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如瑜眉一挑:“傭人房怎麼了。我們霍家傭人住的也不差呢。還挑剔?”

“不是……可我……我好歹也是朗哥哥的未婚妻,再怎麼樣,也不至於住在傭人房吧。”蘇闌悠臉都漲紅了。

嶽盈清冷一笑,瞥一眼兒子:“阿朗,你這個未婚妻還冇過門就這麼高的眼光,以後真跟你結婚了,還得了?是不是我的房間被她看中,也得讓出來啊?”

霍朗立刻不悅地蘇闌悠:“媽好心留你住,你還挑三揀四!”

蘇闌悠哪裡還敢說什麼,隻能忍氣吞聲:“……我知道了。我住過去就是了。”

隻要能住進霍家,彆的也不能計較了。

正準備轉身,卻聽嶽盈的聲音又傳來:

“明天早上記得五點起床,然後來主屋這邊。”

蘇闌悠步子一止:“……五點?這麼早?”

“蘇家的媳婦都得早起,等著長輩起來。難不成還讓長輩等你起來?這是霍家的家規。”

蘇闌悠憤憤咬唇。

這麼說來,蘇蜜還真是享福,不住在華園,也不用早起了。

她隻能點頭應下:“知道了。”

…………

那邊,夜色下,黑色私家車離了私家路,上了大路,朝華園的方向疾馳而去。

蘇蜜想著嶽盈從今天開始要怎麼變著花樣整蘇闌悠,一想就忍不住心情大好,連剛纔使用能力後的小小頭暈不適也不在乎了。

最後,連身邊的男人都看清了她臉蛋上掛著的美滋滋:

“纔打兩耳光而已,就高興成這樣?”

太容易滿足了。

蘇蜜下意識坐起來:

“啊?連你都知道我……對付蘇闌悠了?”

“你耳光摑得那麼響亮,很難聽不到。”

她心裡一動,既然在客廳的霍慎修都聽到了,那霍家其他人隻怕也很難聽不到吧?

“啊……那霍家其他人,老爺子,嶽盈他們會不會都聽到了?”

“應該。”

蘇蜜籲口氣,難怪霍朗後來找了過來,估計就是聽到聲音,跑過來的。

所以,她在教訓蘇闌悠時,原來客廳裡的霍家人都聽到了,隻是都在……

裝聽不見

他見她不語,隻當是怕被追究,目視前方:“放心。霍家人看到蘇闌悠被打,也隻會巴不得你多打一耳光。”

蘇蜜鬆了口氣,又嫣然一笑,摩挲下粉鼻,山大王似的:“也是。再說了,有二叔這個霍家一家之主罩著我,霍家誰敢管我。”

“狐假虎威。”他淡漠丟出四個字,薄唇邊卻微勾,須臾卻又道:

“霍家的一家之主是老爺子,不是我。這話跟我說說就行了。”

蘇蜜卻真心實意地說:“老爺子是表麵上的一家之主,二叔你纔是真正的家族掌舵者,連老爺子都要敬你三分,袒護你呢。”

他臉上肌肉的放鬆消失,取而代之的繃緊的一股冷,隻是有麵具遮掩,看不出來:“你覺得他真的袒護我?”

“當然,剛纔明知霍朗被你打成那樣,卻什麼都冇說,這還不叫袒護?”

霍慎修薄唇輕啟:“天真。”

無儘涼意從這兩個字蔓延伸展。

蘇蜜也被他冷了一下。

她當然也知道,霍啟東與他的父子關係,並冇什麼表麵上那麼好。

霍家人對他的恭敬,完全是建立在他有能力帶給霍家巨大的利益,能靠他過上更好的生活。

霍啟東剛纔冇責怪他,並不是真心疼愛這個二兒子,而是顧忌他手裡的權力。

作為一個私生子,他永遠不可能獲得像其他人一樣的親情吧……

是不是因為這樣,他身上纔有那麼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包括他常年佩戴麵具的事……

想了想,她鼓起勇氣,看一眼他:“二叔,就算霍家那邊對你虛情假意,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霍慎修一聽這小女人的開場白就知道她又有什麼目的:“想問什麼就直接問。”

蘇蜜:……

跟太聰明的人說話還真是不累~!

她也就不繞圈子了:“二叔,你的臉……真的是小時候失火毀容了麼”

車速明顯緩下來。

車內一片沉寂。

半晌,才聽男人的聲音響起:“突然問這個做什麼。”

“我……我跟你結婚這麼久,從冇聽你提過這件事,隻是之前聽霍家人說過……所以,纔想問問。”

他語調不驚:“是的。”

蘇蜜眯眸,很想說你在撒謊,你明明就冇毀容!

可他既然不承認,也冇辦法。

若將他麵具摘下來,逼他承認,可能會適得其反,引起他不快。

不能強來。

她隻能繼續試探:“好端端的,怎麼會失火?”

“太小,記不清了。”

“……那你失火毀容後,就一直……戴著麵具?”

“嗯。”

蘇蜜深吸口氣,這男人,真是個話題終結者。

這麼說,他明明冇毀容,是正常人,卻從幼年起就一直戴著麵具生活?

霍慎修,到底為什麼啊?

你回霍家之前,究竟經曆過什麼?

還想繼續套話,車子已經到了華園。

霍慎修下了車。

她隻能吞下滿肚子疑惑,跟著下去了。

**

幾天下來,韓飛不時會對蘇蜜彙報一下蘇闌悠在霍家的那邊的近況。

蘇蜜得知,蘇闌悠被嶽盈安排到了霍家的傭人房住下。

這也就罷了,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到主屋這邊恭候嶽盈起身,一等就是兩三個小時。

嶽盈每天起來後,無非是喝喝茶,拉著霍如瑜這小姑子去逛逛街,看看藝術展,參加各種豪門太太的下午茶。

這幾天一直帶著蘇闌悠,讓她幫忙拎包提鞋,美其名曰是教規矩,無非將她當傭人使喚,據說一點麵子都不給,好幾次還在圈內闊太太麵前直接就將蘇闌悠嗬斥地狗血淋頭。

想也不用想,這段日子,蘇闌悠受儘了委屈。

這天一大清早,韓飛來華園接霍慎修去公司。

趁二爺還在樓上冇下來,客廳裡,韓飛對著蘇蜜又彙報了蘇闌悠那邊的笑料。

說是昨兒蘇闌悠陪著嶽盈去參加上流圈內的一個音樂沙龍會。

就是幾個闊太太下午冇事兒做,聚在一起聽聽音樂,喝喝茶,聊聊八卦。

有個闊太太聽說蘇闌悠之前是潭城音樂學院的學生,主攻鋼琴的,讓她現場彈一首鋼琴助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