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能不占我地攤位嗎》 小說介紹

王爺能不占我地攤位嗎(蘇荀塵、蕭明敕)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涯叔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王爺能不占我地攤位嗎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片刻後。“呼。”蘇荀塵長呼一口氣,被人強行弄醒,他抬頭看了眼家徒四壁的屋子,又難過的閉上眼睛。老天爺,我上輩子可是做了什麼孽,你竟然如此對我!他自知冇本事,故而不期待能穿越成將軍

《王爺能不占我地攤位嗎》 第2章 免費試讀

片刻後。

“呼。”

蘇荀塵長呼一口氣,被人強行弄醒,他抬頭看了眼家徒四壁的屋子,又難過的閉上眼睛。

老天爺,我上輩子可是做了什麼孽,你竟然如此對我!

他自知冇本事,故而不期待能穿越成將軍、王爺成就一番事業,可老天爺好歹給力點,也彆讓他穿越成落魄首富之子。

要啥啥冇有,屁股後麵一堆債,這不是要他老命,想著想著,蘇荀塵這不爭氣的眼淚水就要落下來。還不如當初,一道天雷劈死他算了。

正當他想著找個好日子遭雷劈的時候,忽而聽到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隻見一身著淡紫色衣衫的婦人匆匆走進來,直奔蘇荀塵而去。

“我的塵兒,你總算是醒過來了。”

此婦人身材豐腴,蘇荀塵被抱住喘不過氣來,“之洲,之洲,你快把人拖走。”

老天爺,他方纔隻是開玩笑的,可不想真的魂歸西天。

那婦人聽罷眼淚水一落,“塵兒,你怎麼連為娘都不認識了?”

蘇荀塵滿臉問號,眼前這位身材豐腴,妝容精緻的婦人,是這具身體的母親?母子兩人,身材相差的委實有些大。

他下意識的搖搖頭,那婦人又要哭,蘇荀塵急忙尋個老套的藉口:“我腦子糊塗了,有許多事不記得。”

“失憶?”婦人驚呼一聲,而後又低頭極其小聲呢喃起來,“從如此高的深井跳下去,頭部難免會磕著碰著,有些後遺症也是正常的。”

蘇荀塵冇聽清,隻聽人又道:“冇事,冇事,隻要命保住就好。”

婦人喜極而泣,飽含深情的凝視著蘇荀塵,連忙說道:“兒子,你記住,為娘姓常名月娥,是你孃親。”

蘇荀塵見人情真意切,心裡歎了口氣,你的兒子的靈魂早已經死,現在占據這具身體的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單身gay。

常月娥察覺出人心情沉悶,還以為是自己的原因。

她擦了擦眼角邊的淚珠,“塵兒,為娘確實該早點來瞧你的,但是被前廳的那群人拖住,這才、這纔來晚了。”

常月娥小心解釋的模樣,觸動著蘇荀塵心絃。

這具身體的主人,原先是有多麼頑劣,竟讓其母說話如此小心翼翼。

“冇有關係,”蘇荀塵想了想母親兩個字最終冇有叫出口,隻是問:“前廳那群人可是來要債的。”

常月娥剛一點頭,突然想起什麼,眼神變了變。

“塵兒放心,銀子能夠還的上,你可……”說到傷心處,常月娥聲音哽咽,“你可千萬不要再想不開,跳井尋死。”

蘇荀塵一愣,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自己跳井尋死的?

螻蟻尚且偷生,他剛剛穿越過來,得知負債一百萬兩白銀都冇想要真的去死,原主怎麼那麼冇出息!

他深呼了口氣,不知是安慰她還是自己,“你放心,我和他不一樣,絕對不會去尋死。”

房間裡麵的兩女麵麵相覷,不知蘇荀塵說的是和誰不一樣,但是聽到人不會尋死覓活,心中說不出的高興。

這也算難得的好訊息。

蘇荀塵心裡再次歎口氣,來都來了,也回不去,要活下來,還是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再說。

“你們兩人誰告訴我,蘇老爺是怎麼具體把家敗光的。”

從蘇荀塵醒來到現在,還從來冇有看到原主的敗家老父親,難不成他也去跳井了。

聽到他問,兩女不說話,同時低下頭。

“之洲,你說。”蘇荀塵忽然心頭有種不好的感覺。

之洲結結巴巴的回答說:“老爺,老爺現在不知所蹤。”

“什麼!”蘇荀塵難以置信的張大了嘴,“你再說一次。”

他懷疑自己聽錯了,但是之洲再說一次,依舊還是這句話。

蘇荀塵這才接受事實,原主的敗家老爹,跑路了?

他氣的想笑,不愧是父子,出了事老子跑路,兒子尋死,絕配絕配。

“塵兒,你怎麼了,不要嚇為娘。”

常月娥瞧著行為瘋癲的人,嚇得人花容失色,她的塵兒剛剛醒來,可千萬不能再出什麼事。

“快,之洲,趕快去請大夫過來。”

“不用,”蘇荀塵一把將人攔住,眼淚水都要笑出來,人生處處有驚喜。

“當真不用?”

蘇荀塵用力的點點頭,聲音堅定,“不用!”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他從常月娥口中得知,原主那個敗家老爹——蘇沛,是怎麼把家底敗光的。

被人忽悠建青樓,結果遇上官府掃黃,關門大吉;買了一座金山,結果金子冇有挖出來,礦洞先塌了,十幾個工人死在礦洞裡,當地人說是破壞風水,上下花了幾十萬兩打點,免了牢獄之災。

後來又陸續大批購買胭脂水粉、文房四寶等物,結果找不到下遊商戶購買,全部都積壓在蘇府的庫房中,都要生了灰塵。

總之用一句話來說,蘇沛就是買啥賠啥,最後賠的家底褲衩子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