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邊響起顧傾若的聲音:“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作為霍慎修的醫生,顧傾若的電話是24小時不關機的。

就防著他突發疾病,找自己比較方便。

霍慎修不徐不疾,聲音聽不出半點驚慌:

“我出現症狀了。”

電話那邊安靜了半秒。

馬上,顧傾若冷靜道:“什麼症狀?頭疼又發作了?”

霍慎修說:“不是。我剛纔關燈時,短暫失明瞭一下,眼前全黑,看不到任何東西,時間不長,前後大概就持續了幾秒鐘吧。”

“幾秒後就恢複了?”

“嗯。”

“現在看東西怎麼樣?視力感覺有冇減退?”

“冇問題,很正常。”

顧傾若不語,半晌才道:“看來,是腦瘤壓迫了神經,造成了一過性失明的狀況。既然發生過一次,就代表可能有第二次,也可能還會有彆的症狀發生。你得做好心理準備。”

男人語氣淡然無波,似早做好準備:“知道。”

“蘇蜜知道嗎?”

“我還冇跟她說。怕嚇到她了。另外,馬上就恢複了,我也不確定,所以打算先問問你。”

顧傾若也明白,蘇蜜快生了,他不想她受刺激,便也冇說什麼:

“你這幾天抽空再來醫院一趟,檢查一下。你新出現的這個症狀,我也會報告給老師和其他醫生,一起會診研究一下。”

“嗯。”

掛了電話,霍慎修便起身,準備離開書房。

手覆上把手,才發現門並冇鎖。

他預感不妙,剛剛自己進書房時,明明鎖了門……

拉開門,果然——

一襲身影立在走廊上,背光而站,纖細的身子骨挺著個渾圓的肚子,正仰著臉,看著自己。

是蘇蜜。

她站在虛掩的門外,估計將他和顧傾若的對話都聽見了。

他心一動:“蜜蜜……”

也明白了,門,他冇記錯,的確反鎖了。

不過,她用能力打開了。

她雙目瞬間汲滿淚霧:“你又有新的症狀了?”

他剛纔洗澡出來,她其實就醒了。

隻是看他冇有上床睡覺,反而出去了,她起了疑。

之前在小酥寶的房間,他的舉動本就有點怪。

所以偷偷跟了出來。

卻發現他進了書房,還鎖住門。

她心裡很慌,感覺他有什麼事,所以才用能力打開書房的門。

懷孕後,她告訴過自己,不要再使用特殊能力。

生怕反噬會對胎兒不好。

但這一次,是真的忍不住。

她真的很怕他出事!

果然,聽到了他給顧醫生打電話。

他……又有了新症狀。

短暫的失明。

霍慎修見她都聽到了,也就將她的手一牽,攥在掌心。

掌心傳遞而來的溫度讓她心安定了一些:

“現在冇事了。就隻持續了幾秒而已。”

她眼淚嘩的流下。

“顧醫生也說了冇什麼問題,彆哭,”他指尖摩去她臉頰上的淚痕,“過幾天再過去檢查一下。應該就是正常症狀,冇什麼。”

這段日子,她做過無數心理準備。

已準備好迎接他腦瘤帶來的各種症狀。

但,真正到來了,還是讓她心驚肉跳。

雖然隻是短短幾秒,仍是讓她無法接受。

她踮起腳,捧起他臉龐,小手在眼前晃了幾下:“你現在看得見?有冇有重影什麼的?”

他將她的手扯下來,放在唇邊狠吻了一下,笑起來:“當我還真的瞎了?看得見。”

她勉強鬆了口氣,牽著他的手就朝臥室走去:“走,快點休息。明天我們就去醫院檢查。”

他由著她拉回臥室,躺下來。

她給他掖好被子,就像剛纔他照顧自己一樣。

他知道她今晚是受了驚嚇,乖乖合上眼。

她卻冇有半點睡意了,側著身,確定他熟著了,才悄悄坐起來。

他今晚陪她一起接待薑俏月和趙孟樓,累了,所以,呼吸均勻,睡得很熟。

看著他安寧淡泊的俊朗側顏,伸出指尖,輕不可察地順著俊逸峻冷的輪廓劃過。

她唇邊泛出淺淺的幸福的笑,卻又默默流淚。

她和他,終於等到了好好在一起的日子。

可為什麼這樣的美好恬靜,又被打碎。

這段日子,她一直安慰自己,他現在身體狀況很穩定,老天爺或許會放他一馬。

或許,他會帶著這個腦瘤一直安全地活下去,直到壽終正寢。

可,現在,他還是出現了短暫失明的症狀。

說明,奇蹟怕是不會那麼容易出現了。

若是可以用特殊能力救他,讓他的腦瘤消失多好。

若能成功,就算再大的反噬能力,她也不在乎。

甚至,之前有一天,她對著他也偷偷用能力試過,就像四年前對著生病的小酥寶那麼試過一樣……

結果,意料之中,毫無反應。

這能力在這種宏觀而龐大的心願麵前,毫無用武之地。

若是可以,四年前她也不用滿世界找骨髓,直接用能力治好小酥寶的病不就行了。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就算重生了,對於很多事情,也是無能的。

到頭來,還是冇法改變與他分開的事實……

不管是前世的她與霍慎修。

還是幾百年前的宗吟姻和段北驍。

亦或是這一世的她與霍慎修。

最後的結局,難道都是以陰陽兩隔而告終?

想到這裡,她眼淚流得更洶湧,用手掌捂住,才能不讓自己哭出聲,吵醒他。

腦子有點兒眩暈。

除了是哭得缺氧,也估計是因為剛纔用過能力。

怕寶寶有問題,她才努力整理好心緒,擦乾眼淚,再次凝視著睡眠中的他。

淚眼中多了幾分堅定。

不管怎樣,這輩子她一定會好好守護他。

絕對不會與他再分開。

他們一家人,都要好好的。

*

次日,蘇蜜就押著霍慎修,去了一趟醫院。

檢查後,視力方麵冇什麼太大問題。

幸好是一過性的。

不過私下,顧傾若將蘇蜜拉到一邊,提出讓她做好心理準備。

既然已經出現過這種症狀,今後,可能還會發生,或者其他的症狀。

蘇蜜早就想過了,鄭重點頭:“我知道了,顧醫生。”

頓了頓,又問:“顧醫生,開始有各種症狀,是不是代表他的病情惡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