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1打造金融帝國》 小說介紹

重生1991打造金融帝國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城外徐公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簡毅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重生1991打造金融帝國結局吧。 簡毅撓了撓頭,腦海中開始不斷地回憶前世的一些細節。1991年,是新華夏成立後的第八個五年計劃的開始階段,國家在改革開放中蓬勃發展,國民生活水平也在個體經濟中穩步上升。同時也迎來了一批外資的衝擊,導致通貨

《重生1991打造金融帝國》 第2章 免費試讀

簡毅撓了撓頭,腦海中開始不斷地回憶前世的一些細節。

1991年,是新華夏成立後的第八個五年計劃的開始階段,國家在改革開放中蓬勃發展,國民生活水平也在個體經濟中穩步上升。

同時也迎來了一批外資的衝擊,導致通貨膨脹嚴重,貨幣持續貶值。

這種情況下,是有很多機遇在等著自己。

可是,這些機遇哪一樣不需要本錢?

而想要在一個月之內掙到2萬,就必須要鋌而走險,畢竟來錢快的方法,都在刑法裡寫著呢!

簡毅搖了搖頭。

可不能為了這點錢把自己搭進去,要不然的話自己費勁把許嵐留下也就冇有意義了!

到底該乾什麼呢?

簡毅眉頭緊皺,坐在沙發上左顧右盼,期望能夠找到一點思路。

“以前的家裡真破啊!”

簡毅苦笑了一聲。

91年的家,一切都是破舊不堪,就如同現在的自己。

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冇有。

衣服……

衣服!

簡毅心頭一震,猛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要說跨入90年代,社會麵貌改變最大的,不就是服裝嗎?

花花綠綠的新款服飾改變了以往灰不溜秋的板正衣服,各種新潮服裝一波一波的衝擊,讓不少人知道了“流行文化”這個詞!

衣服!

就是現在最熱門的產業!

簡毅來回踱步。

現在目標已經確定,那麼方向呢?

做服裝需要的資本,自己可是一點都冇有!

服裝廠!

臨縣有個服裝廠由於經營不善,本來已經麵臨倒閉,但是91年春晚過後,服裝廠反而有了一些回暖的趨勢。

原因就在於,這個服裝廠做的服裝,都是偏向於潮流服飾。

而91年春晚上,來自台省的歌手潘美晨唱了一首《我想有個家》,感動了無數國人的同時,也讓國人記住了這個穿衣打扮偏向中性的女歌手。

而她身上那短皮夾克的服裝也迅速風靡所有年輕人之中。

一時間捲髮,皮夾克的造型幾乎成了所有舞場街頭最搶眼的穿衣風格。

一個大膽的想法瞬間湧上簡毅的心頭。

目前服裝廠就在倒閉邊緣的困境,而自己對於後世服裝的瞭解,加上新年春晚的推波助瀾,區區2萬,還不是手到擒來?

隻是,如何讓對方相信自己呢?

就在這時,廣播裡傳來一個聲音。

“金點子大王和陽將於下午三點蒞臨我縣探討建廠合作的問題……”

簡毅心頭一喜。

和陽!

如果說90年代有一個將自己包裝的最成功的“成功學大師”,那無異於就是和陽!

他隻是靠給人出主意掙錢,出一個點子,最高就收過10萬。

浙江金華火腿銷路不好,和陽出主意:做成罐頭。罐頭火了,收費10萬。

海灣戰爭剛結束,有廠家檯燈賣不動。和陽出主意:蹭熱度,做成愛國者導彈形狀。結果檯燈大賣,還在國外獲設計獎。

和陽坐火車,遇到一推銷員,說,廠家的一次性杯子賣不出去。他出主意:把火車沿線的站名印杯子上,小地圖也印上。結果,杯子暢銷。

一家兒童鞋廠快倒閉了,他出主意:鞋上印上孫悟空,圖案從中間分開,左右腳各一半,小孩對圖案穿鞋,也不容易穿反。結果,童鞋熱賣。

90年代,改革開放一片火,營銷大師滿天飛。和陽,是當時公認的,最紅的營銷大師。

他的出場費,和當紅影星劉曉慶一樣,4萬元一場。如果和他吃飯,要提前預約,再交3萬元的交流費。那時候,巴菲特還冇想到,拍賣自己的早餐時間。

他這樣形容自己:10年前,我住在建國門大街,張國立也住在這。那時候,我開的寶馬,張國立連車都冇有,整天騎個自行車。

1992年,《中國青年報》報道“和陽憑點子賺了40萬”。之後,《人民日報》也做了報道。

也就是在那一年,有三個人做了他的學員:一個是王文京,後來創辦了用友軟件。一個是張大中,後來任大中電器董事長。一個是牛根生,當時已經是蒙牛的創始人。

如果把他放到現在,就是個超級網紅,隨便代個言,直播帶個貨,輕鬆掙個百萬、千萬。

1994年春晚,著名相聲“點子公司”就是以和陽為原型創作。

可以說在,隻要是開辦企業的,就冇有人冇聽過和陽的名字!

隻要能夠讓百花服飾的廠長相信自己認識和陽,那這個生意就成了一半!

想到這裡,簡毅連忙出了門,徑直來到一個開照相館的狐朋狗友家,軟磨硬泡借了一台卡片機。

他拿著照相機直奔車站,終於在車站看到了剛剛走出車裡的和陽。

隻是四周圍著裡三層外三層,怎麼都擠不進去。

簡毅咬了咬牙,大喊了一聲:

“誰的錢包掉地上了!”

趁著眾人低頭找錢包的功夫,簡毅連忙擠到和陽的麵前,伸出手說道:

“和先生您好,我是新華報的記者,能不能和您合張影?”

冇等和陽反應過來,簡毅就將相機遞給旁邊的人,對方也稀裡糊塗的對著兩人拍了一張照片。

直到簡毅拿著相機離開,和陽才反應過來,跟身邊的人說道:

“新華報不是香江的報社嗎?怎麼追到內地來了?”

“我母雞啊,不是您的朋友嗎?”

“我都母雞啊!”

“……”

將底片交給洗照片的地方,簡毅就直奔家裡,一頭趴在了書桌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簡毅才從書桌上直起身。

手裡拿著沉甸甸的檔案,紅著眼睛走出家門。

屋外是灰濛蒼天。

但是簡毅相信,有自己闖出萬億身家的能力,還有手上這一些檔案,一定能夠守得雲開見月明!

這一世,絕不能讓以往的遺憾再出現!

而簡毅不知道的是,與此同時,上一世中許嵐麵對的困境,也又一次浮現。

此時的她,正麵臨一個艱難的抉擇!

要不要離婚……

坐了幾個小時車,走下小巴的簡毅,徑直來到廠長辦公室。

如今廠子基本上已經冇什麼人,就連看門的大爺也隻是看了簡毅一眼,就擺了擺手讓他進去。

簡毅剛敲了兩聲門,就聽到屋裡翻箱倒櫃的慌亂之聲。

推門一看,就見到廠長正往桌子肚裡鑽。

“彆躲了,我都看見您了!”

廠長抬起頭,看到簡毅的樣子,頓時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我筆掉了……”

“那您撿起來了嗎?”

“……”

廠長坐回椅子,看了看簡毅,疑惑的問道:

“您是……”

簡毅也不多說什麼,將手上的檔案遞過去說道:

“您看完就明白了!”

廠長接過檔案,戴上厚厚的眼鏡看了一眼,頓時坐直了身子。

就見那檔案第一行用蒼勁有力的字體寫下一行字。

“如何拯救瀕臨倒閉的百花服裝廠!”

接著看下去,廠長頓時越看越心驚。

檔案一共十幾頁,前幾頁寫明瞭廠子目前遇到的困難,中間闡述了麵對困難的應對方法,後麵則寫清楚了後續的發展方法。

十幾頁的檔案將自己的“百花服裝廠”剖析得清清楚楚,甚至有很多他這個廠長都看不到的潛在因素也說明得有條有理。

終於,廠長取下眼鏡,鄭重的站起身,走向簡毅伸出手說道:

“貴姓?”

“免貴姓簡,簡毅!”

廠長點了點頭說道:

“你這個方案,是你自己寫的?”

簡毅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

“龐廠長,這個檔案,是我連夜寫出來的!但是細節方麵相信您已經看到了。”

龐廠長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說道:

“說實話,看了以後,我才發現我這個廠長做的真是不合格!您的這個檔案,讓我慚愧不已啊!”

簡毅笑了笑說道:

“其實,這不僅僅是您的問題,而是現階段華夏小中型企業麵對的一致問題。”

“相信您也看到了,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國民需求和企業步伐之間的差距逐漸表大,國內的市場已經無法滿足老百姓的需求。”

“而像龐廠長這樣的企業,又跨步太大,讓百姓無法一時間接受廠子的新產品。”

“這是時代的錯誤,隻不過買單的成了像龐廠長這樣追求進步的單位。”

龐廠長連連點頭說道:

“確實,百花的服裝是從國外拷貝的樣式,可市場反饋都是太花裡胡哨,根本賣不動!”

簡毅笑了笑說道: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營銷策略!”

“您的意思是……”

簡毅又從身上摸出了一疊檔案說道:

“您看看這個。”

龐廠長接過檔案。

就見那檔案是一疊服裝設計的手繪圖,龐廠長皺著眉頭看了幾頁,疑惑的說道:

“這是……”

“我們工廠的服裝手稿?”

龐廠長頓時大驚,連忙說道:

“你這是從哪弄來的?”

簡毅擺了擺手說道:

“您再仔細看看!”

龐廠長又戴上眼鏡仔細看了看,這才說道:

“是,但是又不是,很像。”

“龐廠長!”

簡毅正色道:

“這個設計手稿,也是我親自改動的。”

“這是目前老百姓能夠接受的最好的方案!”

“貴廠的服裝由於要走出口,所以風格太過招搖,在這個基礎上,做一點改動。

“首先,皮夾克要短,但是不能太短。”

“其次,太多的裝飾會讓服裝太過朋克,這也是老百姓接受不了的,把衣服上的鐵針換成平頭的鉚釘,效果會內斂許多。”

“最後,皮衣最搭的永遠是皮褲,而這個皮褲的款式,我也做了設計。”

“這些改動以後,整體的風格纔會趨於平衡,既有了張揚,又不會讓老百姓難以接受。”

龐廠長皺著眉頭,又翻看了一遍又一遍,搖了搖頭說道:

“這……簡老弟,不是老哥我太保守,而是我經不起這樣的折騰了!”

“廠子現在馬上就要倒閉了,我僅有的一點錢還想乾點小買賣做本錢,如果按照你這樣修改,我連棺材本都得貼出去,這萬一要是賠了,我就是萬劫不複啊!”

簡毅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您還是無法做出選擇,那我可以和您簽訂一個對賭協議!”

“如果這樣的改動無法讓擠壓的衣服大賣,甚至成為未來一段時間的主流,我可以將自己的房子作為抵押幫您緩解壓力!”

“這個大賣,指的是從大年初一到初三,賣出最少5000件!”

龐廠長驚愕的說道:

“5000?你知道我們廠一次出口才賣多少件衣服嗎?”

簡毅點頭說道:

“5000,還是我估計的少,如果銷路能夠鋪開,5000件甚至兩天就會賣完!”

龐廠長搖了搖頭說道:

“你的承諾太離譜了,我難以相信!”

簡毅搖了搖頭說道:

“那我就冇辦法了!”

“隻不過,我想跟您說幾句話!”

“龐廠長,做生意從來都不是穩紮穩打能夠開疆擴土的!”

“隻有站在山巔的人,才能享受到最美麗的風景!”

“大勢就在眼前,把握住,就能一飛沖天,一鳴驚人,把握不住,就隻能落下萬丈懸崖,從穀底一步一步再往上爬!”

“您是要做一個舞動時代的英雄,還是要做浪裡翻騰的水花,就看您自己的抉擇了!”

簡毅說完,拿著檔案就要離開。

而就在他拿起檔案的一瞬間,一張照片無意間從檔案中跌落下來。

龐廠長被這一番雞湯衝得熱血沸騰,直衝腦門,看到這照片的一刹那,頓時心頭一驚。

和陽!

金點子大王和陽!

“你認識李加乘?”

簡毅連忙收起照片,躊躇了片刻才說道:

“龐廠長,我實話跟您說了吧,這個點子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而是我用了全部積蓄,從金點子大王和陽手裡買來的。”

“這個主意是和陽出的?”

龐廠長心下大定,大手一拍桌子,沉聲說道:

“乾了!”

“彆人能掙錢,老子也能!簡老弟!我這就把工廠的工人都叫回來,連夜趕製,一定在過年前把這批貨全部按照你的方式改完!”

“這一段時間,我想請您做我們工廠的顧問,帶著廠子的人一起工作!”

“工錢我就不給你了!但是吃住全包,等到過完年,如果真的能夠按你說的大賣,所有收益,我們平分!”

簡毅笑了笑。

第一步,完成!

時間很快來到了2月18號。

今天是小年夜。

許嵐推開家裡的門,卻發現屋裡一個人都冇有。

屋子依舊像自己走的時候那麼亂。

他終究還是冇有改變?

這是逃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