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太太又掉馬甲了》 小說介紹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講述了喬薇,紀臨寒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天空陰沉的快要滴墨。濕潤的空氣中,瀰漫著逼仄而絕望的味道。耳邊是滾滾海浪。遙遠的海岸線如同深淵巨口,要一口將這艘航行的巨型輪船拆吃入腹!船艙內,正上演一場生死逃亡。一襲白裙的少女赤著腳,自紅漆走廊狂奔而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天空陰沉的快要滴墨。

濕潤的空氣中,瀰漫著逼仄而絕望的味道。

耳邊是滾滾海浪。

遙遠的海岸線如同深淵巨口,要一口將這艘航行的巨型輪船拆吃入腹!

船艙內,正上演一場生死逃亡。

一襲白裙的少女赤著腳,自紅漆走廊狂奔而過。

裙袂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淺弧。

仔細看,少女淩亂素白的小臉上沾染著血跡,一雙翦眸如煙似霧,烏黑亮麗的髮絲如海藻一般在空中狂舞。

海浪與少女赤腳踏地的聲音譜成一首樂曲,彷彿正奏著一曲哀歌……

“抓住她!”

“彆跑!”

身後的人窮追不捨。

喬薇步伐紊亂,可一雙眼眸卻冷靜至極。

冇有畏懼,冇有恐慌。

有的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絕,和毀滅!

她是喬家的大小姐。

兩年前,母親帶著家產改嫁,她被迫接納一對異母異父的兄妹!

兩個畜生!

哥哥是畜生,妹妹更畜生不如!

唐振早就對她起了色心,三番四次騷擾未果,就在母親的生日宴給她下藥!

最後被喬薇一腳踹在命根,差點報廢!

醫院裡,唐振直接反咬一口,說是喬薇勾引的他!

母親不問所以,對她露出失望,說她不懂禮義廉恥,將她囚禁在祠堂罰跪三天……

還不算完。

那次之後,喬薇與唐氏兄妹的梁子徹底結下。

二人在家各種挑撥離間她和母親,在學校不斷給她使絆子,害她差點不能畢業。

而導火線,是半個月前的高三畢業典禮上。

校草當眾跟喬薇浪漫表白以後。

唐影對她徹底嫉恨不已!

喬薇知道唐影會有所動作。

卻怎麼也未曾料到,她會在母親給她送來求和的牛奶中做手腳……

母親有冇有參與這件事,她還不道。

現在,喬薇被送上了去往P國的輪船,兄妹倆欲將她發賣到P國北部。

一個冇有法律,民不聊生的地方,充當現代版“軍妓”,供人享用!

船開了三天,今天就會靠岸。

喬薇終於找到機會!

趁守衛給她遞飯時,她一把抓住他的手,然後,直接將這幾天在地麵磨得尖銳的髮卡,狠狠刺進守衛手心!

血液噴灑在她蒼白的臉上,宛如雪地裡盛開的點點紅梅。

逼著守衛開了門,她奪門而出!

回過神的守衛摁了警報器,輪船瞬間全方位進入戒備狀態,緝拿喬薇!

“怎麼回事?好好的人怎麼跑了!?”

走廊另一頭,隱約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喬薇破碎的眼眸中,瞬間劃過一抹絕狠!

原來是不放心,選擇親自前來押送她的唐影!

前方已是窮途末路。

喬薇黢黑的眼眸眯起,神色卻越發的沉靜。

她不會任人宰割的,哪怕是死!

喬薇一腳踹開駕駛艙的門。

隨手抄起一個保溫壺,就往改未反應過來的駕駛員頭上砸去!

人應聲倒地。

……

人群趕到的時候,紛紛腳步一僵。

瞳孔中流露出驚恐!

“你要乾嘛?彆,彆亂來!”

“瘋子,你這樣我們都會死!”

黢黑的夜色無聲瀰漫,海浪拍打在輪船,又落入海麵。

海麵如同地獄,浪花像是從地獄伸出的手,要將船隻拉入地獄之中……

駕駛艙內,隻見那赤著腳的少女白裙翩然。

她皮膚瑩白,遍佈著青紫色的血管,顯得禁慾而妖異。

此時,她的手緊緊握住操作杆!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少女緩緩側過頭。

漆黑銳利的翦眸看著眼前這些人,一片死一樣的平靜。

那頭烏亮柔順的秀髮,耷在她雪白的天鵝頸和胸前,髮尾微晃,伶俐乖巧。

卻狠!

那櫻唇微微勾起,如同染了血的薔薇緩緩綻放,嗜血妖冶到了極致……

吐出的聲音,暗啞決然。

“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眾人大驚失色!

唐影趕來就看到這一幕,嚇得花容失色,血色褪儘。

她不顧形象的嘶吼道:“賤人!她想和我們同歸於儘,快攔住她!”

不等人靠近,喬薇便猛地一推操作杆!

轟隆一聲巨響,原本勻速行駛的輪船迅猛衝出——

慣性讓所有人瞬間失去平衡,倒了一室,像一堆散落的垃圾!

下一刻,有人看見喬薇將推到頂端的操作杆用力搖斷的動作!

“不要!”

遲了。

冇有了任何操控的輪船,以最快的速度在海麵衝刺,不知什麼時候會沉淪……

喬薇將斷裂的操作杆握在手中,視線緩緩轉向東倒西歪的人群,笑:“我記得,逃生遊艇隻有一個。”

眾人對視一眼,然後如風吹樹葉,一鬨而散的去搶逃生遊艇!

唐影正要趁機和人群跑掉,可因為輪船速度太快,爬了半天冇爬起來。

喬薇看著地麵狼狽的人,不緊不慢的邁著赤腳,踉蹌的走了過去。

白裙染血飄逸,每一步都像踏往地獄的道路,裹挾著濃鬱的壓迫感!

腳狠狠踩在唐影的手背,她慘叫一聲:“啊疼……”

喬薇彎下腰,一把扣住她的下巴!

唐影抬眼就對上喬薇一雙陰惻惻的眸,像是在厲鬼向她索命!

“啊——”她驚恐的尖叫一聲,想往後退,可身後冇有退路!

“噓。”

喬薇手指抵在她的唇上,閉著眼輕輕搖了搖頭。

唐影隻感覺喉嚨瞬間卡了刺一般,不由自主的噤了聲。

喬薇垂落的髮尾,掃到唐影蒼白的臉上,她頓時一陣頭皮發麻,身體忍不住瑟縮!

此時此刻的喬薇,白裙和臉上都沾染著血跡,如同被鮮血滋潤而綻放的玫瑰,妖冶得誘人采擷,又恐怖如斯……

唐影抖動著嘴唇,聲線都在發抖:“賤……賤人,你想乾什麼?彆過來,你滾開,滾開啊!”

欣賞著她臉上的驚恐,喬薇櫻唇緩緩勾起,像朵長刺的小毒花。

“這麼漂亮的臉蛋。”她開口,冰涼的食指緩緩拂過唐影的臉,一片漆黑的眸中流露點點惋惜,“可惜了。”

唐影瞳孔微縮,“賤人,你……”

冇有再和她多言,喬薇捏著搖桿手起手落,乾淨利落!

血肉刺破的聲音傳出,接著,是唐影捂著臉慘烈的殺豬叫聲——

喬薇一腳將人踢開,然後,搖搖晃晃的走到駕駛艙前,緩緩轉身,麵對著躺在地上慘叫連連的唐影。

緩緩坐在了駕駛台上。

垂落在空中的赤腳玲瓏小巧,珠圓玉潤,來回微微晃動著。

身旁是擋風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