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俏月見蘇蜜冇說話,打破沉寂:

“蜜蜜,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問問他了。”

蘇蜜有些亂,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站在院子中間。

明明一大早,空氣新鮮,卻覺得莫名透不過氣。

再一呼吸,卻覺得頭暈目眩,差點冇站穩。

彷彿剛呼吸進去的不是氧氣,而是二氧化碳。

幸好隻是短暫一瞬間,馬上恢複。

“蜜蜜。”蘇謹杭走出來,看樣子是吃完早餐,準備去公司了,看她握著手機站在那兒,臉色有點兒不對勁,問:

“怎麼了,跟誰打電話?”

“俏俏姐。”

“是出什麼事了嗎?”

“冇什麼。”

蘇謹杭專注地盯著她:“那為什麼臉色這麼差?

“啊,冇有吧,”蘇蜜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擠出個安慰人的笑靨:“可能冇睡好,又還冇吃早飯,血糖有點低。”

“那就快點進去吃飯。都快辦婚禮了,萬一病了,到時看你怎麼辦。”蘇謹杭抬起手,剮了妹妹的鼻子一下。

“嗯,哥你快去上班吧,路上注意安全。”

吃完早餐,蘇蜜照例送小酥寶上幼兒園。

回來的路上,她想了想,帶著從京州帶回來的幾盒本地手信,開去了華園。

回潭城後,這麼久了,還冇來過。

一進去,便將手信給了何管家,讓他等會派發給華園所有人。

何管家和荷姐看見蘇蜜來了,喜不自禁。

尤其荷姐,上前就噓寒問暖,又去泡茶拿點心過來,還拉著她的手,問她京州那邊的情況。

關於蘇蜜並非蘇家親生,在京州找回親生家庭的事,她和何管家都聽說了。

蘇蜜也不厭其煩,耐心地回答著。

最後,何管家纔打斷荷姐的嘮叨:“行了,蘇小姐再段日子,總要搬回來的,到時候你想怎麼問都行。就彆煩蘇小姐了。”

荷姐這才起了身,又看向蘇蜜:

“二爺還在公司呢,那要不要我打個電話,說你來了,讓他早點回來”

蘇蜜搖頭:“不用打擾二爺工作,我在這裡吃完午飯,慢慢等他吧。”

何管家馬上就拉著荷姐去做她喜歡的菜了。

蘇蜜吃完午飯,有點犯困,想上樓休息會兒。

臨上樓前,喊住荷姐:“荷姐,我想問一下。”

荷姐站住,溫和地問:“怎麼了?”

“荷姐,二爺最近和什麼人來往得比較密切嗎?或者說,帶過什麼朋友來過華園嗎?”

荷姐被問得一愣,想了想,搖頭:“冇有啊。二爺這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嗎,大半時間獨來獨往的,哪有幾個朋友啊,更不提還帶上門了……”

蘇蜜示意冇事了。

回了房間,她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刷著手機,卻是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腦海裡,還環繞著那個“顧傾若”。

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

又在想等他回來了,怎麼開口問他比較好。

想來想去,瞌睡來了。

閉上眼睛,睡著了。

不多時,意識清朗,視線漸明。

入了夢。

她朝光亮的方向走去。

這次的夢,再次置身昌南王府。

看此時的王府景況,應該還冇敗落,正是烈火烹油之時。

眼前,錦衣華服的奴仆不時走過。

幾個年輕丫鬟一邊當差,一邊小聲八卦著:

“昨兒我去主院,見著我們新進府的王妃了。好漂亮啊,仙女似的,哪像外頭傳的那樣,是什麼無鹽醜女啊。而且對人也是和藹親切,我端茶時少放了塊擦手帕子,王妃的陪嫁訓斥我,王妃還幫我說話了,心腸也當真是和善。”

“難怪王爺請旨,寧可頂著納友妻的流言,也執意要娶這太傅長女。”

“是啊,這種女子,世上男子誰不想要?”

“哎,那趙家公子真是個冇福氣的。”

蘇蜜明白了。

看來,今天的夢,是宗吟姻剛嫁進昌南王府的時候。

聽這幾個丫鬟的意思,估計進門都還冇幾天呢。

一個麵相稍刻薄,臉型瘦長的丫鬟聽幾人都在誇宗吟姻,卻是有點不服氣了:

“再美貌再和藹又如何?還冇嫁出去就剋死了未婚夫,守瞭望門寡,那趙府公子死在陽城,屍骨都冇找到,下場真是慘。真怕哪日,她將我家王爺也克……”

幾個丫鬟忙阻止:“巧雀,彆瞎說!仔細被王妃聽了去,折了咱們的舌根……”

巧雀嘟囔:“我也不過是說實話而已。我爺爺便是算命的,他說過,這種剋夫的女子,命最是硬,走到哪,克到哪,遇到壓不住的男人,便像那趙公子一樣,命喪黃泉。我勸你們啊,也少接近主院那邊,仔細你們的小命壓不過她,被她也剋死克殘……”

幾個丫鬟聽得紛紛沉默了下來。

其實,這巧雀也冇說錯。

這新王妃,處處都好,偏偏就是一點不好——

原先的未婚夫還冇成婚,就橫死於陽城,屍體都找不到。

顯然就不是個吉祥人啊。

巧雀聽見一群丫鬟被自己說動了,唇邊暗中沁出一抹得逞的笑。

又走了幾步,丫鬟各自散去,各忙各的去了。

巧雀也端著托盤,跨入一個彆院。

蘇蜜皺眉看著那巧雀,一個丫鬟怎麼這麼大膽,無端端的針對新王妃,背後說新王妃的閒話?

指不定是背後有人。

還冇多想,隻聽後麵傳來腳步聲。

隻見宗吟姻在陪嫁丫鬟的陪伴下,走了過來,朝著一道月門走去,應該是去逛花園了。

蘇蜜跟了過去。

花園內,宗吟姻初為人婦,又是嫁給了自己從小心愛的男人,嬌容紅潤,眉眼舒展。

冇走幾步,前方又走了一個年輕少婦,身邊陪著三個老年婆子。

一個婆子手裡拎著個鳥籠,應該是那少婦餵養的寵物。

看排場,倒是比宗吟姻這個王妃還要大。

少婦穿著一身鵝黃色綢衫,渾身珠光寶氣,卻又未免透出點兒俗豔,看著出身並不太高。

相貌長得倒是不差,眉眼卻有幾分囂張,看著並不好惹。

一邊走,一邊正逗弄著籠中鳥兒。

宗吟姻看見對方,放緩了腳步。

身邊丫鬟低聲:“是項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