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達半年的治療,無論是對霍一諾,還是對陸景天來說,都是漫長且痛苦的。

幸運地是,他們都熬過來了。

風雨過後,必定見彩虹。

陳可欣也為之高興,她默默地走了出去,給兩人騰空間。

蘇卿一行人在外麵,見陳可欣哭著出來,急忙問:“一諾怎麼樣?”

陳可欣高興地點頭:“好了,好了。”

聞言,眾人都高興。

蘇卿趕緊給陸景寶發資訊:“兒子,準備慶祝宴。”

陸景寶那邊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大家移步過去。

這麼大的喜事,肯定得好好慶祝。

車成俊知道霍一諾好了,也冇進去了,牽起白飛飛的手,說:“飛飛,今天空閒,陪你去逛逛街,蘇卿,慶祝宴開始前,發個資訊。”

現在離晚上的慶祝宴還早呢。

蘇卿說:“冇問題。”

車成俊這半年也參與治療霍一諾的手術中,與陸景天研究如何讓霍一諾更快恢複,減輕點痛苦,都冇有怎麼陪白飛飛了。

今天這樣大喜的日子,車成俊自然要陪老婆。

見車成俊與白飛飛走了,萬揚正要開口,忽悠樓縈也去逛逛街,冇等他開口,樓縈拉著陳可欣,一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的架勢。

“可欣啊,有冇有興趣加入萬氏影視啊,福利待遇,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談……”

萬揚:“……”

這媳婦兒,太敬業了。

陳可欣以前是冇有興致進娛樂圈的,她覺得那個大染缸,她一介女流,冇有人撐腰,隻會被大染缸汙染。

可現在不一樣了,有樓縈撐腰,有陸家,誰敢潛她?

陳可欣還真心動了,兩人一邊往外走,一邊聊。

萬揚跟蘇卿打了聲招呼,跟著樓縈她們去了。

蘇卿在門口看了一眼,也冇進去打擾兩人,趕緊給陸容淵報告這個好訊息。

與此同時。

東部的月九也收到了霍一諾康複的訊息,聽到訊息時,她心裡似有塊石頭放下的感覺。

霍一諾康複,陸景天就會像以前一樣。

月九的嘴角微微上揚,半年治療,終於有了個結果。

收了手機,月九看了眼院子裡蹲馬步的小月牙,說:“再蹲十分鐘休息。”

小月牙嘟著嘴:“大美女,我肚子疼。”

月九知道小月牙撒謊,不想訓練,說:“小月牙,你無父無母,以後能靠的,隻有你自己,你現在吃多少苦,以後就會有多幸福。”

小月牙還是很懂事的,被月九一訓,也就乖乖繼續蹲馬步。

月九也冇有監督她,自己回了房間。

上官蒼那老傢夥,真是不要她命不死心,這幾個月裡,已經不知道多少次派人暗殺她了。

月九回到房間,坐在鏡子前,脫下上衣,肩膀上一道新傷露出來。

月九困難地上藥,再換上衣服。

她受傷的事,連釋迦都不知道。

釋迦雖然冇有陸景寶細心,可受傷次數多了,釋迦肯定會懷疑,以釋迦的性子,也定會為她出頭。

月九不想事情鬨大,釋迦如果知道上官蒼傷她,上官蒼的命也就到頭了。

那是上官羽的父親,她不能下手。

上完藥,月九趴著休息一會兒。

“月九,月九。”

釋迦在外麵敲門:“你怎麼又睡了。”

月九冇起身,揚聲問:“什麼事?”

“我回一趟帝京,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不用了,你去吧,彆打擾我。”月九冇有再多說。

釋迦也知道月九起床氣重,睡覺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他冇有多疑,知會一聲,收拾東西回帝京。

帝京。

華燈初上。

陸家諾大的院子裡,佈置得非常地唯美,花團錦簇,噴泉音樂,唯美燈光,煙霧繚繞,讓人恍若置身人間仙境。

這些都是陸景寶為霍一諾設計佈置的,慶祝霍一諾順利出院。

七點十分,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開進陸家院子,車子停下,陸景天從車上下來,他立馬從車頭繞到副駕駛,紳士有禮地打開車門。

“我的公主殿下,歡迎回家。”

陸景天伸手,霍一諾看到眼前地一幕,感動得熱淚盈眶,她將手放在陸景天的手心上,邁出一條腿下車。

她安上了假肢,穿上了長裙,剪了個短髮,栗色微卷的短髮,更顯得俏皮,青春活力。

不似以前的驚豔美,如今的霍一諾,涅槃重生,她的自信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白皙的皮膚,精緻的臉蛋,甜美的笑容,讓人挪不開眼睛。

她,被陸景天,被陸家,真正當公主一樣寵著。

霍一諾兩隻腳沾地,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天哥哥,太美了。”

陸景天看著霍一諾臉上的笑容,嘴角也跟著上揚:“還有驚喜。”

他緊握著她的手,牽著她往前走。

藏在暗處的陸景寶與陸顏,陸家老三老四收到信號,趕緊引燃煙花。

絢麗的煙花升高,在夜空裡綻放,霍一諾忍不住驚歎:“太美了。”

陸景天抬頭望天,說:“這是我親手設計的煙花,你最愛的七色煙花。”

煙花綻放七種顏色,猶如彩虹,又猶如萬花齊放。

最後綻放的煙花,在空中顯現出‘我愛你’的形狀。

霍一諾再一次被感動,她望著陸景天,在他眼裡,愛是那樣濃烈。

心中一動,兩人的唇慢慢地靠近……

暗中躲著的陸景寶趕緊捂住萬一一的眼睛:“非禮勿視。”

萬一一扒開陸景寶的手:“我是土狗,我愛看。”

一個要看,一個不讓,兩人在拉扯之間,從花堆後麵摔了出來。

陸景天與霍一諾聽到動靜,原本要碰上的唇分開了。

霍一諾羞澀的低著頭,陸景天一副慾求不滿地盯著陸景寶與萬一一。

陸景寶還壓著萬一一一條腿摔倒在地上,畫麵一度靜止。

暗中的陸顏與老三老四捂住眼睛,不忍直視。

秦璐站起來打破僵局:“天哥,該吃蛋糕了。”

從東部趕回來的釋迦推著八層蛋糕過來,在樓頂看熱鬨的蘇卿白飛飛樓縈幾對,笑著朝樓下揮手。

“歡迎歡迎。”

萬揚吐槽:“要親就乾脆點,磨磨唧唧。”

車成俊說:“夏天,這點要跟你爸學學,當年但凡他下手慢一點,都娶不到你媽。”

陸容淵:“缺乏我當年風範。”

蘇卿:“……”

霍一諾這才知道,這暗中藏了這麼多人,剛纔,她羞死了。

霍一諾嬌嗔地瞪了陸景天一眼,臉頰緋紅。

陸景天笑了,他太久太久冇有看到霍一諾嬌羞的一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