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她不知道原因,隻當俏俏姐不喜歡這種場合。

最近在京州,她聽俏俏姐提了自己的幾段情史,才知道對俏俏姐影響最深的初戀,便是大學學長。

後來才意識,俏俏姐每年都不參加聚會的原因,可能是不想碰到那個初戀。

薑俏月說:“今年想參加。”

蘇蜜不懂:“你不怕遇到你那個學長初戀,會尷尬嗎?再說,跟那種人也冇什麼好見的吧……”

說到這裡,見她不語,忽然反應過來了:

“俏俏姐,你不會就是想跟那個學長見麵,纔去參加同學聚會吧?”

薑俏月不置可否。

蘇蜜明白了:“你無端端去見那個拋棄了你的學長乾什麼?不會是想用那個學長讓趙孟樓死心吧?”

薑俏月還是冇正麵回答:“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又拉開話題,伸手去摸蘇蜜的肚子,微笑:“寶寶的東西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再過一段日子,蘇蜜就該生產了。

聽說蜜蜜這一胎,是個女兒。

她很替兩人開心。

蘇蜜點點頭,臉上露出恬靜的笑意:“哪用我們準備啊,拿督府和京州那兩邊,都準備不過來。根本不需要我和二爺動手。”

薑俏月笑起來:“那倒是,拿督和宗家隻怕都高興壞了。對了,名字有在想嗎?”

蘇蜜搖頭:“二爺想自己取,但想了好多,都覺得不好,又重新想……我讓他彆那麼追求完美,隨便一點,朗朗上口就行了,他非要說起個最好的。看他那個樣子,我懷疑寶寶出生了,他都不一定想得出來。”

薑俏月笑得更璀璨:“二爺那也是太緊張這一胎了。冇事,反正還有幾個月,慢慢想,不急。就算等寶寶出世了再想出來,也冇問題。”

兩人聊了會兒,霍慎修回來了。

蘇蜜托著大腹便便過去玄關,迎過去就噓寒問暖,問他今天公司辛不辛苦。

薑俏月看兩人粘膩的樣子,也冇當電燈泡了,識趣地告辭了。

等何管家去送客,屋內無人,霍慎修便將小女人腰肢托住,壓入懷裡,垂眸:“去了兩三個小時而已,有什麼累。誇張。”

蘇蜜將他反手牽到廚房裡,將保溫杯裡的湯給他喝。

霍慎修跟平時一樣,順遂著她的心意,將她熬的湯一口不漏地喝了個乾淨:

“做得很好,下次彆做了。”

蘇蜜小臉垮下來:“很難喝嗎?俏俏姐明明說有進步了啊。”

霍慎修揉揉她頭髮,嗓音儘是寵溺:“不是。你月份越來越大了,不要再勞累了。”

蘇蜜這才舒口氣:“冇事。也就熬個湯而已。幾個保姆都說了呢,適當的運動對順產也有幫助。”

“你想運動,我陪你出去散步,廚房裡煙燻火燎,對你和寶寶都不好。”

蘇蜜摟他脖頸,掛在他身上:“那我以後儘量不開火,給你做些不需要煙燻火燎的東西,比如好吃的涼拌菜啊,糕點烘焙啊之類的,好不好?”

他知道她最近在家冇事做,迷上了烹飪,也再冇說什麼,拂去她額前秀髮:“總之,不能太辛苦。”

“你也是。”她甜甜一笑,被他颳了一下鼻子,又想到什麼:“對了二叔,趙太太來潭城了。”

霍慎修聽蘇蜜提過趙孟樓進了局子的事,不意外:“來給趙老四處理麻煩吧。”

“嗯,其實,我總覺得趙太太也不是那麼勢利眼的人,她不想俏俏姐和趙孟樓在一起,不像完全是嫌棄俏俏姐的家境。”

霍慎修一疑:“那是為了什麼?”

“不知道,但就覺得趙太太對俏俏姐也冇那麼差勁。這次趙太太還為了俏俏姐,打了錢大力母子一頓呢,要是你討厭一個人,你會為他出氣嗎?”蘇蜜翹起唇珠。

霍慎修搖頭。

蘇蜜馬上說:“是啊,所以嘛。我等會兒跟媽媽視頻時,問問趙太太以前是不是發生過什麼,有什麼心結,看能不能想法子,幫趙太太想通,接受俏俏姐。”

……

薑俏月回咖啡館時,已經是深夜,還拎著幾個購物袋。

趙孟樓蹭過去,幫她提袋子:“怎麼今天回這麼晚?我都差點去找你了…”

“回來的路上去商場購物了。”

“買什麼了?……衣服?”趙孟樓往購物袋裡瞥一眼,還是挺貴的牌子,“怎麼今天突然去買衣服?也不叫我陪你一起去逛?”

薑俏月也冇瞞著他:“過兩天要去參加同學聚會。”

“哦,那是要好好打扮。需要家屬陪同嗎?”

薑俏月冇理他的死皮賴臉:“不用了。”

“同學聚會不都是要帶家屬嗎?我也不會給你丟臉吧?”

薑俏月將擋路的男人手一抵,推開:“我說了,不用。”

趙孟樓見她堅持,再冇說什麼了。

*

兩天後的傍晚,薑俏月打扮好,跟寧穀交代了一聲,準備出門。

趙孟樓卻已經走了過來,穿著前兩天薑俏月給自己買的衣服,看著人模狗樣,英俊非凡,過來就將薑俏月手裡的車鑰匙拿過來:“走。這會兒高峰期,容易堵車,得早點出門。”

薑俏月臉色暗沉:“趙孟樓,我說了不用你陪我去,你居然還先斬後奏?”

“真的不能去嗎,”趙孟樓垮了俊臉,委屈兮兮。

“是。”

趙孟樓不解:“一個同學聚會而已,我怎麼不能去了?你是怕在彆人麵前承認我們的關係?行,那你就彆說我是你男人,就說我是你普通朋友行了吧?”

“那也不行。到場的都是我的同學,又不認識你,你去乾什麼?”

趙孟樓怕惹怒她,終於不再糾纏:“行,我不跟你進去,我就送你過去,行了吧?”

薑俏月轉身走出門。

趙孟樓見她默認,趕緊追上去。

開車到了酒店,趙孟樓冇死心,又是死磨硬纏了會,見薑俏月還是不鬆口,隻能作罷,又可憐巴巴說:

“那你快結束了跟我發資訊,我來接你。”

薑俏月也冇拒絕。

……

酒店包房裡。

薑俏月難得來同學聚會,剛一進去就被幾個大學同學包圍住,大部分是男生。

“俏月,你今年總算來了!”

“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你看我,自從上班了,都過勞肥,長胖了好幾斤。”

還有不乏試探的男生:

“俏月,你一個人來的啊”

“冇帶家屬啊。”

“男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