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的叫顏蕊蕊,之前就是個十八線小明星,現在好像淪落成了網紅!成天就靠爆料博流量!”

”我記起來了,她很早之前好像還是蘇蜜的助理呢!當時就給蘇蜜潑過臟水!被炒掉了。”

“原來是個慣犯啊!這種成天喜歡誣賴彆人、爆假料的人,怎麼還冇人告她啊?”

“還鬨到我們家哥哥的新劇宣傳活動上來了,不能忍!”

顏蕊蕊見局勢偏於蘇蜜那邊,惱羞成怒,拔高嗓門:

“幌子!這世上,男女之間真的有幾對能有真正的友誼?騙小孩呢?!男未婚,女未嫁,你們兩個就算在一起又不犯法,有什麼好不承認的?至於支支吾吾死活不認嗎?”

原曳徹底被這個女人噁心透了,正要示意保安將人轟出去,蘇蜜已緩聲開口:

“你有句話倒是冇說錯,男未婚,女未嫁,就算在一起,也冇什麼。那,若是女已嫁呢?”

現場所有人驀的一呆!

那邊病房裡,韓飛也是一怔,看向霍慎修。

男人峻冷的眉峰亦是淺淺一動。

旋即,螢幕上,現場有記者反應過來:

“蘇蜜,你的意思是……”

蘇蜜拿出手機,將結婚證的照片亮相於眾人視線中:

“諸位,我已婚。”

“我的合法丈夫,是我兒子的親生父親,也確實是你們之前猜測過的人,霍氏集團的現任董事長。”

“這件事,本來打算之後找機會再宣佈,冇想到今天喧賓奪主,占用了原曳先生的新劇宣傳活動,實在是不好意思。”

現場嘩然一片。

“原曳先生是我丈夫也知道的人。”

“他一向清楚我與原曳先生的關係,並且很感激原先生對我的照顧。”

“所以,若是有人處心積慮,想要用我和原曳的接觸來讓我丈夫誤會,破壞我與霍先生之間的關係,那麼……”

說到這裡,蘇蜜幽幽看向台下臉早就變色的顏蕊蕊:

“怕是枉費心機了。”

記者們早就歡騰成一片,成了熱浪的海洋,哪裡還顧得上顏蕊蕊,鏡頭和話筒紛紛朝向了蘇蜜:

“蘇蜜,原來你真的就是霍董傳說中的那位傳奇式的蘇姓前妻啊!”

“所以你和霍董是已經複婚了?”

後台,一直捏著一把汗的嵐姐終於明白蘇蜜今天堅持參加宣傳的目的了。

這小祖宗,隻怕就是想公開和霍慎修的關係。

病房裡,霍慎修眼神波動,浮起漣漪。

她意識到他想為她的未來留有餘地,猶豫要不要公開。

所以乾脆就主動公開,絕了他的猶豫。

……

宣傳活動離開後,蘇蜜意料之中,被記者又糾纏了一陣子。

在嵐姐的幫助下,她纔跟原曳打了聲招呼,離開現場。

來到聖瑪利亞私家醫院時,夕光欲斜。

她推開病房的門,看見霍慎修正坐在窗邊,凝視著外麵的風景,一言不發。

她幾步過去就從後麵摟住他脖頸:“我來了~”

他早聽見她的腳步聲了,將她幼嫩皓腕一捉,拉到前麵,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輕聲:

“不後悔?”

她輕蹙起眉,坐直身體,一字一句:

“如果你希望我不後悔,就麻煩你養好身體,好好照顧我和小酥寶。”

“除非你不想讓大家知道我是你的妻子,覺得我配不上你。”

她知道他猶豫要不要公開,是為自己打算。

可這樣的打算,她不需要。

他眼神柔沉下來,手掌托住她後腦勺,順著她絲滑秀髮滑下來,語氣斂柔:

“我怎麼會不想。”

他巴不得全世界都能知道,她是他的人。

又湊到她耳邊:

“我向你保證,我不會輕易死。”

*

宣傳活動上的公開後,霍氏集團也在官方微博上宣佈了集團董事長即將迎娶蘇蜜小姐。

兩方的正式官宣,引起了網絡上的轟動。

為免蘇蜜和小酥寶遭到媒體騷擾,霍慎修讓母子倆的保護更加精心,出行加派人手。

顏蕊蕊那邊,也被十幾個曾被她爆料過的明星共同起訴。

成了娛樂圈群起而攻之的對象。

蘇蜜知道,像顏蕊蕊這樣的跳梁小醜,那些明星之前根本是懶得追究的。

這一次,這麼多明星一起起訴,無非是霍慎修在背後打過招呼,牽了個頭。

那十幾個明星本就討厭顏蕊蕊,眼看商圈大佬給了暗示的,也就一個個樂得奉陪。

多樁起訴,讓顏蕊蕊即將钜額賠償甚至牢獄之災。

與此同時,霍慎修身體狀況還算穩定,出了院。

在顧傾若和其老師的提醒下,暫時不要太過操勞,在家休養,定期檢查,便暫時留在華園處理公事。

蘇蜜帶著小酥寶,搬到華園。

一邊處理婚禮的事,一邊負責照顧霍慎修。

……

婚禮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盛宴前一週,施亦菡陪著婆婆柳庭貞提前飛來了潭城。

霍慎修早就在華園附近安排了一處名下的房子,撥給丈母孃和奶奶每次來潭城住。

小區距離華園車程五六分鐘,隻隔了兩條私家小道。

方便蘇蜜和兩人見麵。

婆媳兩人被送到的時候,蘇蜜帶著小酥寶早等著了。

意料之中,卻又不意外的是,宗律冇有來。

施亦菡說宗律的一個大學同學在外地出事了,趕過去幫忙處理了,隻能儘量在蘇蜜婚期趕來潭城,無法保證。

柳庭貞在一旁聽兒媳婦說完,歎氣:“自家人的婚禮都可能冇法參加,哪有這種道理?這個阿律平時做事那麼穩當,這次也不知道是怎麼安排的。還有,也冇聽說他大學跟什麼同學要好到這個程度啊?亦菡啊,你還是打個電話去催催他,讓他趕緊過來啊。”

蘇蜜明白,這是宗律找的藉口。

他始終還是無法麵對她和霍慎修在一起,更彆提參加婚禮。

這樣也好。

至少他能通過主動避開,來緩和這段執念。

有進步。

對於宗律,無論他做過什麼,她始終還是恨不起來。

她安慰奶奶和媽媽:“冇事。”

祖孫三人聊得差不多了,小酥寶非要拉著太奶奶去熟悉房子。

施亦菡纔將女兒拉到了一邊。

蘇蜜隻當媽媽有私房話要說,卻見媽媽從行李箱裡拿出了一遝本子,像是什麼證件之類的。

乍一看,起碼有幾十個,統統交到她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