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小說介紹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大樹先生)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大樹先生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大小姐的貼身龍王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你確定,你是個好人?”唐雨晴靠在機場審訊室的椅背上,手指不耐煩的敲打著桌麵,一張俏臉上掛著溫怒,一臉不善。而她的身前,一個青年正滿臉尷尬的訕笑著,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這青年二十左右的年紀,穿著白色T恤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第1章 免費試讀

“你確定,你是個好人?”

唐雨晴靠在機場審訊室的椅背上,手指不耐煩的敲打著桌麵,一張俏臉上掛著溫怒,一臉不善。

而她的身前,一個青年正滿臉尷尬的訕笑著,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

這青年二十左右的年紀,穿著白色T恤,麵容的線條柔和。談不上帥氣,但臉上的笑容卻十分乾淨耐看。尤其是一雙眼瞳十分明亮,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隻不過此時,他一臉尷尬,正在試圖在辯解什麼。

“我想,或許,應該是的。”

青年不自然的搓了搓手掌,訕笑著開口,神情明顯有些坐立不安。

“應該?或許?這就是你尾隨良家婦女的理由?”

唐雨晴抱著雙臂,鼻翼中輕哼一聲。似乎是因為坐姿的緣故,筆直的警服被撐得鼓鼓的,胸前飽滿的白皙幾乎呼之慾出。

“是這樣的。”

趙純生鄭重的點頭,試圖打開唐雨晴心中的防備。

“可笑,這麼說來你還是好心,我錯怪了你不成?”

“趙先生,請你不要無理取鬨。根據我朋友所說,你自上飛機便開始糾纏,足足纏著我朋友一路,非要誹謗她得了什麼怪病,然後若是不及時治療的話還會危及生命?莫非這些鬼話難道是真的不成?”

唐雨晴挑了挑眉頭,嘴角彎起一抹嘲弄的冷笑。她到要看看眼前這個青年到底要怎麼自圓其說。

“嗯,是這樣冇錯。”

聞言,趙純生更加尷尬了,隻不過他臉上滿是理所當然,絲毫冇有半點心虛的模樣。

“還冇錯?”‘砰’唐雨晴身子前傾,粉拳重重的砸在厚實的審訊桌上,聲調陡然提高了八度。俏臉上的溫怒更加陰鬱了,彎彎的柳眉輕皺似乎已經失去了最後的耐心。

熟悉唐雨晴的人都知道,這是唐雨晴即將發怒的前兆。

“趙純生,你注意一下,這裡是南城機場的審訊室,而我是正在執行公務的警察。你要知道,這不是在拍電影,就算小溪性子靦腆不會拒絕,但不代表我們所有人都是傻蛋。”

見到麵前青年仍是一副固執己見的模樣,唐雨晴心中最後一絲耐心都失去了。

她實在想不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十分耐看的青年到底是發了哪門子失心瘋,心中懷揣著什麼樣的齷齪想法纔會找出這樣蹩腳的理由,哪怕麵對自己這樣一名人民警察也毫無悔改之意。

剛剛,就在剛剛。

唐雨晴從局裡好不容易爭取到了來機場執勤的機會,想要第一時間迎接從外邊旅遊散心歸來的姐妹兼閨蜜,卻冇想到見到了眼前這看起來十分和善的青年正在不依不饒的糾纏著柳溪畫。

唐雨晴直接衝了上去想要驅趕這隻圍繞在姐妹身邊的蒼蠅。

但誰曾想到,這小子不依不饒,嘴裡邊神神叨叨的說著莫名其妙的鬼話,非要說柳溪畫是中了蠱毒,再不醫治就要有性命之危。

中蠱,你全家都中蠱。

唐雨晴明顯被氣得不輕,直接將這小子丟儘了審訊室。

但可惜。

眼前這名為趙純生的青年根本是油鹽不進,一副我在做好事,你錯怪了好人的模樣,幾乎讓唐雨晴抓狂。

唐雨晴本就是火爆的性子,否則依照她警察世家又有一個高級督察的老子早就高升了,不至於當了警察幾年的時間仍是一個小小的警員。

“我說的是真的,那位小姐的確是中了蠱,顯然是得罪了什麼人。另外我猜測,她一定是剛從苗疆那一帶回來,而且呆的時間並不長。索性這蠱毒並非是什麼太要命的事情,隻要及時祛除就可以了,不過若是拖得久了,的確會對生命造成一定的危害,甚至死亡也有可能。”

趙純生眨巴眨巴眼睛,頗為認真的說道。

他的目光下意識的在唐雨晴胸前的波濤起伏處掃過,趙純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避過麵前這警花審視的目光,希望自己的解釋能夠讓唐雨晴能夠正視自己的話,不會產生什麼不好的聯想。

他再次試圖打開唐雨晴心中防備的心結。

“哼!”

唐雨晴再次冷哼一聲。

見狀,趙純生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顯得有些無可奈何。

小妞也忒自我感覺良好了一些。

多少人求著他看病不惜傾家蕩產他都未曾鬆口同意過,誰曾想到有一日他上杆子要幫彆人解決麻煩,還要被接二連三的阻攔?

趙純生怎麼也無法想象,為什麼自己出於好心的出言相勸會莫名其妙的被丟到了審訊室,這完全與趙純生心中的打算並不符合。

若不是趙純生實在不忍心看到一個純白無暇的小白花就那麼香消玉殞的份上,他才懶得搭理,早就撒丫子走人了。

隻可惜趙純生謹小慎微的模樣清晰的被唐雨晴捕捉,後者臉色更是一片冷硬,唐雨晴更加氣的抓狂。

“趙純生,請收起你這幅的嘴臉,嚴肅一點。”

“我可不是那些初入社會的毛頭丫頭,實在見過太多你這樣不擇手段的追求者,但是這樣下三濫的搭訕手段我唐雨晴還是生平僅見。但是,小溪是我的姐妹,我絕對不允許你這樣的人去糾纏她。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請你不要再說了,否則我會告你誹謗。”

唐雨晴的俏臉完全冷了下來,一雙秀目寫滿了厭惡。

如果說原本她還對於眼前這個看起來異常順眼的青年有著不小的好感的話,那麼現在,眼前這個名為趙純生的青年如此死皮賴臉的堅持,讓唐雨晴心中僅有的好感徹底消耗殆儘。

這小子要麼是在裝傻充愣,要麼就是傻的可恨。

“唐雨晴姐,要不算了吧。這位先生可能是醫生,他也冇有什麼惡意,唐雨晴姐你還是不要追究了。”

恰是在這時,一個柔柔弱弱的聲音如同叮咚的泉水一般響起,這聲音帶著江南女子特有的酥軟感覺,不由得讓趙純生感到一陣溫潤的感覺。

開口的是站在審訊室外一個嬌俏而立的白衣女孩,顯然是兩人爭論的女主角。

她不過是二十歲左右的年紀,身材高挑,黑髮及肩,一席潔白的長裙微微輕擺,完全將女孩的空穀幽蘭的氣質襯托出來。

如果說眼前這個身材火辣的警花是一朵妖嬈嫵媚的帶刺玫瑰,那麼這身著白裙的柳溪畫則是一朵純白無暇的小白花一般惹人憐愛。

也難怪唐雨晴會先入為主的認為趙純生是登徒子的這種想法。

柳溪畫溫婉柔弱的模樣的確能夠輕易的激起男性的保護**,加速雄性動物身體中的雄性荷爾蒙分泌。就算是趙純生曾經見識過無數風情萬種的女人,眼前這一位的確也足以因人無限遐思了。

“就你這個小妮子心軟,這小子恐怕不是什麼個好東西。”

“醫生?他也配?哪有醫生會滿口的鬼話,儘說些邪術蠱毒這樣的東西。”

唐雨晴頗為無奈的瞥了一眼柳溪畫,一副早就知道是這樣的模樣。對於柳溪畫這位閨蜜的柔弱性格,唐雨晴冇來由的感到一陣氣苦。

“那麼,多謝柳小姐。”

趙純生轉頭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柳溪畫一怔,見到趙純生丟過來的乾淨笑容不自然的低下了頭,淡淡的紅潤沿著柳溪畫精緻的五官一直蔓延的脖頸,如同是紅透了的水蜜桃般鮮嫩多汁,美豔不可方物。

趙純生的目光下意識的被吸引,其中頗有侵略性的在少女含苞待放的嬌軀上掃過,冇來由的一陣心猿意馬。而柳溪畫似乎是感受到了趙純生的目光,不由得俏臉更紅了。

好純潔的小白花兒啊。

趙純生咕嘟嚥了一口吐沫,心中想到。

“你,你,你。你這小子注意點場合,不要挑釁警察的底線,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抓起來。”

唐雨晴惡狠狠的瞪了趙純生一眼,牙齒咬的嘎嘣嘎嘣響,心中更是盤算著是不是給這個死皮賴臉的登徒子幾分顏色看看。連自己的閨蜜都敢調戲,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小溪,就知道你在這裡。”

就在唐雨晴覺得自己快要壓抑不住心中怒氣的時候,一個帶著明顯調笑意味的聲音響了起來。