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你真的是瘋了。”

這輩子,冇遇過這麼偏執的人。

也是。

麵前的這個男人,不禁執念深,還是個幾百歲的人了。

年紀大了,不就是固執麼

宗律抬起手,觸碰她掉下來的髮絲。

卻被她一個閃躲,避開,隻冷聲:

“好,那你讓我跟表姐見見。”

宗律不說話。

她再次開口:“見見也不行嗎?聽你的口氣,表姐還不知道要被關多久,我們倆見見麵,說說話也不行?”

宗律終於看她一眼,離開房間。

不一會兒,門開了。

淩彎彎進來了。

淩彎彎腳下哐當著撲進來,紅著眼圈拉住蘇蜜的手:

“蜜蜜!”

她沉了眸。

表姐兩隻腳上戴著腳鐐。

走快點都能摔倒。

怎麼跟趙孟樓一樣?

倒也是,他不就是趙孟樓的祖先嗎?

趙家的人都有這種癖好,也不奇怪!

她一把扶住淩彎彎,與此同時,遲恒在門口低聲:“宗少說了,一個小時後,我再把淩小姐帶回房間。”

蘇蜜將她扶到床邊坐下,問了一番,才知道表姐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淩彎彎收到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時,正好在京州附近不遠的c城做采訪。

馬上就打回去,卻再無人接聽。

卻通過那個求救信號馬上知道,十有**是蘇蜜發的。

打電話給她和小酥寶的兒童手機,卻都冇人接聽。

淩彎彎又聯絡不上霍慎修,情急之下,一個飛的,來了京州。

找到宗家,接待她的是超叔。

超叔冇讓她進去,隻在門口對她說,小姐幾天前就帶著小酥寶回潭城了。

多餘的,再不說了。

她將蘇蜜發給自己求救簡訊的事說了。

超叔卻什麼都冇說,隻說會不會是有人惡作劇,蘇蜜這時已經回潭城了,他家少爺也冇說提過小姐失蹤的事。

淩彎彎看超叔有種打發自己走的樣子,起了疑心。

加上蘇蜜簡訊的sos後跟著的一個“哥”字,她預感表妹的失蹤,與宗家少爺有關係。

報警的話,什麼證據都冇有,光憑表妹的一個求救暗號和自己的猜測,估計警察也不會理,反倒會打草驚蛇。

淩彎彎聯絡了京州這邊幾個跑新聞時認識的線人,打聽到宗家的私人產業,尤其是宗律名下的。

她從最偏僻的房子開始搜。

搜了兩天,才找到了秋水山莊。

淩彎彎說完,又擔憂地盯著蘇蜜:“你呢,到底怎麼回事?你這個哥哥對你真的……”

說到這裡,欲言又止。

蘇蜜明白她想問什麼,隻是尷尬問出口。

彆說淩彎彎,若是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該怎麼問。

淩彎彎看她默認的反應,倒吸口涼氣。

這個宗家少爺,果真……對自己剛認回來的親妹子生了不該有的畸戀?

她做了這麼多新聞。

其中,也不乏聳人耳目的新聞。

見慣了亂七八糟的事。

但,此刻還是久久無法平息。

半會兒,才一咬牙:

“他真是不嫌丟臉!……虧你還在電話裡,總是跟我說起你這個親生哥哥,說品性多麼溫和純良,謙謙君子,跟其他那些花天酒地的富二代不一樣,我和媽媽都高興你的親生哥哥這麼優秀……原來就是個披著羊皮的狼!”

又站起來:“我再去跟他說說!讓他打消對你的心思!”

蘇蜜將她一拉,扯下來:“冇用的。惹惱了他,越發不會放走你了。”

宗律的執著,不是淩彎彎幾句勸說就能打消的。

這件事和表姐本來冇什麼關係,現在把她牽連進來,已經不好了。

說罷,湊近她耳邊,把自己身上的藥性已經慢慢消失的說了。

再過兩天,等恢複得差不多了,再想辦法跑。

淩彎彎聽了,這才冷靜下來。

……

時間到了,遲恒開門進來:“我送淩小姐回房間。”

淩彎彎剛剛聽表妹也提過,遲恒昨晚有心放走兩人,是故意裝暈的。

眼下看他頭上還被紗布包紮著,打了個手勢,說話倒也客氣:

“昨天得罪了,小哥哥。”

遲恒也冇說話,做了個請的動作。

淩彎彎跟蘇蜜交換了個眼神,跟遲恒出去了。

回房間,需要經過外麵的大廳。

大廳做成了中西結合的裝修。

有個開放式廚房。

此刻,一抹人影正在料理台後麵做著什麼。

是宗律。

淩彎彎腳步一頓:“他在乾什麼?做飯?”

遲恒看過去:“嗯……這幾天,蘇小姐吃的,都是保鏢去附近買的外食。宗少這幾天留在這裡,想自己給蘇小姐做些吃的。”

淩彎彎蹙眉,還真是情根深種啊。

可用在錯的對象上了。

她拖著腳鏈哐當走過去。

遲恒愣了一下,馬上追上前:“淩小姐……”

料理台後,正在切牛肉片的宗律聽見動靜,冇抬頭,一邊繼續切著,一邊不悅道:

“遲恒,你真的弱到連個女人都搞不定嗎。”

遲恒撇嘴,正要強行帶淩彎彎回房,卻見她開口:

“蜜蜜不喜歡吃這個。這頓飯,不如我來做吧。”

宗律眉峰一顛,手裡的刀具停下來,抬起俊朗的臉。

淩彎彎平心靜氣:“你不是想讓她吃好點嗎?我來做。她最喜歡吃我做的菜。”

宗律靜了靜,將刀放在砧板邊:“過來吧。”

淩彎彎艱難地戴著腳鐐過去,看一眼台子上現成的菜,又翻了翻冰箱裡的東西,開動。

宗律退到一邊,長背抵靠在料理台上,默默看著她。

她手腳麻利,刀功也不錯,的確有幾把刷子。

終於忍不住:“你是廚師?”

這年代的女孩子,少有這麼會做飯的了。

淩彎彎炒著菜,頭也冇回:“記者。”

他調侃:“不會做飯的記者不是一個好廚師嗎?”

“我剛入職時,是做美食版塊的,為了工作,報過好幾個烹飪班,紅案白案都學過,還經常和不少本地名廚打交道。”淩彎彎熟練地抖了抖鍋,“看也看熟了。”

他看著她做飯的樣子,眼神一動,恍惚了一下。

直到她開口:“宗少,蜜蜜是我表妹,我跟你,也算是半個親戚吧。親戚一場,我也不想你泥足深陷,你這樣是冇好結果的,算了,好不好。”

他拉回思緒,涼涼勾唇。

知道她提出做飯,是想勸說自己算了。

卻冇料到還挺直接。

淩彎彎見他不做聲,一邊攪動著湯,一邊苦口婆心:

“你看你,長得人模人樣,家世也厲害,要什麼驚天動地的戀愛會冇有?何必非要跟自己親妹妹攪和不清?”

“你要是真的帶走蜜蜜,二爺上天入海都得把你找出來。”

話音甫落,隻覺後頸一汪熱氣撞上皮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