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佳佳從醫院裡憑空消失了。

這個節骨眼上,胡佳佳不應該逃跑纔對,跑了不就是心虛,變相不打自招嗎?

胡母看到胡佳佳的包,哭的傷心:“佳佳,佳佳出事了,快報警啊。”

蘇卿與車成俊麵麵相覷,看來胡佳佳失蹤不是偶然。

根本不需要報警,冷鋒還在醫院。

將胡佳佳的事跟冷鋒說了之後,冷鋒立即讓醫院調取監控檢視。

從監控裡,果然看到胡佳佳被人扛上一輛無牌麪包車。

胡佳佳是昏迷的狀態。

這是……被綁架了?

擄走胡佳佳的人戴著頭罩,隻露出兩個眼睛,根本就看不出是誰。

胡母看到監控視頻,情緒失控,哭的撕心裂肺:“我的佳佳啊,快去救我女兒啊。”

冷鋒沉臉承諾:“我們會把人救回來,保護每一位公民的財產與人身安全,是我們的責任。”

冷鋒立即把胡佳佳被擄走的事立案,迅速通知局裡找人。

胡佳佳都不在了,鑒定肯定是做不了了。

胡母情緒不穩,拿李森出氣:“是不是你找人擄走了佳佳,你想害死她,好跟你外麵那個女人雙宿雙棲是不是。”

確實,李森的嫌疑很大。

如果不是知道李森的為人,就連蘇卿也要懷疑李森。

李森冷著臉:“她被擄走,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彆血口噴人。”

“就是你,你們把她帶來醫院,非的做什麼產檢,一會兒又說要做羊水穿刺,我看你們就是串通好的。”胡母蠻不講理:“我告訴你們,我女兒要是有什麼事,我跟你們冇完,我胡家就算是小門小戶,卻也不能允許你們這麼欺負我女兒。”

李森氣笑了:“到底是誰欺負誰,你彆給我一副你弱你有理的態度,誰知道是不是你們母女倆又耍什麼把戲,不敢做羊水穿刺,才上演這麼一出。”

兩人都說的十分有道理。

彼此都有嫌疑。

冷鋒聽兩人吵得頭疼,冷聲說:“都帶回局裡做口供。”

胡母囔囔道:“警察同誌,你們怎麼能抓我,是他們要害我女兒,你該抓他們啊。”

冷鋒說:“都帶走。”

李森坦坦蕩蕩:“胡佳佳失蹤跟我沒關係,我不怕去警局。”

冷鋒揮手,讓同事把胡母跟李森都帶去局裡。

兩人都被帶走後,蘇卿問車成俊:“你怎麼看?”

“我?”車成俊笑笑:“我當然是站著看熱鬨。”

蘇卿:“……”

浪費她表情。

“你可真幽默。”蘇卿皮笑肉不笑。

車成俊笑道:“攤上胡家,就憑李森的處事風格,夠嗆。”

胡家胡攪蠻纏,能耍潑,胡佳佳現在失蹤,胡家更會借題發揮。

李逵華與劉雪芹都是愛麵子的人,也不屑跟胡家胡攪蠻纏,這樣就更容易吃虧。

對付胡家這樣的,就得比對方更為耍潑,更加蠻不講理。

但是,李家做不出。

說話間,車成俊看到陸容淵來了,給蘇卿使眼色:“你家那位來了,現在冇我的事,我回去補覺。”

“每次看到陸容淵你就溜,他有這麼嚇人?”

車成俊誠實的說:“一隻公老虎不嚇人,但是你給它配隻母老虎在身邊,那就嚇人了。”

這不是拐著彎說蘇卿是母老虎嗎?

蘇卿怒:“車成俊,你信不信我給你也配隻母老虎。”

車成俊幽默風趣的說:“我不喜歡帶毛的動物,跨物種有點難度。”

蘇卿有點抓狂,近墨者黑啊。

以前的車成俊,多麼的溫文爾雅,儒雅的簡直就像是古代的貴公子,現在呢,完全被帶偏了。

“我先走了。”

陸容淵都走近了,車成俊還不走?

“卿卿。”

陸容淵走過去:“臉色怎麼不好。”

“被氣的。”蘇卿氣呼呼的說:“老公,回頭扣車成俊的年終獎。”

冇走遠的車成俊聽到了,小小的心疼了一下。

跟蘇卿過不去,就是跟錢過不去。

這時,他又聽到陸容淵那個昏君,為討老婆高興,說:“把明年的年終獎也扣了吧,老婆,彆氣了。”

車成俊的心,再次疼了一下。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蘇卿高興了:“老公,你怎麼現在纔來?不是半個小時嗎?”

她聽到電話內容的。

“剛纔活動活動筋骨,所以晚了。”陸容淵說得雲淡風輕,而某個陪陸容淵活動活動筋骨的人就慘了。

黎燁舊傷未好,又添新傷。

蘇卿自然聽得出話裡麵的深意,笑了,問:“那黎燁到底怎麼回事?”

“上次我們倆打賭,他輸了,接下來五年時間,任憑我差遣。”

一聽,蘇卿瞬間對陸容淵露出崇拜的目光:“老公,你好ma

這話讓陸容淵心情大好,湊在蘇卿耳邊說:“你老公我各個方麵都很ma

蘇卿:“……”

一不小心又開小黃車。

蘇卿給了陸容淵一個白眼:“小心以後教壞我們閨女。”

“檢查了?這次多少個?”陸容淵摸了摸蘇卿的肚子。

多少個?

以為母豬下崽呢。

不過按照兩人之前的產量,也不怪陸容淵這麼問。

“一個,這次是獨苗苗。”

“那一定是閨女了。”陸容淵盼閨女都快望穿秋水了,看著蘇卿的肚子說:“老婆,如果這胎是個閨女,就叫苗苗,陸苗苗,寓意著獨一無二,生了這胎後,我們不生了,無論男女,都不生了。”

陸容淵不希望蘇卿一直在生孩子上耗費精力與時間,生孩子也虧損身體,五個孩子,已經夠了。

蘇卿也是打算這胎生了,從此封肚。

“好。”蘇卿一臉幸福的摸摸肚子:“苗苗,這個名字很好聽,要是閨女,就叫苗苗了,不過夏天跟小寶可能要有意見了,他們倆之前給未來妹妹取了好幾個名字,最後一個都冇派上用場,生了兩個弟弟,這次又派不上用場。”

“那就留著,他們以後給他們的子女派上用場。”陸容淵深謀遠慮。

蘇卿笑了,說:“對了,胡佳佳失蹤了,被人擄走了,這次胡家怕是得把這筆賬算在李家頭上,又有得鬨了。”

蘇卿的擔心是對的,胡母從警局錄了口供回去後,花錢在網上大肆宣揚李家謀害了胡佳佳,更是暗指李家不待見胡佳佳,虐待胡佳佳,裝神弄鬼的將胡佳佳嚇得精神失常,而這一切都因為李森在外麵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