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將她擺弄好,自己則站在她身後,用身軀貼緊了她嬌小的身軀,將她牢故地釘在牆壁上。

萬一電梯繼續下墜,這個姿勢能讓她減少被衝擊的傷害。

她自然也明白,卻也知道自己貼著牆壁,被他固定住,受傷的機會會減小,但身後的他卻相當於成了自己的氣墊,可能會受傷:“你這樣……自己會受傷的……”

“不用你操心。”

蘇蜜頓了一頓,抿唇:“二叔,你還在生氣麼”

“不要廢話。注意力集中。”

她也就噤了聲,專心等待消防。

一分鐘,兩分鐘過去了,卻發現身後貼著自己的身體,好像溫度增加了不少。

燙燙的。

還有點兒濕濕的。

像是汗水。

還能察覺到他身體不經意的有些顫抖。

他……這是怎麼了?不是在緊張吧?

但看他這麼駕輕就熟的樣子,不至於會怕啊。

她一詫,試探著想要回頭看他:“你怎麼了?”

“彆回頭,專心貼著牆壁。”回答他的聲音,竟是在發顫。

就像是在極力鎮壓著什麼可怕的心情。

“到底怎麼了,二叔?”她覺得他不是害怕,而是有什麼病發作了,再顧不得彆的,轉過身,藉著縫隙外透出來的一絲光線,正對上一雙佈滿血絲的赤紅眸子……

他一雙瞳仁從來淡定如山,波瀾不驚,神秘地就像看不到底的名山大川。

可現在從未有過的失態……仿似走火入了魔一樣。

瀕臨崩潰。

她忙將她他攙到角落,讓他倚靠在轎廂牆壁上,這才發現他身體每一塊肌肉在鎮壓著震顫。

抬起手,想要撫慰他,卻碰了一手的冷汗,全是他額頭上的。

“你到底怎麼了?”她一驚。

他在黑暗中攥住了她的手,緊緊捏在掌心,嘶啞著嗓子:

“……冇事。陪我……就好。”

他將她的手握得很緊,幼嫩纖細的骨骼都恨不得要被他捏斷了,但這樣彷彿能讓他有個寄托,身體顫抖地冇那麼厲害了。

她便也就咬住下唇瓣,忍著痛,任由他拽住手,心頭又一動。

難道他這是……有幽閉恐懼症?

正這時,兩人頭頂上的電梯門嘩啦被人拉開。

光亮瀑布般傾瀉而入——

韓飛的聲音也傳進來:

“二爺,消防人員來了!”

電梯內的光線恢複,男人臉色驟然好轉了不少,就像沙灘上的魚終於回到了海洋裡,有了水的滋養。

救生梯放下。

霍慎修調勻氣息,站起身,將蘇蜜先抱上梯子,送上去,自己則後腳上去。

韓飛見蘇蜜無礙,鬆了口氣,再看見後上來的二爺臉色不大對勁,察覺到什麼,吸口氣,忙過去低聲:“二爺,要緊嗎……”

霍慎修離開逼仄窄小的電梯,除了額上冷汗還冇乾,基本已恢複如初,嗓音寧靜而篤定,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冇事。”

蘇蜜:“……”

他這恢複得也太快了吧?

和剛纔在電梯裡的人,判若兩人……

他看一眼蘇蜜,眸色暗冷幾分,不說話,直接朝自己的專用電梯走去。

韓飛忙給蘇蜜丟了個眼色,示意跟上。

蘇蜜也就與韓飛一起,跟在霍慎修的身後,一起進了專用電梯。

四麵都是透明玻璃的轎廂穩而快速地向上攀升。

一路上,霍慎修冇說一個字。

蘇蜜自然也不敢說話,卻好像明白了什麼。

難怪他的專用電梯做成觀光電梯,四麵都是玻璃。

就是因為他有幽閉恐懼症,不敢待在窄小黑暗、看不到外麵的地方吧……?

對,這麼說起來,還真是……

在雲城公乾住在酒店那幾天,她也注意到他上下樓坐的是透明玻璃的觀光電梯。

當時雖然也有點奇怪,但也冇多想什麼。

專用電梯運行速度很快,一下就在48層停定。

電梯門一開,霍慎修大步走出去。

三人前後進入總裁辦公室。

蘇蜜來不及欣賞他奢侈寬大的辦公室,便看見霍慎修徑直繞到自己的辦公桌後麵,坐到了真皮椅子上,開始秋後算賬:

“你怎麼來了。”

蘇蜜指了指韓飛,乖乖說:“我是來找韓飛的。”

霍慎修:“……”

臉都黑了幾分。

他還當這小女人是看見他好幾天不著家,特意來哄自己歡心,套近乎的。

所以原來她今天來霍氏集團,是來找韓飛的!??!

人家根本不是來找他的,是來找他助理的。

小醜竟是他自己。

韓飛的小心臟也是抖了兩抖:“……”

怎麼有種要被夫人害死的感覺?

他忙對霍慎修解釋:“二爺,夫人的確是來找我的,不過是為了公事。”

霍慎修駿眉泛了涼意,更是瘮人:“你跟她有公事?”

韓飛一個冷戰,苦笑:“我最近在幫夫人查秦安心的事,今天正好查出些眉目,夫人說來公司聽我彙報。我本來說下去接她,可突然二爺這邊要開會,臨時關機了,我知道二爺和夫人最近冷戰……也不好對二爺說。夫人到了公司,找不到我,才隻能一個人上來,遇到電梯意外。”

霍慎修神色這才漸漸舒緩一些。

韓飛又忙說:“二爺和夫人先說說話吧。我先出去。”又看一眼蘇蜜,示意在外頭候著。

這兒不是久留之地。

還是先撤!

蘇蜜看韓飛離開,這纔看向霍慎修,壯著膽子問:“二叔,你是不是有幽閉恐懼症?”

霍慎修並不意外她會問,嗓音陰鬱:“蘇蜜,比起你現在的嚴重好奇心,我更喜歡之前那個少話的你。”

之前的她,對他根本不關心,當然少話!蘇蜜既然都問了,也就豁出去了:“幽閉恐懼症,還有對體罰的事有應激反應,這些都屬於心理疾病,二叔,不如我帶你去看心理醫生?這是病,能治好的——”

霍慎修臉瞬間垮下來:“蘇蜜,想罵我是精神病不必拐著彎!”

“不是,精神病和心理病是兩回事……就算有精神病也很正常,城市人很多都有的,二叔,我表姐人脈廣,認識不少有名的心理醫生,不如我叫她幫忙……

“夠了。”霍慎修翻臉了,指了指大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