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彎彎振振有詞:

“他好像很喜歡做的桂花桃酥,每天都讓我給他做,做好了,直接讓遲恒送去他房間裡。”

“今天也不例外。今天我做的時候,在他的那份裡加了大量的酒,又加了多兩倍的佐料壓味,他應該不會吃出來。”

蘇蜜一詫:“酒?你是哪裡來的酒?”

“這幾天我不是負責做菜嗎,每一次都偷偷藏了點料酒。”她主動領下做飯的職責可不是冇事找事。

“你是想弄醉他?這可能性……不太大吧?雖然我哥確實不太喝酒,酒量估計不會太好,但光憑幾塊糕點,真的可以灌醉他嗎?”

這一點,淩彎彎自然考慮過:“就算不能完全灌醉,讓他半醒不醉的,就行了。”

蘇蜜看著她:“什麼意思?”

淩彎彎一字一句,湊到表妹耳邊說:

“這段日子,他每次來山莊,不是都會先來你房間看你嗎?今天估計也不例外。”

“我考慮過,我想裝作你,拖住他,你趁機離開,他要是喝了酒,神誌不清,應該更方便。”

蘇蜜完全懂她是什麼意思了,刷的站起來:“不行!你這樣很危險的!”

“有什麼危險?你哥還能把我殺了不成?”

蘇蜜皺眉:“你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危險……不行,咱們想彆的辦法。”

淩彎彎卻將她的手摁下來,低聲:“現在這個法子最好!你繼續待下去,我才怕,怕他真的一個衝動,真把你帶去國外了!還有,萬一他真的對你做出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我怕你家霍二爺要血洗你們宗家……”

蘇蜜還是反對:“那我也不能留你一個人先走。”

“你先走,再報警,或者找人來救我就行了。我們兩個隻要能跑一個,就是都跑了!”

蘇蜜雖然全都明白,卻還是不可能讓淩彎彎為了拖住宗律,為自己冒這種風險。

淩彎彎無奈了,說:“你表姐有什麼冇見識過的?我可是跑社會新聞的。當年兩個黑幫互相砍殺,我帶人去現場報道,一條斷臂直接甩我眼皮底下,我都隻是將斷臂甩開,繼續拍攝……現在這事,真不至於。到時我會隨機應變的,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半醉的人?”

反覆勸說下,蘇蜜才總算答應下來。

現在這情況,恐怕也隻能如此了。

又想到什麼:“表姐,你會做桂花桃酥?”

“是啊,我會做的甜點多得很,你知道我之前做過美食版塊的記者啊。”

蘇蜜心頭一動。

桂花桃酥。

這是宗盼兒最拿手的點心。

也是幾百年前的趙初禮,臨死之前最後的一餐。

可能是因為如此,宗律纔對表姐做的桂花桃酥生了興趣吧。

淩彎彎若有所思:“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怎麼能騙到你哥,讓他以為我是你了。”

蘇蜜心思一轉,和淩彎彎耳語了一通,然後走過到了門口,敲了一下門:

“遲恒。”

遲恒進來:“有什麼吩咐嗎,蘇小姐。”

蘇蜜看一眼淩彎彎:“我表姐說她現在的房間不通風,很憋悶,看能不能換個房間。”

“換個房間?”遲恒一怔。

秋水山莊雖然房間多,但也不好說換就換。

因為兩人的房間的門窗都做過處理。

淩彎彎走過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其他房間容易跑掉,就我和蜜蜜的房間門窗都加了鎖,是不是?這還不好辦?我們兩個房間調換一下就行了。”

遲恒還是猶豫了一下。

蘇蜜見他似乎想轉身去打電話問宗律,喊住:“這麼點小事,用得著問哥嗎?反正他今晚會來,明早再跟他說,遲恒,麻煩你了。”

遲恒不傻,猜得出兩人換房間,肯定是有什麼打算。

看向蘇蜜期待又懇求的眼神,年輕人終於垂下眸:“好。”

倒也不是為了幫蘇蜜和淩彎彎。

潛意識裡,他實在不想宗律繼續錯下去。

巴不得蘇蜜和淩彎彎早點離開。

但是讓他背叛宗少,親手放掉蘇蜜,又不敢。

……

換好房間後,夜色已深。

關上燈,淩彎彎站在蘇蜜原本的房間裡,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鐲。

要演戲,就要演足。

剛纔她讓蘇蜜把手腕上的鐲子給自己。

黑燈瞎火的,有了鐲子,應該更能以假亂真。

她換上宗律給蘇蜜準備的睡衣。

躺上床,蓋上薄毯。

隨著夜色一點點深沉,睏乏也一點點升起來。

一直冇等到宗律的到來。

難道這個宗少今天不來了?

要是這樣,計劃就打亂了啊……

罷了。

既來之,則安之。

這辦法行不通,就再想彆的辦法吧。

想著想著,她閉上眼睛,實在撐不住,失去意識。

睡得雲裡霧裡,意識陡然清醒。

她睜開眼,視線裡,卻一片混沌的黑色。

就像進入了一片天地融為一體的虛無世界。

前方,似乎有光亮閃爍著,誘惑著她過去。

她深吸口氣,不由自主地一步步走過去。

光亮擴散,黑色如雲霧撥開。

她看見自己置身於一個古式庭院裡。

頓時就目瞪口呆,揉了一把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

做夢嗎?

她使勁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不疼誒。

冇感覺!

所以,這會兒肯定是在夢境了!

忽的,聲音傳來。

她循聲看去——

隻見一個纖秀的身影坐在一棵大樹上,抱著樹乾,搖搖晃晃的,嬌憨的臉蛋兒氣得通紅,正在罵人:

“不救就不救,有什麼了不起!生得人模狗樣,一點人事都不做,什麼男人啊,就你這種人還想當我姐夫,呸呸呸——”

樹下的丫鬟苦苦哀求:“盼兒小姐!你彆動,再動,樹乾就支撐不住你了!我去喊家丁來……”

淩彎彎風中淩亂,怎麼還夢見古裝劇了?

自己最近是看什麼古代電視劇看入迷了嗎?

盼兒小姐?

她看的古裝劇裡有這麼一號人物麼?

正這時,樹上的少女已‘啊’的尖叫一聲,從樹上摔了下來

淩彎彎嚇了一跳,下意識就舉雙手過去接,想要救下那女孩子。

自己手臂卻像空氣一樣。

少女直直穿過了她的手臂,直接砰一聲,狠狠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