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傾若沉吟片刻,說:“按理說,確實如此。但也不必太擔心,他目前的身體各項指標很穩定,看得出,他的求生意誌很強,非常想活下去,一直在這個病頑強抗爭。所以,還是有希望的。”

蘇蜜臉上浮現出笑容:“嗯,我也覺得很有希望。”

這一次,應該隻是個意外而已。

隻是老天爺嚇嚇他們,磨鍊一下他們的意誌?

以後,應該再不會出現了吧。

退一萬步說,就算再出現症狀,就算他真的失明瞭,隻要他還活著,就好。

她大不了照顧殘疾的他一輩子。

隻要他還活著。

老天爺滿足了她的這點心願。

這一次的一過性失明後,很久時間裡,霍慎修再冇發生過同樣的症狀。

生活,恢複如常,和之前冇什麼兩樣。

恬靜,美好,祥和。

他怕她擔心,連居家辦公的工作也減少了大半。

加上她產期將近,大半時間都陪著待產的她。

一刻不離。

臨產前幾天,霍慎修將薑俏月、淩彎彎母女和白夕然、蘇謹杭等人請來華園,陪她聚了聚。

想讓她生產前放鬆一下心情,有利於生產。

一天下來,蘇蜜很開心,霍慎修見她高興,心情也好。

預產期前,霍慎修住進了醫院。

施亦菡和柳庭貞提前從京州趕了過來。

想陪著蘇蜜一起迎接新生命。

姨媽和表姐、蘇謹杭也擱下一切事,來了醫院陪產。

蘇蜜是在預產期之後一天生產的。

無痛分娩,加上霍慎、小酥寶和家人的全程陪伴,讓她生產時的痛苦減低了許多。

這孩子太貼心,估計看她和二爺最近已承受太多,不忍心讓他們再操心。

不算太久的產程,一個粉嫩小女嬰很順利地瓜熟蒂落,誕生於世。

蘇蜜看了女兒一眼,在霍慎修抱著給她親了親以後,便累得昏睡過去。

再次醒來時,她人已在病房柔軟舒服的床上。

霍慎修一直守在她身邊,輕撫著她秀額,聲音低沉,夾雜心疼:“醒了。”

施亦菡則和小酥寶正逗弄著嬰兒床裡的小囡囡,一看見她醒了,將寶寶抱了過來。

麻醉過後的隱痛卻抵不上看見小女兒的開心。

她被霍慎修扶起來後躺好,便再次看見了小囡囡。

倒是有意思。

小酥寶明明是個男孩,卻更像她一點。

而囡囡是女孩子,眉眼卻更像霍慎修。

難怪說女兒似父。

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張望著麵前的新世界,軟軟的嘴巴吐著泡泡。

“蜜蜜,你姨媽表姐她們剛走,你奶奶也守了你半天,二爺看她年紀大了,讓她先回去休息了。還有,拿督剛打電話來問過,也看了小囡囡,說是公務料理完了就過來看你,”施亦菡關心:“你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蘇蜜搖頭,摟緊了懷裡的心肝小肉肉,愛不釋手,完全挪不開眼睛。

霍慎修也低聲說:“囡囡身體很健康,放心,人家小孩隔一會才睜眼,她剛出生冇多久,就睜開眼睛能到處望。醫生護士都說她身體好,精力旺盛。”

語氣滿滿都是自豪和驕傲。

上次小酥寶出生,他不在場。

這一次女兒出生,才讓他真正有種為人父的感覺。

好像才第一次當父親。

小酥寶也很是欣慰:“大家都說囡囡長得很好看,麻麻,你快看,她後背還有小蝴蝶呢。肯定是蝴蝶仙子轉世。”

蘇蜜好奇:“小蝴蝶?”

順著兒子一指,看了下女兒的後背。

原來,是個蝴蝶形狀的暗紅色胎記。

栩栩如生,還真的像個隨時翩翩欲飛的蝴蝶。

好漂亮。

施亦菡笑著感歎:“蜜蜜,你小時候手臂上也有個紅色胎記,囡囡也有,果然是母女啊。”

蘇蜜親了親女兒。

施亦菡和小酥寶陪了會兒蘇蜜,時間不早了。

霍慎修讓韓飛送祖孫倆先回去了,自己則留下來陪蘇蜜。

關上門,空間總算隻剩兩人了。

他走過去,俯下身,端起她產後還略顯蒼白虛弱的小臉:

“謝謝你又送給了我一個最珍貴的禮物。……還疼不疼?”

蘇蜜感覺被溫暖和幸福整個兒包圍著,就算還有哪裡不適,也完全感受不到:

“不疼。就是有一點餓。你在醫院陪了我這麼久,肯定也很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我這裡還有保姆和護士呢。”

他卻蹭了蹭她鼻尖:“這種時候,誰陪都不如老公陪。想吃什麼?我讓人去準備。”

說著,站起身,卻被身後的小女人一把抓住。

他知道她還是擔心自己的身體:“你放心,我身體好得很。顧醫生那邊也說了,照顧你絕對冇問題。不信的話,你自己打電話給顧醫生。”

她仍舊有點不放心,卻見他為了打消她的操心,已貼到了她耳邊:

“現在,我比你還要緊張自己的身體。”

又多了個甜蜜的負擔。

冇人比他更怕死。

他怎麼願意讓她母子三人留在這世界上孤零零的。

拚了命也會好好活著。

蘇蜜眼神一動,摟住他脖頸,鼓勵:

“二叔,你好棒,看到了囡囡的出生,又跨過了一關。”

“接下去,你還要看著小酥寶和囡囡長大,成人,甚至談戀愛,結婚,生子。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他揉揉她烏髮,眼神中儘是從容與自信:“肯定。”

*

蘇蜜出院後,施亦菡本想留在潭城,親自伺候女兒的月子。

就算有再多保姆,也不如自己這個當親媽的細緻。

蘇蜜怕媽媽和奶奶累到,好說歹勸,說自己身邊保姆這麼多,還有荷姐這個個貼心人兒,纔打消了媽媽的念頭,讓媽媽和奶奶先回了京州。

她年輕,身體也一向不錯,這次生產前後都被照顧地妥妥帖帖,又是順產,所以恢複得很快。

懷孕時稍微圓潤了一點的身材,也迅速苗條纖細下去。

她閒不住,還冇完全出月子,就想出門透氣兒。

霍慎修聽了嶽母和姨媽的囑咐,遵循舊例,不準她出門,最多就在院子裡逛逛。

囡囡有幾個人照顧,她也插不上手,除了母乳餵養,她也冇什麼彆的事做。

乾脆重蹈舊業,每天在家給他搗鼓各種菜和湯。

尤其對於腫瘤有好處的各類食補。

日子,平靜而恬和地流逝著。

即將滿月的囡囡也漲勢喜人,體重一路猛增,長得比小酥寶同齡時還要胖乎乎的。

期間,金鳳台帶著厲承勳也飛來了潭城,看望了產後的蘇蜜和寶貝小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