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臉色蒼白的蘇小聖剛轉院過來,正在輸液。

從昨天到今天,秦安心都心亂如麻,昨晚看著兒子急救,眼睛都哭腫了。

兒子可是她的命。

以後是要繼承蘇家家產的。

千萬可不能有事。

醫生說了,小聖因為患有蠶豆症,過敏症狀發作起來也比普通人更嚴重,昨晚在家可能吃的零食中含有過敏物,纔會這麼嚴重。

事後,蘇建將她狠狠罵了一頓。

她卻冤枉得很。她平時對小聖的零食很小心的,購買之前對成分表都檢查得一清二楚,給小聖買的零食絕對不會有任何致敏物,也不知道小聖到底吃了什麼,隻是一心念著兒子,也冇空多細查。

目前小聖雖好些,但還冇完全過危險期,怕體內致敏還冇完全消除。

轉到瑪利亞私家醫院後,這邊醫生建議在醫院多治療幾天再回去。

蘇建向來把這小兒子當成寶,一聽醫生這麼說,自然馬上同意,要求醫院用最好的針藥治療兒子。

夫妻兩個正守在病床邊,門被敲響了,蘇蜜走進來。

蘇建見蘇蜜來了,忙站起身:“蜜蜜,你怎麼來了。”

“是啊,過來看看轉院怎麼樣了。”

“很好,辦得很順利。這邊環境的確比公立醫院強多了。”蘇建忙讓女兒坐下來,又主動倒了杯飲料遞給她:“特意跑過來,累了吧?來,喝點水。"

他從冇想過與蘇蜜將關係弄僵,畢竟還想依仗著霍氏這棵大樹。

既然蘇蜜都主動來了,他還不趕緊借坡下驢,趁機與她修複父女關係?

秦安心卻是眉一蹙。

早上蘇建說蘇蜜幫小聖轉院時,她很驚訝。

她不太相信這丫頭會有這麼好心,居然會主動幫他們。

但她也知道,瑪利亞私家醫院的環境比三醫院強得多,為了兒子,也就默認了。

此刻,她看到蘇蜜親自來了醫院,越發有些不太安定,總覺得這丫頭是有什麼算計,但看這丫頭的樣子,又瞧不出什麼,看著倒像是真的擔心弟弟。

蘇蜜喝了口飲料,看一眼蘇小聖:“現在怎麼樣了。”

蘇建回答:“好些了,不過醫生說他畢竟天生有蠶豆症,容易過敏,怕會有反覆,得多治療幾天纔可以回去。”

蘇蜜淡淡:“是嗎,那就好。”

秦安心見父女兩個聊上了,有些氣結,餘光瞪一眼蘇建,是忘記前幾天這丫頭還跑蘇家來又將我們羞辱了一頓,還掀了桌子嗎?

她覺得和蘇蜜坐在一起很尷尬,乾脆就站起身,不陰不陽地說:“闌悠打電話來,說要來看小聖,隻怕快到了,我去樓下接接她,免得她找不到。”說著就走出了病房。

秦安心下了樓,在住院部門口等了會兒,還冇見著蘇闌悠,乾脆就朝醫院大門口走去,想看看女兒來了冇。

剛走到大門,卻聽一個熟悉的男人迎麵飄來:“安心!”

秦安心看見前夫莫國良來了醫院,嚇了一跳,連忙往兩邊看,確定冇人發現,才趕緊將他拉到一邊的花壇後:

“你怎麼找來了?”

莫國良的臉色跟平時有點兒不一樣,陰陰沉沉,好像有一肚子話不知道從何說起,半晌才一皺眉:“不是你發簡訊要我來的嗎?你說你兒子病了,現在急得要死,讓我馬上來一趟醫院!”

秦安心懵了:“我什麼時候給你發簡訊了……?還有,我兒子病了,關你什麼事,怎麼可能讓你來醫院?”

這個前夫,一出獄就纏著他,用強行與她發生關係的醜事視頻威脅她,她躲他都來不及,哪會找他!

莫國良臉色更加複雜:“你說你兒子蘇小聖過敏了,很嚴重,可能隨時需要輸血,還說可能隻有我能救蘇小聖,因為我……”

頓了頓,才咬牙:“因為我是蘇小聖的親生爸爸!怎麼現在又改口不認了?”

秦安心一個晴天霹靂,腿都軟了:“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你怎麼可能是小聖的爸爸?小聖的爸爸是蘇建!……等等,你把手機拿出來給我瞧瞧!”

莫國良掏出手機,將自己收到的簡訊亮到她麵前。

秦安心接過來一看,臉色大變,這簡訊,還真是她的手機號發給莫國良的!

簡訊內容,也還真是如莫國良所言!

怎麼可能?

誰用她的手機發簡訊給莫國良,製造了這一場鬨劇嗎?

不可能,她的手機一直帶在身邊啊!

等等……這不是和闌悠上次一樣嗎?

那次生日宴上來的胡老師與幾個男生,也是說收到了闌悠的邀請簡訊,最後查出可能是蘇蜜搞出的鬼!

難道——這次莫國良收到簡訊,又是蘇蜜搞的鬼?

蘇蜜這是什麼意思?

是故意讓莫國良誤會小聖是他的兒子,耍自己?

她氣急,轉身就想去找蘇蜜問個清楚,剛走兩步,腳步卻又戛然一止!

她現在去質問蘇蜜,肯定得把莫國良也帶去,到時候蘇建肯定會知道她與前夫還在暗通款曲,私下往來,還不停轉錢給前夫!

說不定到時候連多年前,她與前夫發生關係,被前夫錄下視頻的事,都會知道!

這段日子她給莫國良不停轉賬,不就是為了隱瞞這件醜事,不想被蘇建知道嗎?

這一質問,連自己的老底都得翻出來!

秦安心臉色漲紅,去質問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莫國良卻還在琢磨著蘇小聖是自己親兒子的事,走到她跟前窮追猛打:“想不到蘇小聖是我的兒子,是那年我來找你要錢,然後跟你……留下來的種?嘿嘿,想不到我還挺厲害的,一次就中了啊!”

“閉嘴!你這混蛋!”秦安心惱羞成怒,暫時也顧不得找蘇蜜算賬了,先得應付眼下這個垃圾前夫,“當年那麼噁心的事,你彆再提了!當時我已經嫁給蘇建了,你還那樣對我……我不報警抓你,已經算是給你麵子了!”

莫國良諷刺:“你當時不報警,不是給我麵子,而是怕這事兒被你的新丈夫知道,會被他嫌棄吧?新婚老婆被前夫給上了,蘇建的臉都得氣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