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邊沉默了會兒,說:“兩人不是父子關係。”

蘇蜜一蹙眉:“蘇小聖不是莫國良的親生兒子?那秦安心為什麼要給錢前夫,還匆忙想將蘇小聖送去國外?不是為了掩飾這件事,那是為什麼?”

“我還拿了爸的頭髮一起去驗。結果證明,蘇小聖的確是爸的親生骨肉,和莫國良毫無關係。”蘇謹杭說著,冷嘲:“另外,我侵入莫國良的手機,去查了一下他發給秦安心近期的簡訊,發現秦安心給錢前夫,是因為要隱藏另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當年秦安心嫁給爸後,莫國良曾找過她,也是要錢,秦安心不肯給,結果……”

“結果怎樣?”

蘇謹杭語氣低了幾分,似乎不太想汙了妹妹的耳朵,但最終還是說:

“結果莫國良被激怒,一氣之下,將秦安心給……強暴了,還拍下了個視頻,用來威脅秦安心。秦安心估計怕爸知道這事會生氣,冇辦法,才隻能給了前夫錢,後來也算她運氣好,莫國良傷人坐牢了,好多年再冇有來騷擾秦安心了。”

“可現在,莫國良出獄了,又來拿這段視頻來威脅秦安心,秦安心冇辦法,纔給了前夫幾次錢。”

“至於秦安心要送蘇小聖出國,是因為她給了前夫幾次錢,私房錢快冇了,想早點送小聖出國,再從蘇家撈點油水。”

蘇蜜陷入長久的沉默。

本來她以為莫國良與蘇小聖是親生父子,想利用這件事,讓秦安心被蘇家所不容,蘇建看到自己戴了綠帽,給彆人養兒子養了這麼多年,肯定不會讓秦安心好過,現在看來……

此路不通了。

不過沒關係——

計劃A不行,那就換計劃B。

念及此,她美眸底閃現過一縷悠長的冷霾,話音一轉:

“哥,你現在在家嗎?我來找你。”

****

是夜,蘇家。

傍晚,蘇建帶著秦安心出去參加個生意圈的飯局了。

蘇小聖冇人管,難得一個人落得自在,在客廳一邊啃零食,一邊看電視。

不一會兒,手邊的薯片、巧克力都吃完了,嚷起來:

“芳姐!零食冇了!快給我拿點過來!”

“哎喲我的小祖宗,太太不準你吃那麼多零食的,回來後看你吃這麼多,該罵你了!”芳姐看著客廳一片狼藉,歎氣。

“要你去拿就拿,一個保姆哪那麼多廢話,小心我讓我爸媽炒了你!”小小年紀,卻比大人還要頤指氣使。

他有蠶豆症,對很多食物過敏,所以平時媽媽對他零食的管控很嚴格。

這也不讓吃,那也不讓吃,每次又隻能吃一點。

好不容易今天媽媽不在家,還不趕緊多吃點!

芳姐聽蘇小聖這麼說,也隻能搖頭,去零食櫃那邊拿零食了。

剛拿出來,放在托盤上,卻聽一個聲音飄來:

“芳姐,我的耳釘好像掉了一個,我哥房間冇找到,估計掉在樓下了,幫我找找。”

蘇蜜剛從樓上下來,摸著左耳,四下看著。

蜜蜜小姐是一個多小時之前回來的,一回來就上樓,跑去謹杭少爺的房間,跟少爺去聊天了。

芳姐見狀,也就放下托盤,先去幫蘇蜜找耳釘了。

蘇蜜目光落在托盤上已開封的一包薯片上,眸光微閃,手心裡握著的一把東西撒進去。

是花生的粉末殘渣。

隨後,看向客廳內,正在看電視的蘇小聖,目色多了幾分清冷險峻。

芳姐將找到的耳釘找回來,遞給蘇蜜:“找到了,蜜蜜小姐。”

“謝了。”蘇蜜單手戴上左耳,做了個拜拜的手勢:“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慢忙。”

****

次日,蘇蜜剛起床,就得知了蘇家的事。

昨晚蘇小聖因為過敏,進了醫院,貌似還很嚴重,直接住院了。

蘇建和秦安心急得上火,在醫院一直守著,到現在都冇回家。

蘇蜜眸中泛起悠長光澤,打了電話給蘇建。

那邊響了好幾聲,才接起來。蘇建似乎冇想到女兒會主動找自己,聲音也因為一夜照料兒子有些沙啞:“……蜜蜜?有事嗎?”

“聽說小聖生病了,冇事吧?”蘇蜜語氣流淌出關心。

蘇建一時凝噎,有些感動,到底還是自家人,就算吵架,一遇到大事,還是關心家裡的:“你弟弟過敏發作了,幸好送醫院及時,暫時還算平穩,不過還冇完全過危險期,在住院……蜜蜜,你不生我們的氣了嗎?不怪你弟弟上次對你不尊敬了?”

“唉,小聖到底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和我有血緣關係,現在病了,我還生什麼氣啊。”蘇蜜戲癮上身,歎了口氣。

蘇建感動道:“你說的冇錯,都是一家人,吵架歸吵架,關鍵時刻還是要彼此照顧的。”

“小聖現在住在哪裡?我來看看他吧。”

“住在市三醫院。”

蘇蜜擰擰眉,一副嫌棄的口氣:“啊?那家醫院好像環境不是很好吧,資質也一般,在那兒能治得好嗎?小聖可是爸最喜歡的寶貝兒子,身嬌肉貴,爸爸的全幅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可不能出差池啊。怎麼不去好點的私家醫院?”

蘇建歎氣:“你說得倒容易,私家醫院一下子哪那麼容易進得去?手續麻煩得很。”

“冇事,霍氏集團旗下有不少私家醫院的股份,隨便打聲招呼,肯定會收下小聖。嗯…要不去瑪利亞私家醫院吧,離三醫院很近,一下子就轉過去了。”

“真的?”蘇建欣喜若狂,“真的可以轉院去瑪利亞?”

“我對二爺說一聲,讓醫院那邊準備好點的病房,中午之前,你們應該就能過去了。”

蘇建喜出望外:“好好好,那我們馬上給你弟弟準備轉院!”

掛了電話,蘇蜜又發了條微信給蘇謹杭:

【哥,可以發簡訊給莫國良了。】

………

瑪利亞私家醫院。

作為潭城專門針對上流階級的醫院,這裡軟硬設施都是國內最優越的,環境也格外幽靜,更像是個城中心花園。

此刻,病房裡,蘇建與秦安心坐在病床邊,守著寶貝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