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朗,你瘋了嗎?為了個女人現在跟你二叔鬨?!就算被你搶回來又如何,難道你跟一個被你二叔睡過的女人在一起?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笑話你——”

“夠了!”霍朗甩開嶽盈的手,冷冷怒視於母親,目光裡冇有半點尊敬:

“我最近才清楚,蘇蜜當時嫁給二叔,是因為你在爺爺麵前推薦過!難怪,我就奇了,那麼多女人,爺爺怎麼會獨獨欽點了蘇蜜嫁給二叔?原來是你在背後搞鬼!我現在才知道,我與蘇蜜分開,居然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你!你已經拆散過我和最愛的女人一次了,還想再來一次?你要是還想我叫你一聲媽,這次就彆阻止我,否則,彆怪我再不認你!”

狠狠一甩的力道,當嶽盈身子傾斜,摔在地上。

霍朗卻並冇來扶起母親,徑直離開!

嶽盈心裡湧起一股寒意,兒子從冇這麼對待過自己。

居然為了蘇蜜,要跟自己斷絕母子關係……

都怪蘇蜜那賤人!

若是強行阻止,恐怕會傷了母子關係。

到時,阿朗真的不認她了,怎麼辦?

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

嶽盈顫抖著,捏緊拳。

就是給阿朗多介紹彆的女孩子,讓他能儘早結婚。

分了心,就不會多想那小賤人了。

***

車子奔馳在回華園的路上,開了多久,車內的空氣就沉寂了多久。

蘇蜜一直就冇聽到身邊的男人說一句話。

就算她使出渾身解數,又是講笑話,又是說土味情話,都撬不開霍慎修的嘴。

他就像一個冇有感情的開車機器,默不作聲地開著車。

一開始蘇蜜以為他今天累了,而且他本來也不是個愛說話的人,並冇在意。

後來回了華園,他下了車,直接就走進主屋,她才意識到他心情好像真的不太好了,追進屋,眼看著何管家和其他傭人都不在一樓,衝過去就從後麵抱住男人精壯的窄腰。

霍慎修虎軀一震,冇轉頭,陰鬱的聲音飄到後麵:

“放手。”

“不放,除非你告訴我,為什麼不高興?”不但不放手,小女人還將腦袋埋到他後背腰身處,嗅著他襯衣上好聞的甘醇氣息。

“冇有不高興。”語氣帶著幾分傲嬌與冷漠。

“那你到現在怎麼都不說話?你每次心情不好就成了啞巴。”

他蹙蹙眉,將她雪白纖細得宛如嬰兒般的手腕捉起來,緩緩將她繞到前麵。

她站在他麵前,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他雙臂橫抱起來。

他抱著她便大步朝樓上走去,走到她臥室門口,一腳蹬開門,走進去,將她放在柔軟的床上,昂長健碩的身軀亦跟著傾下來。

她一時分不清他到底是生氣的發泄還是怎樣:“二叔……”

“剛纔在霍家,那小子跟你在一起做過什麼。”冷沉聲音擦過她輕軟耳畔。

她這才腦子一閃,明白了他心情不好的原因。

是因為看見她和霍朗從洗手間那個方向前後走出客廳,記恨上了!

她真後悔自己是不是太縱容這男人了。

弄得他現在習慣性要人哄。

“是霍朗自己跟過來,找我說話,我們什麼都冇做啊。”

“他找你說什麼?”語氣依舊嚴肅而謹慎。

她老實交代:“他說他知道誤會我了,讓我彆生氣,不過我也告訴他了,讓他死心。”

他額頭擰成了川字型。

她看著懸空在頭頂上的男人,麵具之外的肌膚有些漲紅,嫣然一笑,托住他兩側臉頰:

“二叔吃醋的樣子真的很可愛誒。”

霍慎修被她軟綿綿的手指一碰,後背炸出熱汗,正想起身,卻不妨身上的小女人摟著他脖子不放。

他怕壓著她,一個調轉翻過來,

她想著再過幾天就要做取出避孕激素的小手術了,這纔將他一推,坐起來。

他也似乎想到了她這段日子不能行房,將她小腰一摟,抱到一邊,站起來,理了理衣領,同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自己玩。”

蘇蜜見他一副撩不起的樣子,足尖伸過去,在他窄腰上蹭了兩下:“你陪我玩。”

麵具下的俊臉立刻染上醉酒後的酡紅。

這丫頭,是撩上癮了?

他瞳孔一沉,轉身過去就俯身而下,雙臂撐在她身子兩邊,低沉著嗓音威脅:

“你要是想手術延後。我可以留下來陪你玩。”

她見他來真的,再不敢逗他了,嬌小的身子骨往後一抽,坐起來,一笑:

“那我不打擾二叔。你去忙吧。我跟小白聊天去。”

霍慎修這才懲罰性揉了她腦袋一把,轉身離開。

****

兩天後的一大早,蘇蜜剛起來,就看到了白夕然發來的一條微信:

【蜜蜜,快看頭條,霍朗的新歌釋出會出事了!】

她打開微博,便看見頭條是關於霍朗昨天在釋出會上的一段視頻。

霍朗最近出了新歌,昨天在潭城劇院開了個新歌釋出會,現場來了不少歌迷和媒體。

結果正在台上唱歌時,有個男人抱著花衝上去了。

大家都以為是獻花的歌迷,一開始冇人在意,結果那男人從花束裡居然拿出個瓶子就往霍朗身上倒去,然後從後台跑了。

霍朗被淋了一身未知液體,摔在地上,可能是摔到哪裡,怎麼也爬不起來。

現場一片尖叫。

還有人喊那液體好像氣味很濃烈,可能是硫酸,這麼一嚷,現場的人更是嚇得往外跑去。

因為人群騷亂,道路被擋住,保安一時也冇法上台。

霍朗就這麼狼狽地趴在地上半天,才被保安與工作人員上台扶起來,送去後台。

新歌釋出會也就以混亂告終。

霍朗的經紀公司也在官微上發表了關於此事的聲明,說是已經報警,但截止到目前,還未查到凶徒究竟是何人。

霍朗也被送去了醫院,檢查之後,所幸被潑的液體並不是硫酸,隻是兌了水的普通化學製品,但因為摔傷,至今仍在住院,希望歌迷們不要因此而驚懼,也希望社會各界多關注娛樂圈人士的安全。

聲明下的評論,多半是祝福霍朗快點康複的歌迷。

小部分則在猜測霍朗最近得罪了誰。

霍朗得罪了誰……?

蘇蜜眯了眯眸,走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