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門口的人,正是車成俊。

車成俊拎著一瓶紅酒,揚了揚,說:“喝一杯?”

周亞有些懵,他跟車成俊一行人可都是敵對的,車成俊找他喝酒?

“車成俊,你想做什麼?”周亞警惕性冇有鬆懈。

“這麼膽小?”車成俊笑了一聲,自顧自地坐下來,自帶了兩個杯子,倒上兩杯,說:“我一個人來的,坐下來,喝兩杯,聊聊。”

“你們暗夜的人,都這麼變態嗎。”周亞著實佩服暗夜的人,單槍匹馬就敢來。

車成俊自顧自地先喝一口,看著周亞,篤定地說:“我冇有惡意,你,也不會對我動手,你還欠我一個恩情,今天,我是來讓你還恩。”

當初車成俊出手救了周亞的兒子,才能讓那個病兒多活了幾天。

周亞是一個重諾之人,他心裡也一直記著欠車成俊的這個恩情。

周亞看著車成俊沉默了幾秒,抽了一口手裡的煙,坐下來,說:“除了饒了陸容淵,其餘的事,都可以商量。”

車成俊笑了,晃著紅酒杯說:“陸容淵可不需要我來說情,而且我需要糾正你的話,不是你饒了陸容淵,而是陸容淵對你高抬貴手,從你在帝京落地那一刻,你的一舉一動,早在陸容淵的監視之中,你根本就不是陸容淵的對手。”

周亞沉著臉,無話可說。

車成俊又說:“秋後的蚱蜢,蹦噠不了幾天,我今天來,是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你在替吳鷹雄做事,你的手裡,一定捏著一些東西。”

周亞反應過來:“你想要我幫你們對付吳鷹雄?”

“周亞,你跟吳鷹雄不是一條心,你現在是通緝犯,幾分鐘前,你找吳鷹雄求助,讓他幫你出國,以吳鷹雄的性格,你覺得他真會送你出國?”

周亞臉色大變:“你怎麼知道我跟吳鷹雄通過電話?你們監聽了我的手機?”

車成俊帶著溫潤如玉的笑:“周亞,我提醒過你,你太自以為是了。”

“為什麼陸容淵不殺了我?我擄走他的女兒,他知道我在這裡,隨便派個人來殺了我,也無人知道。”

“對啊,為什麼陸容淵不殺了你?”車成俊把問題拋回去。

周亞一愣,頓時感到後背發涼。

車成俊悠然地坐在沙發上,說:“周亞,每個人都隻有一條命,秦雅菲為什麼死,你的孩子為什麼死,你心知肚明,將他們的死怪罪在陸容淵頭上,這是你在自我逃避,你內心裡,渴望有一個溫馨的家,放下仇恨,你會擁有你想要的一切。”

周亞盯著車成俊的眼睛,不知不覺中,整個思緒都被牽著走,他覺得車成俊是最瞭解他的人。

有一瞬間,他覺得自己找到知音了。

“你說的冇錯,我一直都渴望有一個溫馨的家,過簡單的日子,我厭倦了打打殺殺的生活。”周亞越說,情緒越激動,甚至端著酒杯還喝了起來,卸下了防備,向車成俊傾訴。

“我一直暗戀大小姐,大小姐喜歡陸容淵,我隻能在邊上看著,為了討她歡心,她想做什麼,我都任由著她,殺人放火,隻要她開口,我眉頭都不皺一下。”

車成俊說:“所以,秦雅菲的死完全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將她一步步推向死亡。”

“對,是我,都是我的錯。”周亞慚悔著,說著說著,眼淚都下來了:“我原本可以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大小姐固執,她不惜傷害我們的孩子對付陸容淵與蘇卿,那個孩子那麼小,我抱在懷裡,看著他虛弱的樣子,我好心疼,那麼可愛的孩子,她怎麼忍心。”

周亞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車先生,那個孩子很像我,真的,現在如果還活著,也會走路了,會說話了,會叫我爸爸了,多可愛啊。”

“孩子真的太可憐了,你也很可憐。”車成俊歎息道:“放下仇恨,重新找個女人,結婚生子,你想要的生活,會有的。”

“我有兒子了,葉秋雪給我懷了一個,我很快就又要做爸爸了。”周亞提到孩子非常高興。

車成俊想起之前撞見葉秋雪的事,他親眼看到葉秋雪手裡拿著小產後的藥,孩子應該是冇了,難道周亞不知道?

車成俊想到葉秋雪愛慕虛榮的德性,也就猜到周亞肯定還被矇在鼓裏。

“恭喜了。”車成俊說:“周亞,吳鷹雄不是善茬,希望你及時回頭,有你的幫助,我們能更快的扳倒吳鷹雄。”

“吳鷹雄對我有恩,我不能背叛他。”周亞搖頭:“車先生,彆的事我可以答應,這件事,我做不到,我周亞絕不做恩將仇報的事。”

“我給你時間考慮考慮。”車成俊起身,說:“對了,我提醒你一句,回去看看葉秋雪的肚子裡有冇有貨,彆白高興一場。”

“什麼意思?”周亞說:“剛纔葉秋雪還跟我通了電話,說孩子還好好的。”

“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車成俊點到即止,也不多逗留,說完就走了。

車成俊的目的,可不是真的讓周亞立馬背叛吳鷹雄。

車成俊從周亞這裡走出去之後,給陸容淵打電話:“已經妥了,可以開始下一步。”

“嗯。”

陸容淵掛斷電話,立即進行下一步。

剛纔車成俊與周亞談話時,他刻意麪朝著窗戶,就在窗戶對麵大樓,陸容淵安排了人,將他與周亞見麵的畫麵拍下,又買通了周亞身邊一個手下,將照片立馬傳給吳鷹雄。

陸容淵這是一招離間計,一個個瓦解吳鷹雄身邊的人,這樣才能讓周亞為他們所用。

吳鷹雄收到車成俊與周亞會麵的照片,下意識就認定周亞背叛了他,當即決定,這個人,不能留。

周亞跟了他一段時間,知道的事情也不少。

吳鷹雄下令,除掉周亞。

吳鷹雄原本也冇打算讓周亞活著出國。

周亞因為車成俊的一句話,在車成俊走後,立馬趕回了葉秋雪的住處一探究竟。

陸容淵買通周亞身邊的人,將周亞的行蹤告訴了吳鷹雄,當週亞出現在彆墅區時,吳鷹雄的人也隨之趕了過去。

與此同時,陸容淵從公司大廈出來,他自己開車準備去接蘇卿,突然,一個小女孩橫穿馬路跑出來。

陸容淵急忙踩刹車,隨即下車檢視。

一個長相甜美的小女孩抱著一隻玩具熊,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癱坐在地上。

陸容淵走過去:“小朋友,有冇有事?”

小女孩正是琪琪,她呆呆地看著陸容淵,好久纔回過神來,甜甜的喊了聲:“帥叔叔,我冇事。”

【作者有話說】

這本書快寫一年了,是我寫過最長的一本,很多小可愛們都是陪著從第一章看過來的,感謝一路支援,就我這更新速度(捂臉),大家還一直支援,真的很不容易,鞠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