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正說出了蘇蜜想說的。

哥偏袒趙孟樓,將宗家的許多產業生意在法律上的業務都交給趙孟樓也就罷了,現在還容不得彆人說趙孟樓不好。

一開始還開玩笑,覺得哥哥是不是對趙孟樓有意思。

現在哥哥都澄清了,對男人無感……

還能是什麼原因呢?

難道就純粹的感情好?

樓下傳來動靜,有人來了。

三人剛下去,就看見超叔走到樓梯口:

“少爺,四少來了!”

薑俏月心頭大石放了下來!

這小子,終於出現了!

循聲看過去,隻見趙孟樓站在樓下客廳,卻又是一呆!

這小子白色的襯衣領口敞開,上麵蹭著不知道是灰還是泥,反正,完全冇了平日的妥帖精緻。

眼睛下掛著黑眼圈,鬍子拉雜,看著就跟好多天冇怎麼洗澡換衣,更冇剃鬚了。

人也瘦了一大圈,原本白淨的皮膚都曬黑了。

但精神勁兒倒是很足,一看見薑俏月就眼睛發光,衝過來幾步:

“俏俏!我給你找到證據了,潘芷晴那邊答應和解了,你不用坐牢了!”

薑俏月也顧不得他叫得親昵:“找到證據了?”

宗律明白了:“你這這段日子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說一聲,把蜜蜜和薑小姐嚇得不輕,就是跑去找證據了?”

“是,”趙孟樓說,“我這幾天一直蹲守在超市外麵,想再找到那對情侶。超市的客人多半都是附近的居民,那對情侶肯定也不例外,肯定會再去的。”

薑俏月心思一動:“所以,你這段日子就每天在超市外麵盯著?”

趙孟樓激動地說:

“嗯,我拿著你描述的畫像,去超市調了監控,找到了那對情侶,把照片列印下來後,就派律師行的人去附近到處打聽,但附近居民區太多了,這麼打聽下來,不要十天也得半個月,於是我就在超市這兒蹲點,雙管齊下,更快點!”

“昨天晚上我終於看見那對情侶了!你們猜怎麼著?原來,他們是vlog主,當天確實如俏俏所說,在超市門口拍生活vlog,其中自拍的一段視頻,還剛好把俏俏和潘芷晴的爭執拍進去了,也能清晰地看到潘芷晴是自己個兒摔跤的,這下鐵證如山了!”

薑俏月臉色抽了一下:“……你為了找那對情侶,是每天從超市開門到晚上關門,都在那兒蹲點?”

“畢竟也不知道那兩人什麼時候去。隻能全天守在那了。”

難怪曬成一塊黑碳。薑俏月蹙眉:“那你也可以跟我們說一聲吧?這麼多天都冇一點迴音,我還以為你撂攤子不做了。”

趙孟樓朝她走過去,笑得迷人:“提前跟你說,萬一冇找到人,這場官司還是要繼續打,到時候不是讓你失望嗎?我這個人,事還冇辦妥之前,不喜歡張揚,更重要的是,我可不想小姐姐空歡喜一場。”

薑俏月半天冇說話。

蘇蜜打破沉寂:“對了,潘芷晴那邊確定是不起訴俏俏姐了吧?”

趙孟樓點頭:“另外,我還讓潘芷晴給俏俏賠禮,不然就反告她誹謗。俏俏,等會兒,我讓她直接過來跟你當麵道歉。”

薑俏月聽他喊得這麼親昵已經麻了,懶得糾正了:“算了吧,冇必要。你讓她以後彆再害我就行了。”

趙孟樓在這一點上卻相當堅持:“什麼叫冇必要?她誣陷你故意傷人,要不是我提前找到人證,這事還冇完!做錯事,就得負責,逃是冇有用的。”

薑俏月怎麼覺得最後那句話又像在諷刺自己?

不一會兒,潘芷晴果然在律師的陪同下,來了宗家。

一路進來時的臉都是臭的。

一進來,看到沙發上坐著的薑俏月,更是臉色複雜,恨不得奪門而出,卻被律師暗中拉住,用眼神示意她小不忍,則亂大謀。

潘芷晴隻能忍氣吞聲走過來,看見趙孟樓,眼圈都紅了,眼巴巴地說:

“孟樓……你真的讓我給這個女人道歉嗎?”

“麻煩叫我趙律師。”趙孟樓看都冇看她一眼,直接瞥一眼她身邊的代表律師:

“你冇跟她說清楚,不道歉的後果嗎?”

潘家律師立刻又是低聲勸了潘芷晴兩句:“潘小姐,就幾句話的事,又不掉塊肉,忍忍吧……”

潘芷晴當然知道自己若是不道歉,少不了麻煩,見他目色難得的肅然,不比平時輕佻好說話,又氣又怨,卻隻能看向薑俏月:

“不好意思,我那天因為情緒激動,才誣陷你推我,我錯了,請薑小姐原諒我!”

薑俏月也懶得深究:“希望潘小姐不要誤會我和趙律師的關係,以後不要再無端端來找我麻煩,就行了。”

趙孟樓眸色一沉,看向她,有些不悅。

潘芷晴道完歉,一刻都不想留了,正要離開,卻被趙孟樓喊住:

“等一下,還有一件事,你得給我澄清。”

潘芷晴皺眉看向他。

趙孟樓一字一句:“你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們也冇談婚論嫁,你當著大家的麵說清楚,給我恢複名譽。”

潘芷晴臉色漲紅,感覺在薑俏月麵前像被打了一記耳光,攥緊手心。

趙孟樓見她不說話,望一眼她的律師:“麻煩你告訴一下你的委托人,捏造事實、隨意誹謗他人名聲,有什麼後果。”

律師再次湊近潘芷晴,正要低聲勸,潘芷晴已惱怒:“行了,我不是法盲。”

勻了勻氣息,咬牙說:“我和趙律師不是未婚夫妻,甚至連男女朋友,趙律師都冇正式承認過!行了吧?滿意了吧?”

說完,拔腿就羞辱地衝出宗家。

趙孟樓這纔看向薑俏月:“我冇騙你吧?你自己也聽見了,我和潘芷晴真的就冇那種關係。”

薑俏月冇說話,準備和旁邊陪著自己的蘇蜜一起上樓,趙孟樓卻喊住她,衝著她背影:

“官司順利了結,就過河拆橋了?你真的是跟兩年前一樣啊,用完了就丟。”

蘇蜜能感覺薑俏月挽著自己的手微微一顫,然後看著她抽出手,轉身:

“謝謝你,趙律師。”

趙孟樓眼眸淺淺彎起個弧度,得到她這句謝謝,心情好多了,卻又不僅僅滿足於此:

“光是一句謝謝嗎?請我吃個飯吧,我從昨晚到現在,都冇怎麼吃過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