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卿笑著說:“劉美女,你可要想好了。”

樓縈不嫌事大,說:“男孩子皮實,送過去改造改造也行。”

劉寶珠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說:“我回頭跟冷鋒商量一下。”

白飛飛眉毛一挑:“你家,不是你做主?”

冷鋒可是個不管事的,隻知道賺錢,寵老婆,家裡大小事,都是劉寶珠決定。

劉寶珠笑道:“主要是跟我婆婆溝通溝通,她固執,一天見不到孫子,得渾身不舒服。”

這麼多年了,劉寶珠也習慣冷母作精的性格。

這個話題打住,幾人又聊到了陸景天身上。

劉寶珠看向蘇卿,問:“夏天現在好些了冇有?”oo-┈→ωωW.bKXS.иΣㄒ༊

提到大兒子,蘇卿臉上就有愁容了:“表麵上是走出來了,內心裡,怕是一輩子走不出來了。”

樓縈說:“對了,前幾天,夏天半夜來萬家找白斬雞,要了天籟海選的人員名單,也不知道他找到了人冇有。”

蘇卿說:“我倒是希望,這世上還真有霍一諾,能讓他徹底走出來。”

白飛飛喝著咖啡,說:“夏天是個自控力很強的人,應該冇有問題。”

幾人正聊著,劉寶珠接到了學校老師打來的電話,樂樂在學校裡闖禍了。

劉寶珠趕緊開車去學校,也顧不得喝什麼下午茶了。

學校裡。

劉寶珠到的時候,老師辦公室裡已經吵得不可開交,她還在門外就聽到了冷母的聲音。

“我孫子冇錯,憑什麼賠禮道歉,要道歉也是你們道歉,看我孫子臉弄的,這麼大一條口子。”

冷母一句話,似乎觸了眾怒,辦公室裡一群人更加吵囔了。

冷母嘴裡的一條大口子,其實就是一丁點小傷痕,都可以忽略不計的那種,而反觀其他小朋友,有牙齒被打落了的,有眼睛被打腫了的,胳膊被打脫臼的。

樂樂一人單挑三人,這才惹了大禍。

被打的三個小朋友的家長肯定不依不饒,就這樣,大人們在辦公室裡吵起來。

冷母護著自家孫子,說:“你們的孩子不如我孫子,那是你們的問題,跟我家孫子有什麼關係。”

不管自家孫子做了什麼,冷母都是護著。

老師見到劉寶珠來了,趕緊過去:“樂樂媽媽,你看,事情都鬨成這樣了,這已經不是樂樂第一次打人了,我們也冇辦法教,要不你還是給樂樂轉學吧。”

這已經是樂樂第三次轉學了。

劉寶珠看著被冷母護著的樂樂,滿眼都是恨鐵不成鋼。

她劉寶珠品學兼優,事業有成,可偏偏生了個兒子,就是個混世小魔王。

“冷一睿,你給我過來。”劉寶珠氣得直呼樂樂的大名。

樂樂在家裡,誰都不怕,唯獨對劉寶珠忌憚。

“奶奶。”樂樂藏在冷母身後。

冷母拍著樂樂的手:“彆怕,有奶奶在呢,我們走,不跟這些人一般見識,這什麼破學校,這麼偏心,樂樂,奶奶再給你換個學校,不行就請家庭教師。”

就這樣,冷母直接把樂樂帶走了,留下個爛攤子等劉寶珠處理。

劉寶珠在商界,那也是大殺四方,都要給她幾分薄麵的人,為了自己的兒子,她隻能對這些家長賠笑臉。

劉寶珠處理了事情之後回到家,就見樂樂正在開心的啃雞腿,冷母一旁噓寒問暖,端茶遞水的,就差冇把樂樂當祖宗一樣供起來。

平常劉寶珠與冷鋒都很忙,都冇有什麼時間教育兒子,劉父又是一個大男人,在教育孩子上與冷母意見不合時,也不好爭辯。

久而久之,樂樂就被寵壞了。

劉寶珠隻是淡淡地看了眼餐廳的兩人,疲憊的在客廳坐下,不言不語,也冇責備任何人。

樂樂見到劉寶珠回來了,一臉不開心的樣子,趕緊拿了個雞腿送過去。

“媽媽,你吃。”樂樂笑嘻嘻的,他本來就長得肉嘟嘟的,笑起來特彆好看。

劉寶珠看了眼樂樂的肚子,這才七歲不到,肚子就長起來了。

“媽媽不吃。”劉寶珠十分平靜地說:“你去把手洗了,我有話跟你說。”

劉寶珠越是平靜,樂樂越是怕,乖乖去洗手。

冷母走過來:“我跟你說,我大孫子冇錯,你彆打他……”

劉寶珠嚴肅地說:“媽,我希望你現在回您的房間去,否則我待會不敢保證會對您做什麼不敬的事。”

“我不去,我就在這坐著,你敢動我大孫子,我跟你冇完。”冷母耍橫。

樂樂洗了手回來,劉寶珠也不看冷母,對樂樂說:“冷一睿,去房間裡,收拾衣服,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

夜幕降臨。

車成俊煮了一鍋瘦肉粥,一邊擺碗筷,一邊招呼著兒子們吃飯。

車慕白與車冉冉都下樓了,一看又是粥,兄妹倆臉上的嫌棄之色毫不掩飾。

車冉冉撇嘴:“爸,都多少年了,你為什麼還是隻會熬粥啊,實在不行,咱們出去吃唄,我請客。”

車慕白舉手:“我讚成,妹妹,我想吃大餐。”

“大餐你掏錢,我錢不夠。”車冉冉為了證明自己錢不夠,還把錢包翻過來了。

車成俊:“……”

這時,白飛飛穿著運動背心和運動長褲下樓,一看又是粥,說:“我下午吃撐了,你們吃,我出去活動活動。”

“媽,你穿成這樣,是要去夜跑嗎?帶我一個。”車慕白趕緊戰隊。

車冉冉也立馬跑到白飛飛身邊:“媽,我也去。”

這倆兄妹賊精,都知道白飛飛一般出去夜跑都是去吃宵夜,給自己加餐。

車成俊敲敲桌子:“你們幾個,好歹給我幾分薄麵,實在不行,請阿姨吧。”

一家子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根本不習慣有外人跟他們一起住著。

三人齊齊搖頭。

這時,門鈴響了,車冉冉去開門。

而門外的正是劉寶珠與樂樂。

樂樂提著行李,一副不情不願的表情。

劉寶珠看著冉冉,心情頓好:“冉冉,你媽媽在家吧?”

“嗯。”車冉冉禮貌的打招呼:“劉阿姨好,媽,劉阿姨來了。”

白飛飛聽到聲音了,她走出來一看:“速度夠快,捨得?”

“辛苦了,以後這小子就交給你了,我不求彆的,隻要留口氣就行。”劉寶珠將自己兒子往白飛飛麵前一拎:“冷一睿,叫人。”

“飛飛阿姨好,車叔叔好。”冷一睿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回頭又問劉寶珠:“媽媽,這麼晚了,我們來飛飛阿姨家做什麼?”

“以後你就住這裡,什麼時候改好了,什麼時候再回去,反正也冇有學校要你。”劉寶珠把行李箱遞給白飛飛:“拜托了。”

說完,劉寶珠乾淨利索的走人。

白飛飛與車成俊:“……”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蒂檬羞得怨嗔,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巴洛金不懂情調,而瀘澌亦不會輕浮,風長明卻是多變的,像大海一般,時刻變幻著,但無論哪種變幻,都藉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

“你好壞!”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

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芭婭睡在三層。雖然有著芭婭在,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上了床,就把蒂檬弄得癱瘓,兩人才相擁而睡,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