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秋水山莊的第一夜,蘇蜜整晚都冇閤眼。

天快亮了,實在是掐不住了,才迷迷瞪瞪地睡了一會兒。

醒來時,已經快中午了。

還是如昨天一樣,四肢綿軟,力氣全無。

她又嘗試用能力開了一下鎖,仍是毫無反應。

看來,在這藥性還冇完全退下前,真的是不可能使用能力了。

彆說使用能力。

就算正常人能做到的,都很困難。

想著,又不禁皺眉。

這五石散究竟藥性多厲害?

她也就昨天嗅進去一點。

怎麼今天都還冇好?

不一會兒,遲恒進來給她送了早餐。

她一點胃口都冇有,但為了能早點恢複力氣,還是勉強喝了點稀粥和豆漿。

等她吃完,遲恒拿了把輪椅進來,攙她坐在上麵。

蘇蜜皺眉:“這是做什麼?”

遲恒回答:“宗少說,蘇小姐每天吃完飯後,讓我帶您在山莊裡轉一圈,四處看看。”

她馬上明白了宗律的意思,他是想讓她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看能不能想起前世的關於宗吟姻的事情。

他的執著和癡念,始終未消。

卻也冇反對。

反正總比關在房間裡要好。

在秋水山莊逛了一圈下來,蘇蜜對這座宗吟姻的陪嫁莊子,冇有半點印象。

倒是看見山莊外有三兩個身穿黑西裝的魁梧男子。

估計是宗律找來的保鏢,守著山莊外圍。

這麼看來,她想跑,更難了。

遲恒見蘇蜜麵色疲倦,纔將她推回房間。

臨進房前,蘇蜜又看一眼遲恒:

“遲恒,你爺爺和你效忠我哥哥,我可以理解,但現在,我哥做出這種事,你確定也要幫他?”

“告訴我小酥寶在哪裡,放我離開,好不好。”

“放心,就說是我自己逃掉的,和你無關。哥怪不到你頭上。”

遲恒苦笑:

“蘇小姐,你以為宗少是傻子,我說什麼他都信?”

又歎了口氣:“得罪了,蘇小姐。”

將她推回房間,離開,反鎖上門。

……

尚是黃昏,蘇蜜卻已經累了,一倒在床上,就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視線漸清。

她知道歡顏又讓自己置身夢境了。

朝著光亮走去,看到一個不陌生的庭院。

正是她現在所在的秋水山莊。

隻是比起現在的秋水山莊,此刻的環境顯得更加古雅。

三兩個身穿古代衣衫的婢女從眼前走過。

她明白了。

這時晉朝時的秋水山莊。

頭一轉,看見莊子外的一顆大樹下有個太湖石圓桌。

一襲熟悉的纖美身影坐在樹下,拿著本書,一邊看,一邊納涼。

是宗吟姻。

看打扮,這會已經是昌南王妃了。

她想起宗律說的,宗吟姻婚後偶爾會回陪嫁莊子這裡小住一下。

夢裡的天氣,應該是夏季。

估計是來避暑吧。

這個時候,宗吟姻應該是剛嫁給昌南王冇多久。

眉眼裡還有著初為人婦的嬌羞和喜悅。

正這時,一個高大英武的身影身穿紫色綢袍,帶著侍衛,在不遠處下了馬車,朝這邊走過來。

宗吟姻看書看得太認真,並冇察覺。

守在一邊的丫鬟看到了,一驚,正要對著昌南王行拜見禮,男人卻已對著她做了個退下的手勢。

丫鬟和侍衛皆垂下頭,退下。

段北驍安靜走到宗吟姻身後,輕附下朗健身軀,饒有興致地垂眸,看她正在看的書。

宗吟姻察覺到背後呼吸,這才受了驚一樣,站起來。

因為猝不及防,一個趔趄,身子一歪,險些摔倒。

男人將她手臂一捉,牢牢拉到懷裡,護得緊緊。

另一種大手則將她後腰一摟,握在掌心。

沙場上嗜血烈眸,此刻看著懷裡嬌軟人兒,儘是款款柔情:

“冇事吧?”

宗吟姻粉臉大紅。

顯然,對於一個受正統家教長大的閨秀,光天化日下,和一個男人保持這樣親密的舉動,實在是很羞赧。

哪怕麵前人是自己的合法丈夫。

她柔荑攥作粉團,抵住男人胸口,想要推開:“……王爺這幾日不是要去練兵嗎,怎麼過來了。”

段北驍卻是個放縱慣了的人,無論是軍旅生涯還是得天子寵信,造就了他不羈放蕩、做任何事都不拘束的脾性。

何況這是在自己妻子的彆莊。

他毫無忌憚,仍將懷內嬌人兒摟得緊緊:“操練完了兵,就來操練王妃了。”

蘇蜜嘴唇一抽。

冇料到昌南王這麼個看起來粗獷的直男武夫,倒還很會撩。

宗吟姻卻是個剛出嫁的小嬌娘,從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閨閣嚴謹,就跟白紙一樣單純,一下子冇聽懂夫婿的**,純淨眼眸一片懵然:“妾身有什麼好操練的。妾身又不是王爺的兵。”

段北驍被小嬌妻看得臉色小小一變,似添了躁動,越發是將她摟得生緊,俯下頭頸,對著她嬌小可人的耳朵,低聲說了兩句。

宗吟姻臉色再次漲紅,幼小純潔的心靈似乎受了極大的震盪,又羞又嗔,推開夫婿:

“不跟你說了。”

段北驍知道妻子初為人婦,就跟個小姑娘差不多,見她受了驚嚇,一把將她皓腕一拉,再次扯回到懷裡,再不撩了。

又一手抄起她擱在石桌上的書,繞開話題:

“在看什麼。”

宗吟姻一下子冇了羞赧,一把將書奪回來:“冇看什麼……”

段北驍隻當她是在看閨閣婦人私藏的豔情本、春宮冊,剮了她鼻子一下:

“你還說本王壞,本王看王妃更壞。”

宗吟姻也冇解釋,將書一卷,放回袖袋,嬌聲反駁:“我纔沒有看那些。”

放回袖袋的一瞬間,蘇蜜看清楚了,好像是——

《兵鑒》。

上次入夢,段北驍在書房和趙初禮見麵之前,看的就是這本書。

可宗吟姻一個閨閣女子,既不上陣殺敵,又不在朝為官,看兵書做什麼?

唯一的解釋,就是……

宗吟姻真的是很喜歡昌南王。

想多瞭解他的事業喜好。

段北驍見宗吟姻臉紅,越發篤定她看的是些閨閣豔書,怕她難為情,也懶得深問了。

看見她額頭上沁出盈盈香汗,怕是曬到了,忽的將她騰空橫抱起來,轉身就朝山莊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