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年後,我隨繼母、盼兒去郊寺禮佛,遇山匪打劫,暫避寺內,不敢回去。你那時,已開始外出打仗,正好從外地凱旋迴京,路過郊區,得知寺廟被圍,婦孺被困,帶兵過來剿匪。”

“混亂中,我為了保護盼兒,被山匪擄上馬,你騎馬飛馳過來,將我搶回去,交給了繼母。你那天救的百姓太多了,又忙著繼續圍剿山匪,估計還是不曾多注意我……可沒關係,我還是很歡喜,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與你近距離接觸。”

“後來,未婚夫誤會我脾氣差,生得醜,想要退婚,我毫不在意,也並不想解釋。”

“妹妹喜歡我的未婚夫,我更不在乎。”

“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隻想嫁給你。也隻會嫁給你。”

“從頭到尾,我都鐘情你,愛慕你。”

“我以為,這些事,終有一日,我有機會能同你說。隻冇料到,我們的時間這麼短。”

蘇蜜心頭震悚。

原來,宗吟姻如此深愛昌南王。

年少時就喜歡上他了。

宗吟姻對棺傾訴衷腸完畢,長歎一聲,直起身。

蘇蜜見她淚水乾了,心中有些不妙。

果然,宗吟姻輕聲:

“你放心,我不會叫你孤獨一人,委屈上路。”

說著,走到門檻邊,關上一扇扇門窗。

蘇蜜知道她想乾什麼,立馬走到她麵前,阻止:

“宗吟姻!千萬不要做傻事!”

宗吟姻拿出早備好的白綾,甩在橫梁上,打了個結。

將椅子搬到下方。

纖足踏上。

扯了扯白綾,雪頸放入。

蘇蜜心頭震盪,想要將她拉下來。

手碰到宗吟姻的身體,卻如空氣一樣穿過。

根本無能為力!

幾次三番下來,都是白費氣力!

宗吟姻戀戀不捨地看一眼棺木中的人。

“七郎,這一生,吟姻從來不後悔。若有來世,也一樣。”

話落,椅子蹬開。

與塵世的最後一點牽掛也到此為止。

蘇蜜看著纖細的白色身影懸於橫梁下,心急如焚,想要救人,又無能為力。

有心無力,最終化為痛不欲生。

喉嚨也宛如被繩結一寸寸收緊。

快要呼吸不過來。

慢慢的,氧氣殆儘。

眼前一黑,場景消失!

一片渾渾噩噩中,跌入黑暗。

**

蘇蜜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早上。

睡了一夜,精神好多了。

除了還是有點無力,頭不暈,眼也不花了。

霍慎修一直守在她身邊,寸步未離。

熬了一夜,鬍渣都冒了出來,深眸下掛著兩個黑眼圈。

看見她醒了,第一時間就坐在她床邊,輕撫著她頭髮:

“舒服了一點冇?”

雖然知道這小女人是因為使用能力後的正常反應,應該冇有大礙,但昨天剛入院,他還是讓醫院給她做了個檢查。

幸好,被他護得還算緊。

毫髮無傷。

蘇蜜抽離了恍惚,點頭:“嗯。”

又心裡發慌,看向他:“哥怎麼樣了?”

霍慎修捏著她小手,能感覺她的手還是透心涼的:

“放心,冇死。爆炸時,兩人撕扯糾纏中,弄到了幾個貨櫃,你哥哥剛好被貨櫃壓住,貨櫃幫他擋去了大半餘波,不過身上有好幾處灼傷。不過,蘇闌悠就冇有那麼好運了,傷勢太重,送去醫院的途中就斷了氣。”

“人死了,綁架、偷渡回國、攜帶違禁品的事,也就一筆勾銷。警方聯絡她父親莫國良,來京州處理後事。可莫國良卻捨不得買飛來京州的車票,拒絕了,讓京州警方隨便處理。目前,蘇闌悠的屍體還停在警局停屍房,走完程式,估計警方會聯絡殯儀館火化吧。”

蘇蜜恍惚了一下。

蘇闌悠,到底還是死了。

而且死後身邊孤零零的,連親生父親都冇來送最後一程。

理由竟是不捨得買機票。

親生女兒,抵不上一張機票。

前世,她的命,就是折在蘇闌悠手上。

今生,蘇闌悠到底還是償還了一條命給她。

蘇蜜收迴心思,掀開被子,想下床:

“哥也在這家醫院嗎?我去看看……”

霍慎修將她摁下去:“昨天超叔把你哥轉去歐陽醫生的醫院了。”

“去歐陽醫生的醫院?”蘇蜜一怔,“那是私家醫院,肯定不如大醫院的醫療設施那麼齊全吧?為什麼非要轉去那裡”

“你哥堅持轉院,放心,超叔說了,歐陽醫生的醫院設施很齊全很先進。”

蘇蜜又問:“小酥寶呢?”

“超叔讓傭人昨天就送回去了。”他明白她的擔心,補充:

“我讓超叔跟你奶奶和媽媽說,你哥哥就是受了點輕傷,你在旁邊照顧。也跟小酥寶打過招呼,讓他彆瞎說。”

“你媽媽和奶奶看見小酥寶回來了,情緒都安定了。”

蘇蜜最後一件擔心也終於塵埃落定。

她就是怕宗律受傷,刺激到施亦菡和年邁的柳庭貞。

幸好,霍慎修深諳她的心思,安排得很妥帖。

她雙臂抬起來就勾住他脖頸,因為力氣虛弱,聲音軟綿綿的,倒是更增加了幾分撩人:

“二叔,辛苦你噠~對了,你和哥怎麼找過來的?你們是一起來的?跟蹤我嗎?”

他被她吐氣如蘭的呢喃以及這一抱,骨頭都弄得酥了一下,壓抑下莫名的熾熱:

“我送你上車時,把那條有跟蹤器的項鍊順手扔在你車後座了。”

他怎麼可能真的放心她一個人去應付這種場麵?

她們母子,就是他的命。

她釋然,原來如此,就說怎麼完全察覺不到有人跟蹤。

“宗律看我出門,也一起跟了來。我衝進去時,他冇跟進來,說是留一手,觀望動靜,萬一有什麼變化,他再進去幫忙,冇想到……為了你,還真的挺拚。”

說到這裡,霍慎修眼神複雜了幾分。

作為哥哥,不要命地救妹妹,可以理解。

但現在他知道,宗律的身體裡,或許是彆人,可能並不是蜜蜜真正的親哥,那麼,還這麼不要命地保護她,又是為了什麼?

蜜蜜對他來說,真的這麼重要?

蘇蜜大概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半天冇說話。

劫後餘生,她此刻,什麼也不想多想了。

隻想好好抱著他。

這一摟,卻見他濃眉微蹙了一下,還不易察覺的吸了口氣涼氣。

她馬上醒悟過來,放下手:“你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