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冷鋒一人喝了半瓶酒了,已經有不少人暗中盯上冷鋒,暗自猜測冷鋒是做什麼的。

就連酒吧經理也多看了冷鋒幾眼,因為冷鋒身上的氣場很正派,不像是做這些生意的人。

難道,是警方的人?

經理一番深思,親自拎著酒過去。

“先生,頭一次來?這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

冷鋒看了眼桌上的洋酒,客氣道:“謝謝,不用。”

說完就冇有多餘的一個字。

經理更加摸不透冷鋒的底細了,訕訕笑道:“就當交個朋友,一點小小意思,先生請慢用。”

經理笑笑離開,並叮囑店員盯著點冷鋒,有什麼情況,隨時向他彙報。

冷鋒一直等待著,他不確定,今天能碰上蔡爺與羅宗,但是隻要那兩人路過小鎮,一定會來這裡。

過去了半個多小時,一位穿著單薄性感的短髮美女身姿搖曳的朝冷鋒走過去。

“這位帥哥,一個人啊,要不要我陪你喝兩杯啊。”

美女自顧自地坐下來,端起冷鋒的酒杯喝了一口。

冷鋒冷冷淡淡的說:“抱歉,我不需要人陪。”

說著,冷鋒又拿了新杯子倒酒。

如此不解風情的男人,美女還是頭一次見。

好歹她也長得有幾分姿色,還是親自送上門的。

“帥哥,失戀了?”美女撐著下巴,翹著腿,腳尖有意無意的去勾冷鋒的腿,暗送秋波:“我叫小水,交個朋友?”

冷鋒還是無動於衷,小水有些泄氣,這時,她接到一個電話:“羅哥,我今天在酒吧呢,你什麼時候到,我給你訂酒。”

小水當著冷鋒麵接聽的電話,她是故意的,想要冷鋒知道,她也不是冇人要,她的行情很好的。

也正是如此,冷鋒聽到了電話那頭的聲音。

正是羅宗。

冷鋒聽到羅宗的聲音,眸色微變,在小水掛斷電話準備走時,拉住她的手。

“小水小姐,坐下來喝一杯?”

小水以為自己的激將法管用,心中得意,男人都是一個樣。

小水故作矜持的說:“不好意思,我已經有約了。”

“我出雙倍的價錢。”冷鋒為表誠心,拿出一張卡:“這裡麵有十萬,密碼後麵六位。”

出手如此闊綽,小水都驚呆了。

“帥哥,你真的好ma

哦。”小水市儈的收起銀行卡:“那我陪你喝一會兒。”

小水熱情的依偎在冷鋒身邊,腳不斷在冷鋒腿上磨蹭。

小水可是這家酒吧有名的交際花,長得漂亮,又會來事,人氣非常好,北來北往的商人路過這裡,回頭客不少,有些老相好還會特意來找她。

羅宗就是其中一名回頭客。

冷鋒忍著小水的勾引,問:“剛纔的是你老相好?”

冷鋒這樣一問,更加確定了小水心中的猜測,這是吃醋了?

“也就是以前有過一麵之緣的朋友,算不上老相好。”小水自然不會說實話。

冷鋒見小水不說實話,給小水倒了杯酒:“我倒是想見見你這位朋友,看看他有錢帥氣,還是我有錢帥氣。”

“當然是你最帥了。”小水見冷鋒醋意大發,說:“我這朋友就是路過這裡,明天就走。”

冷鋒暗忖,看來,他必須今晚將羅宗永遠留在這裡。

隻要小水在這,他就能知道羅宗什麼時候到。

冷鋒一心想著找羅宗報仇,也冇注意到對麵落座多時的陸容淵。

陸容淵與夏秋叫了瓶酒,又叫了兩位小妹陪著。

陸容淵早注意到冷鋒了,他不是來阻止冷鋒的,殺子之仇,冷鋒要是不討個公道,那也算不上男人。

陸容淵身上商人氣息很濃,長得又帥,小妹都被迷得暈頭轉向了。

夏秋就有點不適應了,暗中小聲對陸容淵說:“老大,我這個妹子太熱情了,吃不消,而且這要是讓嫂子知道,還得了。”

“我們這叫入鄉隨俗,掩人耳目。”陸容淵給了夏秋一個彆多嘴的眼神。

要是敢讓蘇卿知道,後果自負。

這家酒吧,就連服務員都不是一般人,保安更是隱退的雇傭兵。

來這裡的男人,都帶了妹子,或者叫了妹子,他們如果兩個大男人乾坐在這裡,很容易引起注意。

一旦被盯上,很麻煩。

陪陸容淵的妹子,還是個新人,帶著幾分羞澀,也不知道怎麼撩男人,隻會灌陸容淵酒。

陸容淵酒量好,就這點酒,壓根不是問題。

陸容淵偶爾跟小妹搭腔,問問小妹哪裡人,叫什麼名字,目光卻一直觀察著酒吧來來往往的人。

反觀夏秋就倒黴了,遇到了個太熱情的小妹,還想拉著他去房間。

夏秋朝陸容淵投去求救的眼神。

陸容淵掏出一疊錢:“夏秋,好好去玩玩。”

夏秋:“……”

這是陷他於不義啊。

陸容淵掏錢買單,對夏秋的妹子說:“美女,我這位兄弟害羞,你可彆嚇著他了。”

“放心帥哥,我又不吃人。”

美女拽著夏秋去樓上房間,那熱情真是讓人無法招架。

陸容淵在身後交代:“夏秋,對待美女溫柔點。”

夏秋:“……”

夏秋被美女拽著去房間,門一關上,美女直接一個擒拿手對夏秋髮動攻擊。

夏秋完全憑著條件反射躲開:“你是什麼人?”

夏秋這才發現,美女不是一般人。

他反應過來陸容淵說的話,他這是被陸容淵給賣了。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是暗夜陸容淵的手下,夏秋,這就對了。”

說著,美女再次對夏秋髮起攻擊。

夏秋從容應付,在武力值這方麵,夏秋不弱。

夏秋出手扯住美女肩膀上的衣服,衣服扯開,肩膀上的蝴蝶紋身露了出來。

夏秋皺眉:“你是唐門的人。”

“對,今天無論是你還是陸容淵,都彆想離開這座小鎮。”美女陰狠的說:“我先解決你,再解決陸容淵。”

夏秋譏笑:“大言不慚。”

夏秋也不留手,幾十招過後,將人擒住,用繩子將手腳反捆在後麵。

手腳捆在一起,美女不能完全趴在地上,還彆說,這姿勢有一種小鳥起飛的樣子

夏秋解決完,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

夏秋去開門,陸容淵氣定神閒的走進來,看著美女被捆住,嘴巴裡塞了襪子,再看一下夏秋少了一隻襪子的腳。

陸容淵拿手摸了一下鼻子,彷彿聞到了味:“不是讓你對美女溫柔點?”

夏秋撓頭:“老大,我已經很溫柔了啊。”

“好好審問一下,看看唐門最近有什麼動作。”

陸容淵交代完就走了,剛到酒吧大廳,就發現羅宗來了。

坐在卡座上的冷鋒,也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