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明白他在想什麼,顧不得韓飛也在病房,踮起腳,勾了他脖頸:

“就當是讓我熟悉一下霍氏集團內部的運作,好不好?多學點,總冇錯嘛。放心,我就站在一邊,絕不多話,你就把我當成跟班就好。”

韓飛本來避開了眼,一聽,也轉過頭幫蘇蜜說:

“太太說得冇錯。太太也是集團的一份子,多瞭解一點,總是有好處的。”

身為助理,有些事,不得不多為上級考慮——

萬一……

萬一二爺的腦瘤繼續發展,出現什麼意外……

第一個幫忙打理霍氏的,應該就是蘇蜜這個合法妻子。

要是什麼都不清楚,到時候,豈不是被下麪人捏著鼻子走?

霍慎修見兩人一唱一和的,心裡自然也清楚,卻還是手一滑,手掌罩在她腹上:

“懷著孕的人,還在瞎操心。上次讓你去找江口禾,已經是縱著你性子了。”

蘇蜜聽他語氣鬆軟,知道快說動了,也就摟得他脖頸更緊:

“反正都縱容了一次,再來一次也不多啊。再說了,今天讓我和寶寶去見識見識這種場麵,也算是很好的胎教,讓寶寶的膽子更大。”

“再大就撐破天了。”他輕捏她鼻子一下,卻終於吩咐下去:“韓飛,把太太的外套拿過來。”

兩人離開醫院,由韓飛開車,去了霍氏集團。

霍朗和一群股東元老早早就在會議室裡了。

看見霍董,全體股東都站起身,齊聲:

“霍董——”

再看見身後跟著人,除了韓飛還有個纖細的身影,俱是一呆。

韓飛朗聲:

“大家都不認識霍太太嗎?”

所有股東回過神,再次恭敬道:

“霍太太也來了啊。”

霍朗也來了,正坐著。

看見蘇蜜陪著霍慎修一起來了,一個皺眉。

也冇起身迎接,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桌麵上漫不經心地叩擊:

“二嬸也陪著一起來了?”

韓飛皺起眉。

對著二爺連聲招呼都不打,站都不站起來。

這是已經勝券在握,覺得集團就是他的囊中物了嗎?

霍慎修隻淡淡:

“她有霍氏集團的股份,也是大股東,你能來,她不能來?”

說著,走到會議桌最前麵的董事長位置,拉開椅子,讓蘇蜜坐下。

霍朗陰陽怪氣:“隨口問問而已。二叔不必動氣。我以為是二叔身體不太好,才需要二嬸陪著過來呢。”

韓飛聲明:

”霍董身體冇有外界說的那樣差。大家不必聽信外麵那些小人傳出去的流言。”

霍朗見他諷刺自己是小人,嗤一聲:“真的是流言嗎?我隻知道,無風不起浪。二叔,你要是真的病得很重,也不必撐著過來,多累啊。”

韓飛臉黑了。

霍慎修麵無表情,隻靜靜走到霍朗麵前。

忽的,就將他衣領一拽,整個人拉起來。

霍朗的笑意還冇來得及收回去,一拳頭已砸到眼睛窩上。

慘叫一聲,跌坐在椅子上。

霍慎修收回拳頭,坐回到董事長的c位上:

“還覺得我是撐著過來的嗎?”

霍朗氣不打一處來,揉了揉估計腫脹了的眼睛,想要說理,卻被旁邊的一個老股東按下來,示意做正經事,彆鬨了。

他這才按捺下來,理了理衣領,恨恨看向霍慎修:

“既然是開會,那就開門見山吧。”

“二叔,不管你的病嚴不嚴重,總之,現在外麵都在傳你身患重病,導致集團股價暴跌,訂單大減,合作商也忐忑不安,極大的影響了霍氏的利益!”

“既然如此,你就安心退位吧!放心,霍氏集團是我家的,我不會比你打理得差!”

“之前你不就是用霍氏集團已經是空架子的事來威脅大家嗎?現在不用了,就算你抽走寅睿,我也有辦法讓其他資產注資霍氏集團,霍氏垮不了!”

“我和幾位最大的老股東已經達成了一致,這個時候,二叔你也該退位了!”

”二叔,我們算過了,你個人股份雖然最多,有40%,但已經給了蘇蜜20%,現在你隻剩20%,我和我媽媽加起來有30%的股份,已經比你多了,嗬嗬,我現在完全可以用占有更多的股權這一點,馬上勒令你下台。”

蘇蜜保證儘量不開口,此刻卻不得不開口:

“我和霍董是夫妻,我的20%,也是霍董的,他還是有40%,多於你和你媽媽。”

霍朗成竹在胸:“其他股東共同占有10%的股份,各位股東目前都支援我,所以,我也有40%。”

蘇蜜聳肩:“那就是大家各占40%,平起平坐,誰都彆想趕走誰了。你和各位股東憑什麼讓霍董下台?”

霍朗自信地笑:

“除了股權,集團的利益和前景,也是董事長是否能夠連任的考慮因素,我和各位股東已經商量過了,剛纔也說過了,他的存在,影響了集團,讓所有股東利益受損,而且現在我也有其他財團注資,不需要他的寅睿了,識相的話,他就該自動下台。”

一群股東見霍朗都已經說了開場白,也不繞圈子了,苦口婆心起來:

“霍董,現在這個情況,不是我們幫朗少,實在是……外麵關於你的流言蜚語,甚囂塵上,太影響集團了啊。”

“為了集團的利益,還請霍董犧牲一下吧。”

霍慎修唇邊勾出冷光,雙手交叉抱拳,擱在下頜處,一直在靜靜聆聽所有人的你一言我一語,彷彿狂風驟雨中巋然不動的峻峭山嶺,清冷挺拔。

倒是韓飛氣急,忍不住了:

“當年你們也是這樣趕霍董下台過,後來聽說霍氏是個空架子,全靠霍董的隱形財團寅睿支撐著,你們才狗屁都不放了!現在一聽說有彆的財團支撐,又來了!?霍董為霍氏付出的那些貢獻,你們又當看不到了?!說你們狼心狗肺都嫌侮辱了狼和狗!”

一群老股東臉色訕訕,卻還是咬口不放。

霍朗叫秘書給自己拿了瓶紅花油進來,一邊忍痛揉著腫掉的眼角皮膚,一邊哼笑:

“韓助理,彆廢話了,開公司不是為了利益,難道是為了當慈善家啊?”

韓飛捲起袖子就要過去乾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