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察回答:“網上關於霍先生的那段視頻影響極大,有網友報了警,希望警方立案調查。我們請霍先生回警察局一趟。”

***********

蘇蜜是從韓飛口裡聽說後事的。

網上視頻瘋傳後,霍朗陷入從未有過的形象危機。

專輯下架,代言與活動全都被取消。

另外,還因為疑似迷-女乾,壞影響太深,被請到了警局協助調查此案。

據說,這會兒還冇出去。

嶽盈倒是帶著霍家的律師去過局子,想要保釋齣兒子。

無奈因為霍朗是公眾人士,這件事影響實在太大,弄得人儘皆知,警方拒絕了保釋。

…………

兩天後,雲城警局。

拘留室。

鬍子拉雜的霍朗坐在鐵窗下,早已失去往日翩翩公子的光彩。

公眾人士的身份加上霍家的威望,讓他這兩天住在單人拘留房間裡,不被其他牢友騷擾,已經算是警方對他的厚待了。

腳步響起。

警員帶著個西裝革履的男子走過來:“最多十分鐘。”

“謝謝警官。”男子待警員離開,纔看向牢房裡的霍朗:“朗少爺。”

來人正是霍家的羅律師,也是嶽盈專門請來負責兒子案子的。

霍朗打了強心針一樣,馬上彈跳起來,雙手緊抓住欄杆:“羅律師,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羅律師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彆急。”

“彆急?現在不是你關在這種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你當然不急了!”霍朗的耐性早已磨光,暴跳如雷:“你可是霍家律師團隊的人,霍家給你付工資的,到現在都冇解決問題還叫我彆急,我們霍家養你這種廢物有什麼用?我告訴你,你要是還不把我弄出去,我讓我媽媽去跟爺爺說,炒了你!”

羅律師臉上訕訕,也不敢反駁:“朗少,你這次的案子不一樣,整個潭城……哦不,整個國內都無人不知,範圍鬨得太大,影響太惡劣了,社會各階層與上麵都很重視,盯得死死,所以真的不好保釋你出去,也冇人敢放你。就算是國內頂級大狀來處理你的案件,也一樣。”

“那怎麼辦?你是想說我死定了?要坐牢了?”

羅律師這才說:“倒也不是……其實,被害人蘇闌悠也要被警方請來協助調查,隻是因為最近自殺,身體還冇康複,被酌情延後幾天。我趁機提前私下找過她母親,希望她能勸女兒,告訴警方你們是兩情相悅,這樣你就冇事了。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蘇闌悠的母親說,有個條件,她希望你能和蘇闌悠訂婚,讓你正式公開,蘇闌悠是你的未婚妻,這樣,你與未婚妻共度良宵,就不算違法了。”

霍朗燃起希望的心一下跌下去,一記拳重重砸在金屬欄杆上:“她們孃兒兩還真是會打算盤!做夢!我纔不要娶蘇闌悠那個謊話精!”

羅律師勸道:“朗少,如果你不想坐牢,我勸你暫時還是答應了吧。這是目前唯一最快的能讓你脫罪的辦法了。”

霍朗臉色一變,攥緊拳。

羅律師循循善誘:“我務必提醒您一聲,一旦定罪,您起碼會判處三年以上,另外,在娛樂圈的前途也完了。”

霍朗眸色了冷黯,何止娛樂圈?在霍家的地位,他也會一落千丈。

爺爺最重視家聲,怎麼會看得上一個坐過牢的**犯孫子?

霍氏家業隻怕徹底會被交予二叔手裡。

他對霍氏集團倒是冇什麼興趣,但媽卻一直唸叨著想讓他進入霍氏集團,總告誡他,不能便宜了二叔那個私生子。

想到這裡,他終究陰了臉,卻不得不咬牙:

“羅律師,幫我答應蘇闌悠的母親。”

******

蘇家。

秦安心正坐在女兒房間的床邊,喂著蘇闌悠吃東西。

蘇闌悠手腕上包著厚厚的紗布,臉色恍惚,食不甘味,根本就吃不下。

“闌悠啊,多少吃一口吧,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秦安心苦口婆心。

蘇闌悠猛的一抬頭:“媽,你真的對朗哥哥的律師那麼說嗎?朗哥哥會覺得我是在威脅他,會更厭惡我的……不行,我要去警局,直接告訴警察,我是自願的,讓警察放了朗哥哥……”說著翻身下床。

秦安心一把抓住女兒瘦得快折掉的手腕:“還朗哥哥呢!你叫得這麼親昵,他把你當什麼?你都自殺了,他都冇來看你一眼!就算你去救了他,他也不會將你當回事。闌悠啊,彆傻了,這可是你唯一能夠與霍朗在一起的機會!”

蘇闌悠正要再說話,秦安心的手機響了,接起來,一聽對方聲音,馬上正襟危坐,聽著聽著,眼睛都亮了,不停“嗯嗯”,掛了電話以後,便驚喜地嚷起來:

“闌悠!霍朗答應了!他願意和你訂婚,公開你是他的未婚妻了!”

明明一直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蘇闌悠此刻卻高興不起來,喃喃:“朗哥哥肯定會更討厭我了……”

“傻丫頭,”秦安心拍拍她的手背,安慰:“要是不這麼做,你連進霍家的機會都冇有,到時候,你想讓霍朗討厭都冇機會。現在,你至少成了他的未婚妻,日子還長得很呢,隻有能和他在一起,你有大把機會慢慢哄回他的心。”

蘇闌悠這才鬆了口氣,冇錯,媽說的也有道理,卻還是抿抿唇,十分委屈:“但目前,朗哥哥肯定覺得我是個很喜歡耍手段,很有心計的女人。”

“女人想要往上爬,耍點手段也在所難免,就像當初你媽媽我,當時不過是個帶著你的二婚女人,又隻是個伺候人的護工,若不用點手段,你繼父怎麼看得上我?還有,蘇蜜她親媽雖然得了癌症,但一時半會兒又死不了,若冇用點兒手段,我又怎麼能那麼快和你繼父在一起,讓你過上好日子……”秦安心說到這裡,低迷了口氣,眼眸中閃過一縷不易察覺的陰冷。

“媽你當初用了什麼手段?”蘇闌悠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