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請問您是哪位,有預約嗎?”

跟韓飛見麵還要預約,那跟霍慎修見麵,豈不是得先排隊十天半個月啊?

“……冇有。我是韓助理的…嗯,朋友。和他也約好了。”基於上次被霍慎修的女秘書當成騙子,這一次,還是保守點兒吧。

“既然是朋友,又約好了,小姐您可以直接打電話給韓助理。”

“韓助理電話關機了。你幫我聯絡一下他可以嗎?”

前台不太信任地掃了蘇蜜一番:“不好意思,如果冇預約,那就請你坐在那兒等韓助理下樓吧。”

“那他什麼時候才下樓?”

“這就不清楚了。不過剛聽總裁辦的人說,高層好像正準備開會。”

蘇蜜籲了口氣,難怪韓飛突然關機,可能是臨時有會議,隻能關機。

一場會也不知要開多久。她也不能一直等著吧,下午還有工作呢。

讓她先回去,又實在等不及,想快點知道關於秦安心的調查結果。

她轉身,坐在了大廳沙發上,看一眼幾個前台和守在電梯入口處的保安,想混上樓,根本不可能嘛……這比機場的安檢還嚴格。

她目光一轉,望向大門口的旋轉玻璃門,心念一轉:“碎掉!”

眾目睽睽下,一扇玻璃門忽的劈啪一響,裂開了!

前台和保安一驚,忙跑過去檢視,隻留下了一個前台在原地。

蘇蜜趕緊趁機朝電梯口跑去。

一拐彎,便避開了眾人的視線。

她麵前有好幾個電梯。

最裡麵的一個,看起來最是高檔,上麵還用鍍金標註著‘CEO專用’,需要指紋才能進入。

看來是霍慎修的專用電梯了。

那是個觀光電梯,就是那種四麵都是玻璃,一路上行可觀賞到外麵的。

她有點奇怪,他這個人最注重**,專用電梯怎麼會做成四麵內透的觀光電梯?

不過也冇多想什麼,隨便按下手邊一個普通電梯的鍵。

保安回來之前,電梯徐徐下來,開了門。

她飛快進去。

剛纔瞥了一眼大廳裡的樓層介紹表,總裁辦公室位於48樓。

韓飛應該也在那一層。

摁下48層鍵,轎廂門合上。

一層層往上升去。

蘇蜜舒了口氣,一口氣還冇緩過來,頭頂的燈卻閃了一下,轎廂也震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

不會是地震了吧?

潭城冇發生過地震啊……

她錯愕了一下,還冇回神,電梯內的燈啪一下,徹底熄了,一團漆黑!

電梯也轟然停了下來!

媽呀,電梯壞了?

這得要什麼神仙運氣,才能趕上第一次來霍氏集團就碰上這種事兒啊!

她哭笑不得,忙摁起來,電梯門卻遲遲不開,緊急鈴摁了半天,也冇人迴應!

她拿出手機,想打給霍慎修,電梯裡的信號也差,半天都打不出去。

最後,她放棄了,黑暗中對著電梯門的方向,嘗試著:

“恢複運行!”

電梯卻紋絲不動,依舊停著。

可能是太黑了,她幾乎看不到電梯的全貌,用手機光罩著,也不行。

這麼久了,她大概明白自己這個能力的使用條件了,是需要完全看清楚麵前的物體,身在足夠的光亮中,這能力才能成功動用。

眼下的環境太黑了。

她又用手機照著電梯門,試了好幾次,還是不行。

倒是發現手機終於有了一格微弱的信號!

…………

48樓。大會議室。

馬蹄形桌的主位,霍慎修放在桌麵上的震動起來。

彙報的高層停住聲音。

他瞥一眼手機的來電,眸色一定。

身邊的韓飛也看到了,是蘇蜜打來的,身軀不禁一挺。

肯定是夫人來了公司,不能上樓,又聯絡不上他,才找二爺。

他見二爺不太想接的樣子,低聲提醒:“二爺,是歐夫人的電話。”

霍慎修眼神冰涼了少許:“我是不會認字嗎?”

韓飛:……

卻還是忍不住:“二爺,這個時候打電話,興許是夫人有什麼急事,不如還是接一下吧。”

霍慎修見他比平日多話,肅冷了眉眼,幽深看他一眼。

看韓飛的樣子比自己還急。不太尋常。

他終於拿起手機,接起來。

還冇來得及說話,那邊已飄來帶著哭音的委屈聲:

“二叔,我被困在你公司電梯裡了……”

…………

電梯還是冇有恢複的意思。

雪上加霜的是,蘇蜜剛說完,手機徹底冇電,自動關機了。

她隻能等著救援。

終於,電梯外傳來動靜,像是有人說話,還要撬動聲。

她精神抖擻起來,立刻跑到門口叫起來:“是不是有人來了?!”

外麵傳來韓飛的聲音:“稍等一下,馬上!”

她鬆了口氣,看見電梯門終於一點點地被撬開,一小絲光亮透進來,但還是很黑。

電梯正好上升到樓層與樓層之間。

卡住一半。

門被公司工程部的員工撬了一小半,到了極限,再撬不開了,無奈回頭:

“我們工具有限,繼續強行撬,隻怕會出問題,隻能等消防部門過來。”

電梯外,韓飛朝下麵電梯裡的蘇蜜喊了一聲:“彆著急,已經通知消防了,不過估計還要幾分鐘才能到。”

霍慎修眉眼冷肅地盯著已經開了縫隙的電梯門,依稀能看見轎廂裡的小女人的身影。

忽的,電梯一個震動,往下沉墜了一點!

雖然隻有幾公分,他卻眼睜睜看著那小女人因為電梯的下墜,一個措手不及摔坐在地上。

電梯是壞的,繼續待在裡麵,可能隨時會下墜,人也會摔死。

電梯內,蘇蜜冇想到電梯又往下墜了幾公分,摔了個屁股蹲兒,揉揉尾椎,剛爬起來,便看見個身影從上麵開的那條縫隙利落地滑下來,站定:

“這麼多架電梯你不坐,偏偏選了個正準備維修的,外麵的停用標誌牌,你冇看見?”

雖然看不清楚,但聲音卻儼然是霍慎修。

她呆了一下:

“你……怎麼下來了?”

“電梯可能會隨時下墜。”

“…………那你也不用下來陪我啊!”

“怕你不知道怎麼自救。死在電梯裡,晦氣。”男人清冷一嗤,過去就抬起手,將麵板上的所有樓層鍵都按下來,然後將她調了個麵,將她強硬地按在牆上:

“消防來之前,緊貼牆麵,呈一條直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