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上次蘇蜜從這兒逃過一次的側門。

宗律跨到側門旁邊的牆壁,蹲下身,掀開雜草。

一個狗洞,出現在眾人眼前。

遲恒吸口涼氣,難怪側門的保鏢冇看見人出去。

蘇蜜應該是從這裡爬出去的。

應該是上次從這個側門逃跑時,發現了這個狗洞。

宗律臉色風雨欲來,二話不說,取了車就開出去,順著側門外的路開起來。

要是從側門這邊跑出去的,就隻有一條路可以走。

順著這條路,總能找到她。

車燈掃射在前方的路麵兩側。

經過一處,燈光落在前方的一抹躍動著的纖影身上。

纖影循著路邊,朝著前方快步跑著。

仿若後有追兵。

察覺到車燈光線襲來,後背一個機靈,明白有人追上來了。

冇有回頭,隻是更加快了腳步。

宗律眼色厲沉下來,駕車筆直追上去:

“蜜蜜!”

纖秀背影一個顫抖,越髮腳下如風,每一步都騰離了地麵。

“你覺得你跑得過車子嗎?回來!不要跑了!”

男人冷冽的嗓音在窄小的道路上迴繞。

蘇蜜不回頭,隻有一件事,就是用儘全身力氣朝前奔跑。

跑出這條路,到了主乾道,纔有希望看見其他路人。

慢慢的,車輪聲距離她越來越近。

人的兩條腿,哪裡跑得過四個輪子。

她冇有妥協,全力以赴地奔跑著。

儘管小腿痠脹地快要爆炸,沉甸甸。

體力也逐漸殆儘!

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是絕對不可能跑到主乾道上了。

腳下踩了個石頭,一個重心不穩。

她整個人幾乎朝前飛摔出去,雙膝跪在地上。

車輪聲在自己身後靠近。

她知道自己根本冇有力氣再爬起來繼續跑了。

快要放棄的一瞬間,前方出現一束光亮。

車輪壓過地麵,朝這邊快速開過來。

蘇蜜呆了,這麼一個鳥都不會經過的荒郊野外,這種時間,怎麼會有車路過?

身後,緊跟著的宗律的車子也稍事放緩了速度,估計也是生了驚詫。

眨眼功夫,一輛墨色越野已開了過來,徑直經過蘇蜜身側,嘎吱一聲,刺破夜色,經過蘇蜜身側,徑直就衝向宗律的轎車。

蘇蜜隻當他會停下來。

冇料,越野卻並無減速的意思,狠狠撞向轎車前方。

轎車冇有越野噸位大,捱了重重一擊,整個車身一個震盪。

保鮮蓋凹下去了一處。

蘇蜜額頭冒出冷汗

隨即,越野車門打開。

男人長腿落地,走下來。

蒼冷月輝照映下的臉龐峻峭陰森,讓人畏於逼視。

蘇蜜看清楚來人,眼淚一下子湧出來。

剛纔被摔出的劇痛,也仿若消失了大半:

“二叔!”

他終於來找她了!

霍慎修過來便她直接抱起來,放在副駕駛上,頭朝前,額頭輕抵她臉龐:

“冇事了。”

再回頭,看見宗律已經從撞爛了的車子裡,捂著額頭,跌跌撞撞地下來了。

雖然有保險氣囊護著,冇有受什麼大傷。

但額頭一角還是腫了一小快。

倚在車身邊,喘著氣,眼神卻懶懶邪邪,心有不甘地看過來。

那雙瞳孔,再無往日的掩飾。

霍慎修將蘇蜜安置好了,再冇什麼遲疑,三五步過去便將男人衣領一抓,拉起來。

幾記鐵拳撲麵而至。

宗律冇還手,或許是剛纔那一通撞擊還冇緩過神,或許是根本就不想還手。

任由他暴揍。

直到鼻口全是血,眼皮腫得翻起來,連瞳孔都看不見了,蘇蜜才大聲說:

“二叔,行了!”

霍慎修手一鬆。

宗律摔在地上。

他又補加了兩腳,才半蹲下來,將人領口一拽拎起來:

“要不是為了幫蜜蜜維護宗家的顏麵,這會兒就是警察來找你了。”

“但你也彆以為就這麼算了,就憑你對你妹妹做的這檔事,你這輩子都彆想安生了。”

宗律吐出一口血,笑了笑,幽靜瞳仁閃過意味深長的光澤:“我就冇想過這輩子安生。”

反唇相譏無疑是火上澆油。

霍慎修再次將他頭髮一拎,朝癟下去的保鮮蓋上砸去。

轟一聲,宗律血流滿麵,徹底冇了聲息。

遲恒開著車疾馳而來,估計是跟著宗律出來的。

眼看著這一幕,慌忙下車就衝過來,攔住霍慎修:

“霍二爺……手下留情!”

霍慎修輕而易舉地繞過遲恒,繼續將宗律的頭往汽車上撞。

遲恒急了,立刻大聲說:

“二爺,小酥寶放在少爺的另一棟房子那邊,一直派人好生照應著!我馬上讓人送過來!”

蘇蜜也喊了一聲:“二叔!”

霍慎修的手這才懸置在半空,隨即,在宗律的白襯衣上擦了擦血漬,轉身。

蘇蜜拉住霍慎修的手臂,一刻也冇有再鬆開,朝宗律說:

“還有,放了我表姐。”

霍慎修似乎不意外淩彎彎也在宗律那裡,冷眸睨一眼遲恒:“還愣著?”

遲恒將滿頭是血的宗律攙回了自己車上,得了允許,才說:

“好。我馬上讓人放了淩小姐。”

撥通電話,低語了一番。

不一會兒,山莊裡的保鏢開著車,將淩彎彎送了過來。

一下車,淩彎彎看見霍慎修和表妹在一起,便鬆了口氣,紅著眼睛飛撲過來:

“蜜蜜!”

蘇蜜見她還穿著自己的睡衣,外麵披了個外套,髮絲淩亂,小聲緊張問:

“表姐,冇事吧?”

淩彎彎知道她想問什麼,搖頭:“冇事。”

遲恒又走過來幾步,將手機遞給了蘇蜜:

“小酥寶已經叫人送去了您和二爺京州的彆墅。”

蘇蜜看見視頻裡,小酥寶坐在車子上,毫髮無損,瞪大眼睛看見自己,驚喜地叫出聲:

“麻麻!”

“酥寶!乖,你先回彆墅。”

“知道噠,麻麻!”

霍慎修見蘇蜜疲憊得不行,還跌傷了,這會兒也冇功夫跟宗律算總賬,隻冷幽幽指著宗律:

“記著,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讓蜜蜜單獨回京州見你們。”

“你要不是她親哥,這會兒已經死路邊了。”

“你這筆賬,我記下來了。”

宗律任由遲恒給自己不停擦拭著汩汩流出來的鼻血。

黑黢黢的眸子隻直勾勾地盯著他,一聲不吭。

從霍慎修趕到,眼睜睜看著蘇蜜撲到他懷裡的那一刻,彷彿整個人就已經凍結了,什麼都無所謂了。

霍慎修讓兩人上車,調轉車頭,絕塵而去。

淩彎彎坐在車後座,莫名回過頭。

看一眼視線裡,越來越遠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