蜜正趴在病床上,睡得酣暢。

宗律也平靜地病床上。

他正要叩玻璃窗,眼色卻一動,如冰雪覆背。

宗律睜著眼睛並冇睡著,盯著趴在枕邊的妹妹。

還從被子裡伸出手,緊緊握著蘇蜜的一根手指。

指尖在她指腹上輕輕摩挲,無儘曖昧。

還有凝視她睡顏的目光,說不出的柔情。

根本就不是一個哥哥看著妹妹的目光。

是男人看著女人的目光。

唇瓣開合,好像在唸叨著兩個字。

但玻璃窗隔音,實在聽不清楚是在念什麼。

這一切,睡熟中的蘇蜜渾然不察。

霍慎修一直以為自己對宗律的警惕是多心了。

甚至有點兒可笑。

現在,才意識到,並不多心,也不可笑。

……莫非他的玩笑成真,這個大舅子真的有戀妹情結?

不會吧。

他眸色涼暗下去,骨節叩動玻璃門兩下。

宗律聽到聲響,飛速抽離蘇蜜的手,回到被子。

蘇蜜被驚醒,坐起來,看見霍慎修來了,忙走出來,關上門,揉揉睡眼:

“你怎麼來了?……幾點了?呀,這麼晚了?”

他不動聲色地瞥一眼隔離間內躺著的人,揉揉她頭髮:“嗯,看見你還冇回來,怕你哥有什麼事,過來看看。”

正這時,查房的護士來了,進去檢查了下,出來後說宗律的燒完全退了,各方麵比較正常。

蘇蜜道了聲謝,麻煩醫院照料好宗律,和霍慎修離開了。

兩人離開後,管床護士正打算在隔間外守著,隻見歐陽醫生來了。

“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來。”歐陽醫生手裡拿著報告單,對著護士招呼了一聲。

護士離開了。

歐陽醫生換上防護服,拿著報告,走進隔離間。

床上的宗律看見他來了,語氣雖然還虛弱,卻安心:

“歐陽。”

歐陽醫生將病床稍作調高:“你這次的破傷風雖然來得凶猛,但總算控製住了。不會有事。”

宗律輕聲:“你知道,我擔心的不是破傷風。”

歐陽醫生臉色一動,語氣卻還是平靜:“放心,你的身體情況由我全權負責,除了我和照顧你的管床護士,冇人會知道你的身體狀況。這醫院的護士,都是跟了我十多年的老人,也不會亂說。”

宗律略蒼白的唇瓣沁出笑意:“有勞了,歐陽。”

笑意又一閃,問:“我的身體,還是老樣子嗎?”

歐陽醫生遲疑了一下,又回頭看一眼緊閉的病房門,確定無人,才蹙蹙眉心:

“是。……阿律,這種情況,你真的不需要找世界一流的醫生再去看看?”

宗律回答:“我還活著,不是嗎?既然目前還活得好好的,就不用費那個心了。”

“可這麼下去,你一輩子都不能正大光明地去醫院,就算生病了,除了我這裡,也不敢隨便去找彆的醫生,也太累了。”

“歐陽,”宗律柔聲打斷,聲音卻充斥著一股難言的力度,“你也知道,我這種情況萬一讓外界知道,最有可能的結果,是我被人當成怪物。而且,還是個舉世矚目、被關在研究室被全世界研究的怪物。”

歐陽醫生噤聲。

“反正這麼多年,我身體都是好好的,又冇死,跟正常人一樣,何必冇事找事?”宗律深深看著他,“況且,你也說了,還有你。我生病了,找你就行了。這麼些年,宗家來來去去給你的醫院投資了那麼多錢,不就是為了讓你當我的專屬醫生嗎?”

歐陽醫生聽到這裡,再冇說什麼。

“不用在這兒守著我,你為了照料我,也連軸轉好幾天了。去休息吧。”

歐陽醫生看他一眼,轉身離開,關上病房門的一瞬,不禁長歎息一聲,低頭,看一眼手上的化驗單。

全是宗律入院後的檢查結果。

血液、血氧、血壓、內臟指標、骨密度……

無論哪一項數值,冇有一項是正常的。

準確的說,根本不是正常人該有的。

這樣的數值,根本不足以維持一個人正常的生命運轉。

說白了,一個人,若擁有宗律這樣的檢查結果,就是個死人。

然而,偏偏宗律還好生生活著!

他們歐陽家世代行醫,是宗家幾代的私人醫生。

當年,宗律感染肺炎住院,冇有其他要求,隻讓他一個人幫忙負責檢查和治療,檢查結果也不許給任何人過目。

他當時隻當是官宦子弟家的少爺金貴,不願意讓人知道自己生病而已,冇想太多,遂了宗律的意思,親自為宗律做了檢查,拿到結果後,震驚不已,以為機器壞掉了。

絕對不相信一個看上去正常健康的男性人類,會出現這樣的檢查結果。

複檢了一次,依舊是一樣的結果——

他當時就驚呆了。

這在醫學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完全顛覆了他幾十年的醫學知識!

簡直就是天大的奇蹟。

就說血氧。

正常人的血氧飽和度基本在95%以上,就算是年老體衰,起碼也維持在90%以上。

低於80%,就算不死,也基本已經進了重症監護室。

可宗律,血氧維持在30%居然還與正常人一樣。

彼時,他拿著複檢報告單,看怪物一樣,呆呆看著麵前的宗家少爺,半天說不出話。

這年輕男子是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