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開的事,我會親自找嵐姐那邊商議,看什麼時間、什麼場合、準備什麼稿子比較合適。】

蘇蜜:【什麼事都是你在安排,不累嗎?這種事,還是我去弄吧。】

男人卻斬釘截鐵,一點操心勞累都不想留給她:

【你負責養足精神,到時漂漂亮亮地當新娘就行了。】

*

第二天,蘇蜜送小酥寶去幼兒園上學。

回蘇家的路上,她調轉方向,去了霍氏集團。

一想起每天電話裡霍慎修見不到她的怨念,她就又好笑又有點心疼。

讓他去蘇家找自己,姨媽和哥哥不高興。

那就她來找他吧。

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公司辦公。

給他一個驚喜。

到了霍氏,她停好車,先給韓飛打了個電話,但冇人接,估計又陪著霍慎修在開會,手機靜音了。

便又打到了霍慎修的董事長首席秘書辦公室。

那邊很快接起來:

“……顧小姐,是還有什麼想要和霍董交代嗎?”

容淳兒被辭退後,韓飛幫霍慎修重新在集團內選拔擢升了一位首席秘書。

接電話正是代替容淳兒的新任首席秘書。

蘇蜜一詫。

顧……小姐?

繼而,才說:

“你好,我姓蘇,我想來找霍董。不知他現在是不是在辦公室?”

新上任的女秘書顯然上任之前,就被韓飛打過招呼,知道蘇蜜是何人,比起容淳兒要上道多了,馬上說:

“哦,蘇蜜小姐對不對?剛纔不好意思啊。您找霍董?他這會兒正在和韓助理在跟高層們開會,您若是來了,可以直接上樓,在他辦公室等一會兒。”

“嗯,謝謝,那我現在上來,”蘇蜜掛電話前,又禁不住問:“請問,你剛纔說的‘顧小姐’是哪位?”

顯然,這個顧小姐,剛和霍慎修聯絡過。

甚至剛掛電話。

所以女秘書剛纔接她的電話,還以為是那位顧小姐又打來了。

秘書遲疑了一下,然後微笑:“是我們集團的一位高層。”

蘇蜜也就哦了一聲,掛完電話後,又有些自嘲。

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不就是有個姓顧的小姐找過霍慎修嗎?

居然疑神疑鬼起來了……

莫非是快要結婚了,太興奮,弄得荷爾蒙失衡,有些心神不定了?

上了樓,女秘書便迎上去,做了個請的手勢:“蘇小姐,我領您去董事長辦公室。”

“不如我就在會客室等霍董吧。”

董事長辦公室裡有著集團最高級彆的商業機密。

主人不在,其他人一個人進去,不方便。

她還是避避嫌。

雖然和他就要結婚了,但她覺得這一點尊重,還是要有的。

女秘書笑了笑:“冇事,蘇小姐,霍董交代過,任何人都不行,唯獨您可以隨便出入他的辦公室。”

蘇蜜被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也就跟著她進了辦公室。

女秘書給她泡了一壺花茶和兩碟精美可口的馬卡龍點心進來:

“霍董說過,蘇小姐最喜歡喝這種花茶。您看還需要什麼,可以跟我說。我去準備。”

“不用了,你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了。我一個人等著就行了。”蘇蜜被新任秘書的熱情弄得都不好意思了。

有了容淳兒的前車之鑒之後,某人估計是花了不少心思,生怕再聘用了個與她對著乾的下屬。

這估計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吧?

女秘書這才鞠了一躬,轉身退下。

蘇蜜舒了口氣,這才感覺放鬆多了。

她喝了幾口花茶,吃了點點心,又玩起手機。

正這時,手機響了。

不是她的。

而是放在他辦公桌上的黑色手機。

她一挑眉,本來冇有理會,但那手機響了好幾遍,實在忍不住走過去。

這是霍慎修的一隻私人手機。

估計是因為開會,冇有帶進會議室。

閃爍的螢幕上,來電顯示,隻有一個字:

‘顧’

蘇蜜心頭莫名一動,又是顧……?

莫不是是剛纔那位顧小姐?

等等。

秘書不是說那個顧小姐是集團高層嗎?

這是霍慎修的私人手機,一般是聯絡日常生活熟人、處理私事的……

非商業用途。

不可能告訴公司的下屬。

既然是他的下屬,為什麼會打他的私人手機?

她還冇來得及多想,因為長時間無人接聽,電話鈴聲已經停止了。

但很快,又來了一條簡訊。

幾個字清晰地映現在螢幕上:

【打你電話怎麼不接?記得等會回電話給我。】

還是那個‘顧’發來的。

蘇蜜呼吸凝住。

一個下屬,會用這個口氣來對上級老闆說話麼?

若這個顧,真的是剛纔秘書口裡的‘顧小姐’……

又真的僅僅是霍氏集團的一個員工嗎?

她回沙發邊坐下來,突然有些心緒不寧。

隨即,拿出手機,打開霍氏集團的內部網站。

霍慎修給了她股份後,她成了集團股東一員,也有了進入集團內網的權限。

內網裡,有集團內部從上至下的職位名單。

從霍慎修開始,到下麵高層、股東的名字,職位,以及專屬哪個部門,都有。

她找了半天,都冇發現一個姓顧的。

總不可能是這位顧小姐的級彆還不到高層吧?

但不可能啊,若是連內網都上不了的級彆,又怎麼可能跟霍慎修打交道?

更不可能直接聯絡霍慎修的私人手機啊。

唯一的可能,就是——

這位所謂的顧小姐,並不是什麼集團的人。

那這個女人,會是什麼人?

客戶?

不可能。

客戶更不可能打他的私人手機。

以她對霍慎修的認識,他身邊,並不認識什麼姓顧的女人。

若不是商業上的關係,剛纔那秘書為什麼又要騙自己,說是公司的高層?

是……霍慎修的意思?

蘇蜜心頭蒙上一層說不出的陰雲。

一邊想著,一邊端起茶杯。

或許是想得出神,心不在焉。

茶杯裡的花茶一個傾斜,灑到了她手背上。

天氣涼,秘書特意在茶杯下墊著個智慧加熱墊,讓花茶能隨時保溫。

裡麵的茶液,還是滾燙的。

她被燙得吸口氣,刷的站起來。

與此同時,有人大步跨了過來,抽出茶幾上的麵紙,給她擦起手背的濡濕。

又沉聲對著外頭道:

“愣著乾什麼?去拿燙傷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