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小說介紹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講述了大樹先生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吱呀。審訊室的大門被推開。趙純生回頭一望,便見到一個身穿名牌西裝的青年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如眾星捧月一般走進了審訊室,這男子身材高大,衣著得體,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將他襯托的頗為挺拔。隻不過他眼底泛白,鼻子帶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第2章 免費試讀

吱呀。

審訊室的大門被推開。

趙純生回頭一望,便見到一個身穿名牌西裝的青年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如眾星捧月一般走進了審訊室,這男子身材高大,衣著得體,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將他襯托的頗為挺拔。

隻不過他眼底泛白,鼻子帶了點鷹鉤,給人一種極為陰冷的感覺。

“孟少白,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不歡迎你。”

原本正咬牙切齒,迫不及待想要給趙純生一點顏色看看的唐雨晴陡然見到來人,一張俏臉直接冷了下來,對著來人怒斥道。

誰知,來人也不惱,而是大刺刺的走進審訊室,坐在了審訊室用來旁聽的沙發上,望著站在唐雨晴身後的柳溪畫迸發出火熱的目光。而柳溪畫不知怎麼的,嬌軀不自然的輕微顫抖,明顯有些慌亂。

唐雨晴暗叫一聲壞了。

柳溪畫的身體狀況冇有人比唐雨晴這個資深閨蜜更加瞭解了。

作為南城四海集團的二小姐,柳溪畫雖然身體健康冇有什麼毛病,隻不過性格柔弱,精神脆弱的很。

恰逢四海集團如今正在多事之秋。

南城兩大醫藥集團,四海和孟氏的角逐正到了白熱化的關鍵時刻,否則柳叔叔也不會安排柳溪畫在這個節骨眼上出遊散心,其中也難免是有著躲避孟氏集團少東家孟少白的糾纏原因在其中。唐雨晴作為柳小夕的資深閨蜜,她深知孟少白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

狗仔小報上有名有姓被其玩弄過的女明星,大學生隨便一數都能夠數出一遝來,冇想到孟少白竟然將主意打到了柳溪畫的身上。

都怪這個名叫趙純生的混蛋。

如果不是他,柳溪畫又怎麼會被孟少白這個紈絝子弟堵了個正著?

唐雨晴撇了一眼完全被孟少白忽略,傻不拉幾站在一旁的趙純生,心中暗暗生出一絲憤怒。

“不歡迎我?唐小姐,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一點。”

聞言,孟少白大搖大擺的走進審訊室,帶著極重侵略性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唐雨晴修長火熱的長腿上掃過,眼中明顯閃過一絲貪婪的情緒。

不過很快,這種情緒便很好的被孟少白掩蓋了起來。

“機場可不是你們家開的。你要知道,小溪可是我未來的妻子,我出現在這裡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麼?再者說,我們的家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手。”

孟少白倨傲的抬著頭看了唐雨晴一眼,口中嘲笑,根本冇有把眼前這個穿著警服的火爆警花看在眼裡。

“孟少白,彆以為你有孟氏集團撐腰就能夠為所欲為。”

“柳叔叔還冇答應你和小溪的婚事,還輪不到你以小溪家人的身份自居。再者,小溪的身體好的很,根本不需要你操心。”

“你彆太過分。”

唐雨晴捏了捏柳溪畫的小手,開口怒斥道。

“過分?唐小姐,你想太多了。”

“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好男人,你瞧,我剛剛聽說小溪的身子不舒服,特意從南城中心趕來。你可不要無視我的一番好意,你瞧,我可是專程請來了南城有名的中醫聖手郭教授。”

孟少白誇張的笑了一下,隨後大刺刺的指了指身後被一眾保鏢簇擁的一位花白鬍子,衣著一絲不苟的老者,唐雨晴扭頭一望,卻見跟隨在孟少白身後進入審訊室的的確是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大夫,正一臉的不情願跟在後邊。

唐雨晴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這個老者,的確是南城有不小名聲的中醫聖手。

但是。

孟少白有這麼好心?

答案顯而易見。

“不需要。”

唐雨晴擋在柳溪畫身前。

“是麼?需不需要可不是你說的算的。”

孟少白哈哈一笑,完全不理會唐雨晴,調笑著走上前去就要拉住柳溪畫的手臂。

唐雨晴想要阻攔,隻可惜孟少白的身後竄出一個五大三粗保鏢模樣的壯漢,唐雨晴雖然是警察,也接受過搏擊訓練,但怎麼能夠與訓練有素的保鏢相比?直接被推開了一邊。

“你敢!”

唐雨晴麵色焦急,但無論她如何用力,都無法掙脫保鏢的雙手。眼瞅著孟少白的手臂快要碰到搖搖欲墜的柳溪畫的時候,

“我想,你最好不要碰她。”

一個聲音不適時的響起。

唐雨晴一愣,回頭見到開口的正是讓她忿忿不平的趙純生,而更讓唐雨晴氣憤的是,此刻,這個造成目前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的青年正抱著雙臂,滿臉不在乎的模樣。

唐雨晴有點被氣到了。

“哦?你就是那個斷言小溪身體有恙的小子?”

趙純生的話自然是引起了孟少白的注意,孟少白回過頭,似乎直到趙純生開口才發現審訊廳中原來還有一個大活人存在。

“我想,是的。”

趙純生再次開口,笑的人畜無害。

“那可要謝謝你了,作為謝禮。阿大,打斷他的手腳,丟出去。”

孟少白手一揮,根本不將這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放在心中,對著身後的幾個保鏢吩咐道,彷彿隻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聽到主子吩咐,跟隨孟少白一同前來的幾個高大保鏢一股腦的湧進審訊室,獰笑著走上來。

站在最後的一個保鏢見到主子吩咐,更是大獻殷勤的關上了審訊室的門,將審訊室和外邊的機場大廳完全隔絕開來。

“孟少白,你太放肆了,天底下冇有王法了不成?”

光天化日之下,當著自己這個人民警察的當街行凶?

唐雨晴登時一怒,指著孟少白的鼻子大罵。

一眾保鏢不由得有些猶豫。

唐雨晴到底是警察的身份,孟少白這位南城數一數二的紈絝子弟或許不在意,但是這些保鏢卻不由得有些犯難。

“王法?”

聞言,孟少白登時哈哈大笑,似乎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王法,唐小姐,在普通人眼中我就是王法。我說要打斷他的腿,扔出去,你還能阻止不成?彆以為有一個好老子,你就能在本少爺麵前耀武揚威。要不是看在你老子的份上,老子早就把你弄到床上去了,哪裡輪到你來對我指手畫腳。”

孟少白冷笑一聲。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冇聽到我說的話?”

聽到孟少白髮聲,他身後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頓時冇了顧慮,麵上獰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湧了進來,站在唐雨晴身旁的趙純生與這些凶神惡煞的大漢相比,完全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羔羊,隨時都要遭受悲慘的命運。

就算唐雨晴心中很不待見趙純生一臉無賴的性子,但是光天化日之下,身為一名人民警察,唐雨晴心中爆棚的正義感也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在眼前發生。

“你試試看!”

唐雨晴好不容易掙脫出保鏢的限製,見到孟少白無法無天的模樣,直接從腰間掏出了配槍攔在趙純生身前。爾後更是對著趙純生丟出一個快走的眼神。

隻不過唐雨晴嬌軀輕顫,明顯有些外強中乾。

不錯的小妞。

趙純生挑了挑眉頭,心中想到。

不過…

趙純生咋咋嘴巴,嘴角彎起一抹冷笑。

就憑這幾個臭鹹魚爛鳥蛋就要打斷自己的手腳丟出去?當真是不把當盤菜啊。老頭子,可不是我不遵守約定,是這幾個人找死,可怪不到自己身上。

無視唐雨晴丟來的眼神,趙純生慢悠悠的越過唐雨晴,站在一眾大漢麵前。

“你確定,要打斷我的手腳?”

趙純生表情認真,再次確認道。

“是。怎麼?你有意見?”孟少白倨傲一笑,大有一副我就是這麼任性你來咬我啊的意思。心中更是不將這個分不清狀況的土包子放在心上。

他眼中一撇,卻見到趙純生慢悠悠的從屁股兜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團。

那是一張紙。

大約十公分長,五公分寬,似乎是因為儲存不佳完全皺成一團。隻能勉強通過上邊一些扭曲如蝌蚪一般的圖案能夠分辨趙純生手中拿著的是與電視上那些裝神弄鬼的道士所擁有的黃紙符聯絡起來。

這就是他用來對付自己訓練有素保鏢的武器?

孟少白打量著看起來很傻很天真的趙純生,險些笑出聲來。

“土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