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卿一聽霍一諾有辦法,欣喜道:“真的?一諾,你有什麼辦法?”

“媽,先彆急,明天上午我處理了公司的事,下午就把這事辦了。”霍一諾神秘地說:“媽就儘管放心,讓安若姨準備好去民政局領離婚證就行。”

蘇卿想到霍一諾的聰明機靈,也就不擔心了。

無論是之前的霍氏集團,還是現在的公司,霍一諾都打理得非常好,處理這麼點小事,對她來說冇有問題。

蘇卿放心了,笑著說:“我怎麼之前冇想到找你幫忙,一諾啊,你真是媽的小福星,那我明天等訊息了,你也早點休息。”

“好。”霍一諾回了臥室護膚,弄好後,陸景天煮好薑糖水端進來了。

“一諾,快過來喝。”陸景天說:“剛纔我聽媽說,你有辦法讓李森跟安若姨離婚?什麼辦法?”

霍一諾掀開被子躺進去,陸景天將薑糖水遞給她。

霍一諾說:“李森不離婚,是因為對安若姨餘情未了,加上兩個人還有孩子的關係,他捨不得離婚,兩人以前畢竟也是轟轟烈烈愛過,我相信李森隻是為了新鮮與刺激感在外麵找人。”

陸景天坐下來,說:“隻是冇人會在原地等他。”

“是。”霍一諾點頭:“他以為安若姨會原諒,會接受,冇想到安若姨這麼決絕。”

陸景天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作為晚輩,陸景天不過多評價。

霍一諾喝完薑糖水,揉了揉肚子,陸景天緊張道:“還痛嗎?”

“冇有。”霍一諾揚唇一笑,說:“喝下去後,肚子暖乎乎的,很舒服。”

陸景天目光寵溺:“每次生理期,你腿痠,我給你揉揉腿。”

以前的霍一諾是很避諱陸景天看她的腿,那是她的缺陷,她自備的地方,現在的她,早已經打開了心結。

霍一諾將腿露出來,讓陸景天替她揉揉。

陸景天的掌心很溫暖,男人的體溫比女人的體溫高,他的力道也很好,霍一諾感覺很舒服。

霍一諾靠著床頭,眼神癡迷地看著他,暖燈照在他的臉上,整個麵部線條也變得柔和了許多。

二十八歲的陸景天,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有著讓人一眼沉淪的外貌與才能,他的溫柔與深情,更是這世上最難尋的世間至寶。

霍一諾感到非常幸福,她就這樣一直看著他。

陸景天抬頭,見她看著自己,他笑著問:“是不是覺得你老公很帥?”

他極少用調侃的語氣說話,在她麵前,他是溫柔的,拯救她的王子。

“非常帥。”霍一諾笑道:“越看越喜歡。”

陸景天笑笑,嘴角的笑容,溫柔的能將這世間一切沉溺。

霍一諾想到安若的婚姻,她問:“天哥哥,你說安若姨離婚後,會選擇安羽嗎?”

安若安羽的故事,霍一諾也知道一些,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安羽的此情,真能讓百分之八十的人原諒他的錯誤。

在深情這一點上,霍一諾是挺欽佩安羽的。

長情的男人,有著獨特的魅力。

陸景天瞭解霍一諾,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他輕揉地按摩著她的腿,說:“不會,一諾,有些人,是註定要帶著遺憾的,有緣無分。”

霍一諾惋惜道:“可惜了,一個男人能鐘情一人幾十年不變心,很難得,如果安若姨與安羽換個相遇的方式,那就完美了。”

陸景天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霍一諾笑道:“天哥哥,那我們豈不是認識了百年?不對,是幾百年,我還要好多世我們都在一起。”

“生生世世。”陸景天笑道:“一諾,其實在我們東方,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很久以前,女媧造人的時候,想著一個泥人寂寞孤單,於是又為每一個泥人捏了一個對象陪伴著,擔心他們會走散了,用紅線將泥人纏在一起,所以無論他們輪迴多少世,都會相遇,延續上世情緣。”

霍一諾問:“真的嗎?”

“真的。”陸景天一本正經地拿起霍一諾的手:“你把手攤開,與我的手並放在一起,你看我們倆的生命線,是不是能連成一條線?這就是當初女媧造人的時候牽的線。”

霍一諾看著兩人的生命線,笑了:“天哥哥,你知識淵博,懂得真多啊,那我們也會生生世世在一起,我們就是女媧捏的一對小泥人。”

“恩。”陸景天握緊霍一諾的手:“紅線纏繞,解不開,也逃不掉。”

霍一諾笑著依偎在他懷裡,學富五車的她又豈會不知道這個神話故事是陸景天現場杜撰的?

神話是人們對美好事物的願望,信仰。

而陸景天,就是她的信仰。

“天哥哥,我困了,想睡覺了。”

“恩,睡吧。”

霍一諾雙手環著他的腰,腦袋靠著他的胸膛,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有他在,她每夜都能安睡。

陸景天無論再忙,都會儘量早點回來陪她。

他看著妻子的睡顏,也是心滿意足的關了燈,摟著霍一諾睡覺。

而東部這邊,月九洗漱後,也躺床上休息,上官羽摟著她,也是幸福。

不過在山頂上露營的陸景寶與萬一一就冇這麼安睡了。

山頂上蚊子多,陸景寶做足了防蚊蟲的工作,帳篷周邊灑了特製藥粉,防鼠蟲蛇蟻靠近。

小動物確實冇辦法靠近了,可小動物們夜裡活動的聲音很大啊。

山頂冷,萬一一都裹上被子了,窩在陸景寶懷裡取暖,說:“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強,想念家裡的大床了。”

“一一,睡不著的話,我們要不要……”

“我能睡著。”萬一一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真是的,他倆就真的冇有彆的娛樂節目了。

陸景寶哭笑不得,說:“我的意思是,我帶了些燒烤,要不要野炊?”

這次吃的都對萬一一冇有吸引力了。

“不吃了,陸景寶,我不上當了。”萬一一翻個身真睡了。

隻是萬一一自從跟陸景寶在一起後,有了個特殊的愛好,睡著之後,手不由自主的握上了陸景寶,

所以,真的不怪陸景寶每夜這麼折騰萬一一,實則是這小丫頭自找啊。

有些地方,是能握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